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参悟血仙碟留下的剑意时日也不算短,而就在这时全真教派的人马终于到了丰寰城下,在城外摆开了阵势。

    同时已经乱成一锅粥的天道城中每日间飞鸽来往不断,也不知是从哪里飞来的,又不知道飞往何处。

    一只信鸽飞到了天道正教之内,这只信鸽从天而落,落到一个青衫男子的手中,随后那信鸽扑闪着翅膀向着远方飞去,融入到了蓝天白云之间。

    青衫男子正是元浪,他展开那信鸽带来的纸条,打开一看却是简单几个字:全真教派将被洗劫。

    元浪看着纸条沉思不语,片刻之后却是哈哈大笑,“没想到事情比我想象之中还有顺利,不过这梅剑山庄看起来有点不简单啊,居然敢对全真教派这样的名门大派动手!”

    萧云体内汹涌澎湃的躁动,化作了高昂的战意,当下率众在丰寰城下迎敌。

    本来萧云在矿洞中斩杀全真教派的教众的时候萧云就已经有了与全真教派开战的打算,只是当时他没有计划着借用凤凰谷的力量,本是打算着采用伏击的办法,在城外的山谷之中设伏,让全真教派尚未到丰寰城境内就已经遭受重大的打击。

    现在有了凤凰谷的相助,这些麻烦也就全都不用想了,直接以最简单、最粗糙的方式碾压就可以了。

    萧云以梦倪裳是神女剑派的人为理由让梦琉璃早早的将她拉走了,她虽然不愿,但是拗不过姐姐和萧云,更何况这里是混战,萧云分不出人力来照顾她,万一她出事会让萧云自责终生。

    丰小依倒是希望梦倪裳参战,最好是战死,当她看着梦倪裳嘟着嘴被硬生生的拽走之后,心中不由得泄气。

    丰小冉空有一副好皮囊,嘴皮子上的功夫倒是犀利,但是嘴炮在战场上并不好用,群战之中很可能就成为了炮灰,所以就派给他了一个即安全而他又乐意的事情做,那就是“陪着”柔姑娘。

    在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丰小冉拍着胸脯答应,信誓旦旦的答应“保证完成任务”,但是丰小依依旧担心。

    萧云自然知道担心什么,还为此单独去找了一次柔姑娘,大意就是警告她不要对丰小冉施展幽冥魅力,更不要耍花招,否则就把她扫地出门。

    柔姑娘“呵呵呵呵”的笑着答应下来,但是对这个烧包男丰小冉却是不待见,尤其是看到他那双冒着桃花的眼睛和流着哈喇子的嘴脸的时候。

    此时梅剑山庄所有的商业都已经收缩到了丰寰城中,但是丰寰山上的采集、开采、种植等活动却没有停止,反而是借着商业收缩闲下来的人大力来开采资源。

    这段时间梅剑山庄囤积的材料和生产出来的产品却是囤聚了不少,更何况丰小依带领的暗堂做出的被江湖人认为所不齿的“抢劫商队”行动,不仅仅是抢夺了大批货物,就是直接抢劫到的银两那就不是一个小数目,毕竟哪个商队不带钱?每个商都带钱的而且还不会少带。

    生产、生活不受到半点的影响,所有的战斗人员都一个心思的练武,战力自然是大幅度的提升,更何况经济条件好了,装备方面那也是跟得上,所以整体上梅剑山庄的战斗力都增加了不少。

    在梦倪裳走后萧云体内一股煞气早已经憋得无处发泄,一见全真教派的人杀气腾腾的前来,心中早已是雀跃不已。

    列阵在前,萧云一身暗紫色的衣袍似是被鲜血浸透晾干一般,显得肃杀庄严。

    “梅剑山庄庄主出来答话!”全真教派有人上前叫嚣着。

    此时他们尚且不知梅剑山庄的庄主姓名,只知道其中一个副庄主号称梅花剑圣名叫丰小依,眼下找副帮主说话明显不合适,所以直接就以“庄主”的称号称号,这一下子听起来反倒是对这梅剑山庄的庄主特别的尊重一般,反倒是失去了叫嚣本该有的气势。

    萧云稳定了一下心神,压制住心底的躁动,迈步上前,却也是不说话,只是面露杀意的看着眼前那人。

    那人明显是被萧云的气势震慑住了,当下皱了皱眉,随即冷言道:“你就是梅剑山庄庄主?”

    “是!”萧云冷冷的只说出一个字。

    “庄主能不能把我派开采矿洞的门人全部格杀的事情解释一番?”那人也是气势逼人的看着萧云道。

    “违反本庄主的规定,死有余辜,而且全真教派一群假道士,调戏女性,还强抢财物,难道不该死?而且最该死的还是有些人不知所谓,居然全教倾巢而出,这是一个清修的道士该做的事情吗?这样的人最该死!”

    萧云的嘴虽然比不上丰小冉的犀利,但也是名嘴,尤其是捏造事实,颠倒黑白方面,简直是气死人不偿命的。

    “庄主是说我该死了?贫道正是全真教派的掌门人萧风浪。”

    “哦,原来是萧掌门,倒是失敬了,不知道萧掌门亲到丰寰城可是打算好了将我梅剑山庄占为己有?”萧云淡淡的道。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全真教派的战力虽然不强,但毕竟是名门大派,底蕴深厚,我相信这份战力足以荡平梅剑山庄,但是贫道有好生之德,不忍杀手,不如庄主让出梅剑山庄,另投他处,也免得身遭杀身之祸。”

    “梅剑山庄虽说有数千人口,但是真正的战斗人员却是不多,本庄的人员不足数百,战斗人员不满百,收取了潜隐帮、淘沙帮乌合之众,其中战斗人员也不过千人,如何能够抵挡我两千教众?”

    “废话真多!”

    萧云体内的躁动早已经难以压制,之所以还能够说这么多话,就是给了陆金岚足够的准备时间,当他看到远处天空升起一道亮光的时候就知道陆金岚已经到位,那束亮光就是射到了天空的一道气劲,也就是一个信号。

    陆金岚已经从后杀出,前面的萧云还有必要废话吗?

    萧云手中的剑豁然出手,一道剑光向着萧风浪刺去,这一剑不是普通的一剑,而是瞬杀一剑,人还在远处,即使出剑的话也是够不到,但是下一时刻萧云的人与剑突然跨越空间的出现在了萧风浪的眼前。

    瞬杀一剑,一剑瞬杀,这是必杀的一剑,这是暗杀的一剑,这是偷袭的一剑···裂空道武学再现江湖。

    萧风浪虽然是掌教真人,但是他的武功在全真教派并不是最好的,武功最高的人就在他的身后乃是数位大长老。

    这几位大长老实在是想不到萧云说动手就已经动手,而且出剑狠辣,一道剑光划过,萧风浪已经喷着血倒飞了回来,咽喉处喷着鲜血,已是被一剑斩断了咽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