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仙碟在墙上留下了意境剑意,萧云迟迟不敢贸然进行领悟,倒是白菲对他开导起来。

    “如果仅仅是被掌门师姐一句话就吓到的话,那么你的武功意境也就真的只能止步于此了,你想,一个心存畏惧的人是如何能够探寻出武学巅峰的秘密?”

    “你说的很对。”萧云说完提剑向着小巷走去。

    在白菲身后有两个身影急速的赶来,正是丰小依和金花夫人。

    丰小依很快就得到了消息,当下带着金花夫人赶了过来,因为这个时候金花夫人的阅历就显得极为重要了,至少丰小依清楚她在经验阅历的方面就比不得金花夫人。

    当两人赶到的时候萧云正欲迈步进入小巷,萧云身子停了停,随后迈步进入其中。

    萧云刚一进入小巷就见迎面墙上的剑痕处发出一道剑光,这剑光璀璨无比,竟是夹杂着强大的意境力量,向着萧云急速的斩来。

    萧云大惊,连忙躲闪,与此同时在小巷之中剑气纵横,向着萧云斩来。

    萧云顿时陷身到了纵横交错的剑气之中,这些剑气交错有序的斩来,就像是血仙蝶就在这小巷之中,再向着萧云不停的挥剑。

    萧云的剑已经拔出,剑光纵横交错,丰小依和白菲站在小巷之外看着萧云独舞,实在是不清楚他这是在做什么。

    “夫人,云这是在做什么?”丰小依忍不住的问道。

    “她受到了意境的攻击,这里面有着意境高手留下来的意境之力,进入其中的人就会受到留下来的意境之力的攻击,这是一种引导他人领悟意境的办法,但却是极难成功。”

    “为什么会难以成功?”白菲没有问,但是丰小依却是直接问了出来,这是两人都不懂的地方。

    “意境就好比是每个人身上穿的衣服,合不合适就只有自己知道,而且你的衣服穿在你的身上是合适的,但是穿在别人的身上就未必合适,这就和武功一样,每个人的体质、体形等不同即使是相同的武功也要有所变化才能适应一样。”

    “所以意境不可以传授,也不能指点,而引导却是更加的不能,所以虽然有这引导的法门却是极难成功,也不知道血仙蝶为何要以此来引导少主?”

    “这种引导会不会有危险?”丰小依担忧的道。

    “危险是肯定有的,毕竟是被对方的意境之力攻击,一个不慎就会受伤,甚至丧命,可以说是危险重重,这本就是一种危险性极高成功率却是几乎没有的引导法门。”

    “血仙蝶是有意的在害云?”丰小依顿时怒起,手已握住剑柄,怒视着一旁的白菲。

    “掌门师姐为何要如此的费尽心机的害云,她要是真有杀心,根本就不必如此花费心机。”白菲白了丰小依一眼像是看白痴。

    眼见萧云在小巷之中左突右冲的却是寸步难行,刚刚迈进了几步,又被逼了出来,而且这一次还受了伤,被一道剑气斩中。

    萧云吐了口血,终于从小巷之中退了出来,三人上前连忙扶住萧云。

    萧云摆了摆手,示意无事,看着不算深远的小巷,眼中充满了火热。

    “少主,先回去吧,稍后参悟一下再来,我相信你一定有所得。”金花夫人安慰道。

    萧云点了点头,随后看了看丰小依,又转身对白菲道:“还要依靠菲儿姐姐的照料。”

    白菲笑了笑,“那是自然,不过你不必在意打神鞭的事情,那只是掌门师姐送给云,作为恭贺庄主的礼物,没什么别的意思。”

    白菲的话很明显就是告诉萧云不要因为打神鞭的事情而多做他想。

    丰小依的脸色顿时就难看了起来,不过更难看的还在后面,因为迎面又走来一人,人未到香风已经传来,五彩的衣裙飘荡飞舞,恰似仙女下凡一般,而且她还具有白菲和丰小依所不拥有的地方:她还很年轻,和萧云年貌相似,比两人要小上至少七八岁。

    年龄永远是卡在女人心坎上的一把大锁,将女人最好的东西全部全部锁在了身体之外,然后刻上岁月的痕迹。

    “你来做什么?”丰小依心中的醋坛子又被打翻。

    “为了一个承诺啊,难道依副庄主忘记了?哦,不对,那时候依副庄主中毒将死昏迷不醒,怕是真的不记得这件事情呢?”柔姑娘的脸色挂着淡淡的笑容。

    “我会安排住处给菲儿姐姐和柔姑娘,而且···我希望两位最好不要在倪裳面前露面。”萧云郑重的道。

    “我会的。”

    “我也会的。”

    白菲和柔姑娘相继答应下来。

    “小依姐,你不是有话要和我说吗?”萧云突然想起来丰小依的话。

    “到后殿,我单独的和你说。”丰小依扁了扁嘴道。

    有山庄的侍女过来安排白菲和柔姑娘的去处去了,金花夫人、丰小依和萧云三人来到后殿。

    金花夫人道:“是不是我要回避一下?”

    丰小依没有说话,金花夫人已经心下了然,微笑着离开,手中握着一本《南宫札记》走开。

    “有什么事,说吧?”萧云语气淡淡,丝毫没有感情一般。

    丰小依的眼中忍不住的又是热泪流淌,半晌抽泣的声音逐渐的响起,而且俞演俞剧。

    萧云的心也是莫名的一痛,他虽然下了决心,但是是要眼前仍是心中不忍,毕竟两人之间是有着感情的,尤其是经过阴风谷的共同经历。

    “云,你能不能不走?”丰小依说着热泪忍不住的落下。

    “小依姐,我们不谈这个好吗?”萧云实在是受不住女人的眼泪。

    丰小依摇了摇头,抽泣道:“不好!你能不能不走?我知道错了,原谅我这一次,我也只是自己发发脾气而已。”

    丰小依的确只是自己发发脾气,并没有做出对梦倪裳有害的事情,而且自从梦倪裳出现的时候,她都很少露面,一直的躲避着,避免两人碰面时的尴尬。

    萧云顿时觉得如果这样的离开梅剑山庄就是对丰小依不负责任,这也很是对不起她,当下心中踌躇,不知如何是好。

    每个人都有缺点也有优点,萧云自然有着自己的优点,缺点也是不少,除了花心之外,还有一件就是对于感情上的事情处理的拖泥带水、藕断丝连的,丝毫没有快刀斩乱麻般的决心,这和他杀人时候的决绝全然不同。

    看着丰小依梨花带水的模样,他本来已经坚决下来的心又软了,伸手给她拂去眼角的泪水,“不要这样,小依姐,让人看见多不好。”

    萧云到底走还是不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