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金花夫人激动不已,眼中已经老泪纵横,“你终于觉醒了···”

    金花夫人心情激荡,从后殿之中走了出来,只是眼前的情况让她大吃一惊。

    血仙蝶依旧端坐着,轻轻的晃动着手中的茶杯,她的身上也亮起了血红色的气劲。

    血仙蝶身上的血色气劲也鼓荡了起来,但是却没有暴走的情况,取了一个防御姿态缓缓的向着萧云的血红色气劲撞击了过去。

    两股血红色的气劲搅成了一股,一个毫无理性疯狂的进攻,一个谨守宫门、防御严紧,一时之间倒也是难分胜负。

    “少主?两个少主?”金花夫人一下子看的呆了,也被眼前的情况震惊了,“这···怎么会这样?”

    血色人脸似是在狂啸怒吼,也向着血仙蝶疯狂的攻去,同时血仙蝶脸上带着笑,但是身上的气劲却是向着那人脸攻去。

    “这是姐姐帮你的最后一步了,就看你能不能把握这唯一的机会。”

    血仙蝶说着一道艳红的火光在血气之中闪现出来,火光迅速的融入到了血色气劲之中,将那一片血气映照的更加的血红发亮,这艳红色的火光却也是一种气劲,乃是至阳火气。

    融合了至阳火气的血色气劲逐渐的凝结起来,最后凝聚成了一朵莲花之状,向着那狰狞的模糊人脸狠狠的撞了去。

    “轰”顿时那血色的人脸就被震散,随后又有着向一起凝聚的趋势,而血仙蝶那融入了艳红色火焰气劲的血色气劲却是向着那轰散的人脸烧去。

    血仙蝶的血色气劲和萧云身上的血色气劲纠缠在了一处,那艳红色的火焰气劲和那组成人脸的血色气劲斗得不亦乐乎。

    那血色人面分散成无数个人面,这次倒也是面目清晰了很多,向着血仙蝶涌去,同时艳红色的火焰气劲向着那人面烧去。

    血仙蝶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人也跟着站了起来,同时刚才坐着的那把椅子顿时化成了粉末。

    “哈哈,得来全不费工夫,你可比那小子强的太多了,我要剥夺你的意志,成为我的鼎炉吧。”那血色人脸狂笑着,但是这声音却只有两人可以听到。

    “不自量力的东西!”血仙蝶咬了咬牙,身上的劲气更加的猛烈了。

    “离远点!”金花夫人见丰小依和白菲想要上前,连忙出言阻止。

    此时两股血色气劲纠缠到了一处,在也分不出彼此,此时的血色气劲形成一个巨茧,将两人裹在其中。

    血色气劲逐渐的压缩,那人脸逐渐的清晰起来,竟是一个面容苍苍的老者模样,这老者面目狰狞,正得意的嘎嘎之笑。

    血色气劲挤压着血仙蝶和萧云使得两人慢慢的靠拢,同时一个血色人面“嗖”的一声钻入到了血仙蝶的眉心之间,顿时血仙蝶的脸色也现出了痛苦挣扎的神色。

    “想要侵蚀我的识海,你太小瞧我了。”血仙蝶咬了咬牙,顿时身上疯狂的涌起了艳红色的火焰气劲。

    火焰蜂拥而出,燃烧着周围,与此同时在血色气劲的挤压之下,血仙蝶和萧云的身体终于靠在了一处,两人身上的肌肤亲密的接触在了一起。

    艳红色的火焰瞬间燃烧到了萧云的身上,并且侵入到了他的身体之内。

    这至阳火气非是一般的劲气,这劲气犹如烈焰燃烧,被这至阳火气缠身,别说是人,就是钢铁都能融化,至阳火气侵入到萧云的体内剧烈的焚烧着萧云的经脉、肉身。

    “不···”白菲和丰小依同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嘶吼,但是她们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至阳火气把萧云烧成飞灰。

    就在两人以为萧云必死之时,一道淡蓝色的气劲从萧云的体内蓬勃爆发而出,将那侵入体内的艳红色的火焰气劲尽数驱逐,同时那淡蓝色气劲受到了那艳红色的火焰气劲的吸引,疯狂的向外涌出。

    淡蓝色的气劲和那艳红色的气劲纠缠到了一处,竟是形成了一股无色的气劲,这股无色的气劲犹如火焰般的灼灼燃烧起来,而那血红色的气劲此时倒是成为了燃料,烧的极为旺盛。

    血色气劲被燃烧一空,空中在血仙蝶和萧云的耳中传来一阵的历啸和哀嚎,随着一阵阵的哀嚎声起,一个怨毒的声音在两人的耳朵之中爆发出来,“我默苍离历经几百年,意志不死,你们也休想杀得死我,这个世上没有人杀得死我!”

    无色的火焰气劲继续燃烧,无数的人面被烧的化为灰烬,火焰气劲越来越旺盛,很快血色气劲就被燃烧的一空。

    而且血仙蝶和萧云的身上也没有了血色气劲的涌出,两人身上都覆盖着无色的火焰气劲,并且这火焰气劲开始沿着两人的经脉灼烧到了体内。

    而在两人的眼前,一大团血气在缓缓的蠕动,里面似是蕴含着一个绝世的魔胎,散发着恐怖的威压。

    血仙蝶睁开了眼,看了看萧云,而此时萧云也清醒了过来,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血仙蝶伸出芊芊玉手,轻轻的念道:“定气凝神锁心猿,双掌掌心紧相连。识得先天太极初,此处便是生身路。”

    “瞑目调息万缘空,念念俱无归净土。气透通天彻地寒,无出无入一吸间。”

    “海气滚滚浪千层,撞入北方坎水渡。河车逆运上昆仑,白云朝顶生甘露。”

    “背后三关立刻开,金光射透生死户。气走须弥顶上流,通天接引归神谷。”

    萧云身子一怔,知道这是血仙蝶传授自己武功,当下不敢怠慢,右手与那芊芊玉手贴合在了一处,掌心紧紧相连。

    以前萧云体内淡蓝色的劲气乃是自动发动,而现在却是有他引导,威力更盛,顿时那团血气之中传来不断的哀嚎,并且那血气正在不断地消耗着。

    萧云依照血仙蝶的传授功法,顿时一股暖洋洋的气流冲入到了奇经八脉之中,让他浑身舒坦无比,忍不住都差点呻·吟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