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菲走的丰小依眼前,看着她的眼中含着泪水,出声道:“你舍不得他?其实他的心中也舍不得你啊,不仅仅是你,他的心中还装着别的女人,你不能容忍他的博爱,不能容忍他的花心,那么你将失去他。”

    丰小依一愣不知如何回答,愣愣的看着白菲。

    白菲微微一笑,接着道:“我不想占有他,更不想与你争他的爱,我只想要一种体验,一种能够让我需找到达到意境的体验,而陪伴在他身边的人注定不是我。”

    白菲说完快速的跟上血仙蝶和萧云的步伐,向着山庄之外而去。

    血仙蝶走的并不快,边走边看着梅剑山庄中的景致。

    别看她面带着笑容的样子,但是她走到哪里,哪里的人都像是躲避瘟疫一般的躲避着,一路上倒也清静的很。

    白菲很快就赶了过来,道了一声“掌门师姐”随后跟在两人身后。

    “那里是通向哪里的?”血仙蝶手指着一处小巷道。

    “那边是去商堂的方向,怎么姐姐就在那里指点我不成?”萧云不解的问道。

    血仙蝶点了点头。

    她一伸手,白菲把剑递了过去,血仙蝶握剑在手,轻轻一摆,以一个极为怪异的姿势把剑拔了出来。

    把剑也是很讲究的,同样是拔剑,用的角度和力度不同都会影响到出剑的速度,而血仙蝶看似是轻轻的一甩,却是借着甩动之势,剑已经出鞘。

    血仙蝶身体曼妙,轻轻纵起,背后的朱漆盒子微微颤动,同时她的衣袂飘飘,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展翅沸腾的血蝴蝶,血仙蝶的名字也正是来此。

    血仙蝶手中剑挥出,在小巷之中穿梭,在墙上留下道道剑痕,当她的人飘飞出小巷的时候,墙上横七竖八的已经布满了剑痕,同时血仙蝶手中的剑归鞘。

    血仙蝶走到萧云面前,微笑着道:“弟弟,试着从这条巷子中走过去!”

    “仅仅是走过去?”萧云奇怪的问道。

    “是,姐姐挥出的每一剑都蕴含着我的剑意,你能从这里走过去,再来寻我。不过我要提醒你,这里面十分的危险,你若贸然走进去一个不好却是身陨在此没人救的了你。”血仙蝶说着就向山庄外走去,

    “我到时哪里去找姐姐?”萧云不解的问道。

    血仙蝶顿时一怔,却是微微一笑,“我倒是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了。”

    血仙蝶又走了回来,向着萧云道:“你要找我,只需告诉白裳就可以了,她自然可以找到我,还有一件事我要拜托你一下。”

    “哦?姐姐有求于我?”

    “过些日子,或是就在这么几天之内红衣会来杀你,我希望你能饶她一命。”

    血仙蝶说的虽然客气,但是他的语气却是不容置疑,那就是任何人也不能杀了红衣。

    萧云点了点头,“希望她不要来给我找麻烦。”

    “白裳,随我出庄,我有事交代你一下,同时最好也不要打扰萧庄主领悟意境。”

    小巷的墙上横七竖八的满是剑痕,看不出有什么规律,萧云站在小巷口看着小巷呆了好久,他实在是搞不清楚这一个布满剑痕的小巷怎么指点他的意境。

    血仙蝶和白菲出了梅剑山庄,在山庄脚下停着一辆马车,血红色的车棚极为显然,尤其是那个蝴蝶图案。

    “扶我上去,给我护法!”

    白菲一愣,但是也没说什么,伸手扶住血仙蝶上了马车。

    轿帘落下,血仙蝶盘膝而坐,随后玉口一张,“哇”的吐出一口紫黑色的淤血来。

    “掌门师姐?”白菲眼中露出了震惊和焦急之色,连忙扶住血仙蝶。

    血仙蝶摆了摆手,随后取出随身携带的丹药灌了下去,然后行功打坐,半晌又吐出一口淤血,然后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来,整个人骤然间就容光焕发起来。

    “掌门师姐,你怎么受伤了?”白菲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我就想知道他身上的功法是不是和我同出本源,就以精神力攻击了他一下,没想到却是遭到它的反噬,这才受了内伤。”

    “云的精神力这么厉害,居然能够击伤大师姐?”白菲简直不可置信。

    血仙蝶摇了摇头,“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是他身上的意境种子,没想到那东西之中居然还有自己的意志,而且还蛰伏至今,那小子也是因祸得福,不过接下来怕是要走和我同样的路子了,没办法谁叫他胡乱吞服意境种子?”

    “掌门师姐,他吞服的是血煞之心?”白菲的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血仙蝶点了点头,“严格的说他吞服的是一半的血煞之心,我吞服的是另一半,不过他也算是幸运了,有我在替他打散了血煞之心之中的意志,你也知道我克服这个难关是受了什么样的苦?”

    “掌门师姐,接下来云会不会····?”大滴大滴的眼泪顺着白菲的脸颊滑落下来。

    “这是他必然要走的路,不过好在有你在他身边,单凭小伊那傻丫头又怎么能够照顾好他,而且···他也不必向我一样辛苦,因为会有很多人送上门来等着他杀。”

    “掌门师姐,你是想···”

    “江湖的乱还不够···那十件神兵也该出来透透气了。”血仙蝶说完脸上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萧云站在了小巷口处依旧是在发呆,而此时小巷处却是走来一人,正是商堂堂主孟渊。

    “庄主!”孟渊向着萧云深施一礼。

    “孟堂主,传令下去,这条小巷任何人不能通过,要去商堂必须绕行。”

    孟渊一愣,但是也没问缘由,当下又是深施一礼,“是,庄主!”

    犹豫再三,当白菲一脸担忧的回来的时候萧云依旧是在犹豫不决。

    萧云看了一眼白菲就发现了她的不同,尽管白菲极力掩饰,但是仍是难掩她心中的担忧和哀伤。

    “怎么了,菲儿姐姐,难道是在为我担心不成?怎么,还哭过?”

    白菲努力的挤出一个微笑,摇了摇头,让他放心,“怎么,不敢走进去,要不要让我先试试?”

    “不必了,既然是姐姐留给我的,我就一定能够走过去。”

    萧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但仍是看不透这小巷之中潜藏着什么危险。

    越是看不透危险,越是透着重重危机,越是让萧云犹豫不决,他相信血仙蝶不会吓唬他。

    “如果仅仅是被掌门师姐一句话就吓到的话,那么你的武功意境也就真的只能止步于此了,你想,一个心存畏惧的人是如何能够探寻出武学巅峰的秘密?”

    白菲也在开导萧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