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洋洋的气流在经脉之中运行,萧云直觉的身上涌动着莫名的力量,那气流一波一波的洗涤着他的身体,锻炼着经脉,排除着体内的杂志,尤其是在他的气海之中一团黑气缩成了弹丸大小,疯狂的颤抖起来。

    随着那空中血气的不断燃烧,那团黑气也被排了出来,不仅是萧云,就在血仙蝶的身前也漂浮着一团的黑气。

    两团黑气凝聚在了一起,顿时一股玄妙的意念体悟传达了下来,竟然是意境心得。

    “求求你们,饶了我吧!”那团血气之中发出了一阵的颤抖之声。

    “给我死来!”血仙蝶一声娇斥,伸手对着那血色气劲一抓,“嘭”的一声将那血色气劲抓碎,随后被五色火焰气劲一烧化为了虚无。

    空中的两团黑气缠绕在一起形成一股,里面传达着的意念体悟终于完成,血仙蝶一收,想将那团黑气收回体内。

    不料此时那团黑气却是一分,一股奔向了萧云,而血仙蝶却是仅收了一股。

    血仙蝶的脸上依旧是带着笑容,没有表现出什么心思来,想要回到座位,却是发现那把椅子已经成为了齑粉。

    白菲拉了一把椅子过来,血仙蝶稳稳的坐下,同时瞟了一眼金花夫人,这才正视萧云,淡淡的道:“弟弟,这是怎么了,突然间就对姐姐发难?”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心情激荡,一时间难以自控而已。”

    “经过了这次精神洗涤,弟弟的精神力可是又精进了不少呢,可喜可贺啊,姐姐这卓劣的幽冥魅力几乎都要失效了,这幽冥魅力失效后的反噬可是很厉害的,姐姐都在害怕你啊。”血仙蝶说完呵呵一笑。

    “是吗?姐姐一直在向我施展幽冥魅力其实我已经感觉到了,总是觉得姐姐给人的感觉很温暖。很亲切,不仅仅是姐姐,这种感觉在柔姑娘身上也是一般。”

    “你感觉到了啊,不过我的精神力不是那柔姑娘可以比的,她已经遭到了反噬,而姐姐却没有,所以姐姐见好就收了,以免受制于人。”

    萧云笑了笑,没有在对这幽冥魅力说些什么,当下道:“难道姐姐就不问问我为什么会突然失控?”萧云看着血仙蝶突然间语气变得阴冷。

    “弟弟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我也不想问。”

    “姐姐这把神器是从何得来的,它不应该现世才对。”萧云目光阴寒。

    血仙蝶似是未见,“呵呵,弟弟可是大肆出手藏宝图啊,你知道那藏宝图到底是什么吗?”

    “是三十年前武林盟主萧百荣的藏宝图,不过我知道那是出自姐姐的手笔,是假的。”

    血仙蝶看了一眼身后的白菲,摇了摇头,叹气道:“俗话说女大不中留啊,我看把白裳许给你算是对了,否则我所有的秘密都会被泄露出去。”

    白菲尴尬的笑了笑却是没有说话,但是看向萧云的时候却是有了怒意,很显然她是怪萧云出卖了自己。

    萧云笑了笑,也没有解释,“姐姐难道不想给弟弟一个解释吗?”

    “其实,那藏宝图是真的,否则姐姐哪里有这么大的本事将整个武林都骗了?你看,你眼前的这东西就是从里面拿出来的,不仅是这把,姐姐暂时从其中取出了十把宝剑,不久将会在武林中出现。”

    “姐姐盗取了那宝藏?”萧云咬了咬牙,手缓缓的放在了剑柄之上,忍不住心中的杀念再一次的涌现出来。

    “弟弟动了杀念了,看来你心中的戾气快要爆发出来了,这很让姐姐欣慰啊。”

    血仙蝶笑了笑,道:“其实那宝藏本就是留给我的,我愿意拿就拿,还说什么盗取,只是我不想拿而已,因为那对我没用。”

    “你的?”

    “是。”血仙蝶说的很直接很干脆。

    “好了,不说这个了,弟弟的意境可有进展,自从阴风谷中姐姐对你的指点被人打断之后,我发现你的意境没有一点的进展。”血仙蝶说着看了看一旁的丰小依。

    “姐姐是想指点我意境?”

    “本来意境是不可以指点的,我只是对你一个引导,参悟还要靠你自己,但是我发现你我有着很多的相似之处,所以就试了一试,果然成功,而就在方才你也一定领悟到了什么吧,姐姐可以将你的意境彻底的完善起来。”

    “你现在的意境很不稳,想要发挥意境的力量消耗的内力很大,而且你是不是还领悟了一些武功,这些武功施展的时候消耗也很大?”

    “姐姐怎么知道的?”萧云奇怪的问道。

    “那是你的意境初期的境遇,姐姐已经经历过了,而且眼前你的意境大成的条件已经满足了。”

    “还请姐姐指点我。”萧云顿时心中大喜,这个时候武功精进无疑对自己对梅剑山庄都是一件大好事。

    “那好,你单独随我到一个去处,我指点与你。”血仙蝶缓缓站起,笑着道。

    “别听她胡说,意境也能指点的吗?她只不过是想把你骗出而后对你下手而已。”丰小依冷着脸道。

    “呵呵···”血仙蝶只是呵呵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小依姐,此事我已决定了,你不要管!我相信仙蝶姐姐···”

    “相信她?武林中谁不知道血仙蝶一怒血杀百里,没人不可杀,,没人不能杀,她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别忘了她号北雪寒霜,她比蛇还有冷血。”

    萧云没有说话,已经站起,向血仙蝶打了一个“请”的手势。

    血仙蝶笑着缓缓的向前走去,萧云紧随其后。

    “云···,我能和你说几句话吗?”丰小依的眼中又含了泪光,声音也变得哽咽。

    萧云身子一顿,想了想,头仍旧是没有回,道:“等我回来,我会和你谈。”

    丰小依就看着萧云跟着血仙蝶一同出了议事大厅,顿时大厅之中安静了下来。

    白菲走的丰小依眼前,看着她的眼中含着泪水,出声道:“你舍不得他?其实他的心中也舍不得你啊,不仅仅是你,他的心中还装着别的女人,你不能容忍他的博爱,不能容忍他的花心,那么你将失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