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看出了梦琉璃的忧虑,心中也是替她担忧,但是自己还有很多事情顾不过来,眼下却是帮不上神女剑。

    “那倒无所谓的,到时候我们之间可以做些生意,我相信足满足神女剑派的生活所需。”萧云道。

    “那倒不必,我想让神女剑派回归原宗,毕竟神女剑派的剑派祖师乃是古墓派的,所以我想将神女剑派并入到古墓派中,就是不知道古墓派的寒秋霜掌门收不收我们了。”

    “姐姐,我们神女剑派并入古墓派中有几成的把握?”

    梦倪裳的眼中也露出了神采,毕竟古墓派没有什么弟子,而且各个清心寡欲的,并入到古墓派中其实也是神女剑派自己做主,但是后台却多了一个老牌的意境高手坐镇,这就等于是给神女剑派寻了一个强大的靠山,有百利而无一害。

    “八成!”梦琉璃郑重的道。

    顿时梦倪裳和萧云都放下心来。

    “琉璃姐,焰红姐现在的情况如何了,前几日我还收到夏大哥的飞鸽传书,说是他担心得很?”萧云终于一句话问到了重点。

    “嗯?她没有回去吗?其中在几个月前孙焰红就已经离开昆仑派了,而且是我亲自护送她离开的,一直的送到她离开了昆山城,我才赶去百邙山阴风谷的。”梦琉璃的脸色露出了疑惑之色。

    “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萧云急切的问道。

    “就是在你们走后的十多天之后,孙焰红完成了她的打造任务,我就护送她离开了,这点我想所有的昆仑派弟子都应该知道才对。”

    孙焰红离开了昆仑派,但是却没有去找夏玉琦,其实这也很好理解,夏玉琦是天道盟的人而孙焰红却是不喜欢天道盟,孙焰红不去天道盟寻找夏玉琦也有这种可能。

    但是孙焰红说过她要完成打造任务绝对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完成的,至少不是一两个月内就可以完成的,而短短的十日就完成任务,这里面一定发生了什么?

    “或许她是贪玩,在游山玩水也说不定,待会我会转答给夏大哥,叫他放心就是。”萧云点了点头,丝毫不露自己内心的想法。

    丰小依看着萧云的表情,心中会心的一笑。

    “陆谷主,事情发展的如何了?”萧云转头向陆金岚问道。

    “我已经查明全真教派这次出动了至少五千人,而且不包括非战斗人员,可谓是倾巢而出了,我想梅剑山庄这一次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那还要多多仰仗陆谷主了。”萧云点了点头丝毫不把全真教派放在眼中一般道。

    “我们凤凰谷内也不是兵营,里面的兄弟姐妹也都是血肉之躯,也不知这一次要死多少人,这损失萧庄主打算怎么弥补?”陆金岚凤眼微眯,嘴角挂着浅笑看着萧云。

    “陆谷主这是要狮子大开口?”萧云的脸上带出了不快之色。

    “可不能这么说,毕竟眼前是为了让梅剑山庄度过此次危机,而与我们凤凰谷毫不相干,我们平白无故的损失不少的人手,其中不乏本谷精英,这损失自然是要萧庄主弥补的。”

    萧云冷冷一笑,“陆谷主,最近丰荫城的生意如何?自从自由联盟与我们梅剑山庄断绝了所有的生意来往之后,是不是生意越来越糟了,否则陆谷主也不会主动找上我们?”

    “哼,截杀到丰荫城的商队的事情是你们梅剑山庄做的?”陆金岚不由的眼中闪出利芒。

    “陆谷主!这话陆谷主可不要胡乱说,截杀商队这是土匪强盗的行径,被武林同道视为不齿,人人得而诛之,与冰宫魔女有着同等的待遇,我们梅剑山庄虽不是名门,但却是正派,怎么会做出这么下作的勾当?”

    “噗嗤!”顿时梦倪裳一下没忍住笑出声音来。

    “是啊,陆谷主我们梅剑山庄是绝对做不成这种事情的,不过我听说陆谷主也是冰宫门下,已经是那个过街老鼠了,嗯,再加上抢劫商队这样的事情也无所谓,正所谓虱子多了不咬,账多了不愁。”丰小冉果然是口舌伶俐,吐得一口好槽。

    陆金岚顿时气结,看了一眼极为烧包的丰小冉,又看了看已经缓缓闭上眼睛的萧云,只得冷哼一声,坐回原位。

    “说正经事,我们梅剑山庄绝对亏不了你们凤凰谷的。”萧云极不耐烦的道。

    “我们凤凰谷派出战斗人员一千名,由白使者直接统领,听从萧庄主调遣。”陆金岚郑重的道。

    萧云点了点头,又道:“另派的人手呢?”

    “早已到位,就等着一声令下了。”陆金岚没好气的道。

    “我已派商堂堂主孟渊带着一百人乔装改扮到了,到时候你们动手的时候让我们的人跟随在后。”

    “为什么这么做?”陆金岚怒急,很明显这是不相信自己。

    “全真教派的底蕴很丰厚,我是怕陆谷主手下人手不足而过于劳累,只不过是前去相助而已,毕竟抢夺对方的储物仓库可不是小事。”

    所有的人都已经听明白了,原来萧云和陆金岚不仅仅是要抵挡得住全真教派的这次报复,而是来了一招釜底抽薪,要抢夺对方的储物仓库。

    这促物仓库可是非同小可,一旦被对方所劫,那就等于是几百年的底蕴彻底的没有了,而又没有高手坐镇,又失去了大批战力的全真教派或许就会因此彻底的淹没,灭派也就是眼前的事情了。

    事情的发展完全的都在意料之中,这几天萧云几乎整日的都在小巷之前,失败、失败、又是失败···始终也没有能够通过小巷。

    但是每一次失败之后再战,他都会比上一次向前三步,而且对意境之力的掌握更加的纯属,但是与此同时胸中压抑着的杀意愈加的浓烈,让他有时难以控制,甚至忍不住想对白菲出手,他体内的杀意化作了股股的躁动之气,似要将身体撑爆。

    体内的躁动无处发泄终归是有害身体,最终杀意化作了另外一种东西发泄了出去。

    这几日梦倪裳很快活,但是也觉得异常的疲惫,她伸了一个懒腰,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趁着萧云去小巷之外参悟意境之时沉沉的睡去。

    梦倪裳也是有些吃不消了,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怪不得男人都是三妻四妾的,原来也是要分担那方面的压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