血仙碟问萧云有何打算,萧云道:“暂时没有,姐姐难道想让我加入你们冰宫不成?”“我们冰宫并不是不收男弟子,现任的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我的未婚夫,你没有资格,不过我可以让你成为我们冰宫的一个分盟之主,就像是金岚一样。”

    血仙碟微笑着看着萧云,随即想到了什么接着道:“前不久朱雀谷的谷主沈如芸意外身亡,朱雀谷现在编制在了凤凰谷管辖之下,但是金岚的能力不足以治理两大分盟,所以我想让你带领一个分盟。”

    “作为女子的首领?而且还是在别人的管辖之下的,我不就成了给人打工的了,这样的事情我不做。”萧云暗自思索着,随后摇了摇头。

    “那你中意那里?”血仙蝶剑萧云摇头也不勉强,随口又问道。

    “昆仑!”萧云郑重的道。

    “呵呵,昆仑啊,还是巧得很呢,本来是我给白裳准备的嫁妆,现在却是正派上用场。”

    白菲微笑着取出一物,乃是长条之状,却是以油布纸包裹着,萧云看着这油布纸不由得一愣,很明显包裹着这东西的油布纸居然与包裹着萧百荣的藏宝图的油纸一模一样。

    萧云接过那物,弹了弹,发出“砰砰”声,很是沉闷,这东西仿佛不是金属的,而是竹木之类的。

    “是什么?”萧云奇怪地问道。

    “一件无用的东西罢了,虽然是号称镇派至宝,但却是最无用的,不过是掌门信物而已。”血仙蝶淡淡的笑道。

    “镇派至宝,还是无用的,这是什么?”萧云很好奇,就是丰小依也很好奇,瞪着大眼看着那长条形的东西。

    油纸被一层层的剥开,竟是露出一把二十一节的木鞭。

    “这是什么东西?”萧云舞动了几下,确认这的确就是木鞭,分量极轻,但是这木头的质地却是很好,很硬,即使比之一般的钢铁金属也是不差。

    “这东西很轻,但是硬度很高,确实是一件难得的兵器。”萧云淡淡的说着。

    说实话萧云很不看好这件武器,鞭形武器不是萧云的最爱,而且这兵器说到底也是木质,易损那是肯定的,一旦在交手之中损坏了手中武器那是极其危险的事情。

    萧云把那二十一节的木鞭放在一边,丰小依伸手拿过,仔细的看了看,随后面带着不削之色的看着白菲,又把那木鞭放在了桌上。

    “这就是昆仑派传说中的打神鞭,不过那是神话传说中的东西,而这件却是不知经过数百年流传出来的,昆仑派掌门人的信物。”

    “信物?拿着它就可以当上昆仑派的掌门了?”萧云又将那木鞭拿了起来。

    “那不是,这是你当上了掌门人就执掌这打神鞭,而你携带着打神鞭就是掌门人的身份象征,但是这把打神鞭却是不一般,因为上代的昆仑掌门寒灵真人失踪了,失踪之时他的手上就拿着这把打神鞭。”

    “昆仑派历代有个规矩,一旦上代掌门人失踪,致使镇派神物失踪,那么门内弟子谁能够寻回这掌门信物就可以胜任昆仑掌门。”

    “同时昆仑派的掌门还有一枚的掌门令符,也是一件信物,如果两件信物合一,谁也不能质疑掌门人身份。”

    “虽然没有那掌门令符,但是拿着这把打神鞭你依旧可以成为昆仑派掌门,姐姐这份大礼可是很重的哦。”

    萧云沉默了,这份礼的确太大了,他自然是很想接下来,但是这也就意味着他还要接受白菲。

    他对白菲还是很有好感的,但是已经娶了梦倪裳,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在给白菲什么,一时间到让他难以抉择。

    “我很奇怪,你是如何拿到这柄神器的,按理来说它应该出现在一个无人可以触及之地才是。”丰小依霍然站起,握着剑柄的手上已经青筋暴起。

    萧云也是大吃一惊,看着眼前的打神鞭,心神狂颤不已,而且一股煞气开始在胸中翻腾,一直以来他本以为消失不见的凶煞之气,突然间剧烈的躁动起来。

    血仙蝶皱了皱眉,但是随后嘴角露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处乱不惊的端起了茶杯小抿了一口,这是到现在为止血仙蝶第一次饮茶。

    萧云前所未有的感到体内煞气的剧烈躁动,这次煞气蛰伏了这么久突然就爆发了起来,而且爆发的这么突然,其威力可想而知。

    萧云的五官已经扭曲,身上亮起了血红色的气劲,全身都似是染血,就连衣服、头发都如染血。

    “云!”丰小依见萧云突发异变,大吃一惊,本想着唤醒他,不料刚一接近一股极强的劲气反击了过来,倒把丰小依推了出去。

    “不要靠近他!这样的事情谁也帮不了他,他能过的了这一关就能浴火重生,要是过不了这一关,也怪不得谁,要怪就要怪他贪心而已。”血仙蝶此时的眼中都带着笑。

    “掌门师姐?”白菲的眼中不仅仅是对萧云的担忧,更是有着深深的疑问。

    这种情况她太熟悉了,曾经不止一次的在血仙蝶身上见到过,眼下却又在萧云的身上出现,她不知道两人之间到底有着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出现同样的情况。

    萧云的眼中满是鲜血,他眼中的是一个血的世界,是一个修罗屠场,也是一个幽冥地狱。

    十几年前自己从小生活到大的山寨一夜之间被屠杀殆尽,那种惨景,那种人们的哀嚎声历历在目、声声在耳····

    “杀,杀,杀、杀、杀、杀····”

    一连“七”个“杀”字在他的脑海之中轰然爆响,萧云身上的杀气骤然间爆发出来,整个人就如一把出鞘的染血宝刃,似要屠尽所有的生命,收割一切性命。

    “杀···,杀了那个女人!”

    血红色的气劲如血蠕动,在萧云的头顶上凝聚出一张人脸来,虽是五官模糊,但是面目狰狞却是清清楚楚,正向着血仙蝶似是发出历啸。

    血仙蝶看着那模糊不清的人脸,眉头紧皱,脸上一贯的笑容依旧。

    如此的气势却是惊动了藏身在后殿之内的金花夫人,本来她武功全失,知道不适合露面,但是她的意境仍在,她清晰的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这是属于她的主人血煞魔尊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