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本来心中觉得极度委屈,见萧云似乎是答应了下来,顿时心中一松,本来只是低声抽泣,却是变成了“呜呜呜”的哭声。

    丰小依边哭着,还一头扎进萧云的怀中,似乎是不想从他那温暖宽敞的胸膛前离开一般。

    萧云站在小巷口处,看着那里,心情复杂至极。

    仅仅是在墙上留下了数道剑痕,就有一种让人不能进入的力量,这还是他随手刻画而成,这要是有意的布下剑阵,是不是就可以阻止千军万马?

    萧云很奇怪自己有这种想法,但是又忍不住的去想。

    经过了一日夜的参悟,萧云似有所得,似是摸到了血仙蝶的意境一般,他突然发现血仙蝶修炼的意境居然和自己的十分相似,不,不仅仅是相似,基本上是完全的相同。

    相同的意境?

    想起议事大厅之中的怪异事情,那团黑气之中传达来的意境理解不正是这种意境吗?难道血仙蝶和自己修炼的都是同一种意境,怪不得她可以指点自己,原因无它,乃是两人的意境完全的相同。

    世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自然也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人不同修炼的意境又如何会相同?

    萧云沉入到意境之中,渐渐的感到空明,体内的内力在经脉之中奔腾流转,他缓缓的抬脚迈入到小巷之中。

    顿时剑光又至,就仿佛是血仙蝶从空出现,两人就在这小巷之中交手。

    是的,至少萧云有这种感觉,他不是在面对着一道道的剑气,而是正在和血仙蝶交手。

    这种感觉就像是血仙蝶就在他的对面,正在和他拼命,这不是一般意义的武功切磋,而是确确实实的拼命。

    在生死搏杀之中最能增长人的精神力和凌厉的剑势,一个没有经历过浴血搏杀的人是永远施展不出最犀利的一剑的,哪怕是再高的武功也是不行。

    在这小巷之中搏杀,虽然不是血仙蝶亲至,但也相差不远,此时萧云才知道血仙蝶的武功是多么的可怕,她若是想杀自己,那简直就比捏死一只蚂蚁一般。

    同时萧云也有一种奇怪的想法,按理来说血仙蝶的武功与那元浪相比应该是相差不大的,可是自己在血仙蝶面前毫无还手之力,为何在元浪面前却是完全没有这种感觉?难道是这元浪看不起自己没有尽力不成?

    要说元浪隐藏武功?这似乎不可能,但是除了这种解释之外又如何解释眼下的情况?除非是看不起自己,没有尽力了。

    这次萧云依旧是受伤退出,只是他有比上一次多向前走了三步。

    是的,仅仅是多走了三步而已,而这三步却不简单,他感觉到自己的意境之力的增强,尤其是在施展意境的时候内力的消耗大程度的减少。

    只是如此距离走出这道小巷仍旧是相差着很大的距离,萧云感觉到心中一股极度的憋屈,心中突然间有一种冲动,他想杀人!

    在小巷之中被血仙蝶的意境之力狠狠的压制下,萧云有一种浑身的力气施展不出来的感觉,只有杀人才能解除这种心中的不快。同时血仙蝶挥剑之时的那种杀意也在引动着萧云体内的杀机,如今萧云感觉到胸中杀意弥漫,似要爆体而出一般。

    一连数日萧云伤好了就到小巷,然后又是负伤而出,如此一来积攒在胸中的杀意更加的浓烈。

    看着远远的走来一人,萧云忍不住的就要拔剑,幸好身边的白菲一手按住萧云已经已经握住剑柄的手,萧云才将手中的剑插回鞘中。

    “你对我怎么会没有杀意,而对一个毫不相关的人却要出手?”白菲不解的问道。

    “他不是毫不相关的人,这个人早晚要死的。”萧云说话间已经毫无感情,冷的似冰。

    白菲看着萧云的这种变化,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是默默的跟在她的身边。

    “夫人!”一个庄员向着刚刚回到梅剑山庄的梦倪裳弯腰恭敬的叫到。

    梦倪裳没有回答,只是嘴角上浮现出了一丝满意的微笑,她的身旁就是梦琉璃。

    失踪多日的梦琉璃终于自己回到了丰荫城神女剑派的驻扎处,很快梦倪裳就得到了姐姐已经安全回来的消息,飞快的赶了回来。

    萧云对梦琉璃的担忧梦倪裳丝毫不加掩饰的告诉了姐姐,而且萧云也明确的要见一下梦琉璃,所以姐妹两人一同到了梅剑山庄。

    柔姑娘很知趣的消失了,但是白菲却是没有,因为在梅剑山庄前两天又来了一个客人,是一个女客,正是自由联盟之内的陆金岚。

    陆金岚的到来,给白菲了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她是凤凰谷的使者。

    现在凤凰谷与梅剑山庄已经是伙伴的关系,不仅仅是生意上的伙伴,也是势力间的结盟,那么凤凰谷派遣一个使者在此也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说白了是相助梅剑山庄,其实却是暗中监视,这种手段是谁都明白的。

    白菲没有避讳梦倪裳,当然梦倪裳也不会去吃她的醋,因为白菲与萧云之间的关系很明确是互相利用和提防的关系,两个人之间很难有真的感情存在。

    会议厅中萧云的身边除了白菲之外还有丰小冉,再从那日丰小依乱发脾气之后,山庄的事情大部分就交手到了丰小冉的手中。

    虽然丰小依也是副庄主,但是更多的事务却是在暗堂那边,实际上她就等于是暗堂的总堂主了。

    分宾主落座之后,萧云看了看左右,命人唤来丰小依,毕竟丰小依也是副盟主。

    梦倪裳坐在萧云身边庄主夫人的位置之上,而左右两侧的位置就是两位副庄主,其次一边是陆金岚和白菲,一边是梦琉璃。

    “琉璃姐,你没事吧?”萧云一见梦琉璃顿时关切的问道。

    梦琉璃笑了笑,“我没事,只是一下子练功出了差错,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只是经脉有些受损,尚不能发挥功力的三成。”

    萧云脸上的担忧更甚,“那伤真的不要紧吗?”

    梦琉璃笑着摇了摇头,“真的不要紧,最多一两月就会没事的,只是失去了小白,倒是让我们神女剑派一下子收入拮据起来。”

    梦琉璃的脸上虽然在笑,但是她的眼神之中却是隐藏着深深的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