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施展出了裂空道武学,瞬杀一剑将个全真教派的掌门人一剑刺死。

    这也是萧云有意为之,否则这一剑下去只是斩断咽喉也不会把人击飞,之所以这么做就是要用萧风浪的尸体阻挡住他身后的几人。

    萧云一个纵跃向着那几位长老身旁的数人冲去,他看得出来那些人武功也不弱,至少不是普通的教众。

    萧云猜的没错,他们当然不是普通的教众,而是小七子之中的另外五人。

    “庶子胆敢!”

    其中一个大长老怒吼一声就要冲向萧云,但是就在这一刻一片剑网夹杂在一片汪洋一般的剑势向着众人卷了过来,是丰小依出手了,起手一招正是剑罩人间。

    丰小依开始的时候站在萧云的身边,当萧云上前说话的时候她就缓缓上前,她走的很慢,慢的让人几乎不能觉察到她在移动。

    萧云的身体伟岸,将丰小依的身影彻底的挡住了,所有的人的注意力都在萧云的身上,谁也没有注意到丰小依正在缓缓的靠近。

    当那道光亮升天而起的时候,萧云还没有动,正说着“废话真多”的时候,丰小依骤然间提速,丰小依施展出剑罩人间的同时拔剑诀施展出来,一道剑气隐在萧云的身后猛扑而来。

    不得不说萧云和丰小依的配合,萧云的身体将丰小依的剑遮挡的严严实实,丝毫不露痕迹。

    若是萧云出手早了,丰小依的这一剑之威自然是遮挡不住,而若是萧云出手晚了,不用对方出手,丰小依的剑气就会将萧云斩碎。

    就在萧云一剑轰飞了萧风浪的同时,他的身子跃起向这一旁的五人杀去,露出了丰小依释放出来的那一把子剑。

    那是一把旋转着飞舞的子剑,子剑上围绕着浓烈的剑气,当子剑暴露出来的那一刻,围绕在子剑上的剑气骤然间化作一张剑网,而子剑也隐在了剑网之中向着那几位长老轰了过去。

    几位长老的武功虽高,但是面对着丰小依的一剑也是感到窒息,尤其是那潮水一般的剑势让几人感觉倒是漂浮在大海上的一叶扁舟,除了随波逐流之外在没有其他的能力。

    几位长老也不会坐以待毙,纷纷祭出护身的罡气,抵挡着丰小依轰来的剑罩人间剑网。

    丰小依的剑势虽然猛烈,但是以一敌多,也是力不从心,她是人不是神,即使是意境级别面对着这么多的高手也不可能做的一剑杀数人。

    几位长老身上的护身罡气没有破,但是也被震得气血翻腾,一个个身形不稳。

    一道血线飞出,是那么的醒目,就像是一朵盛开的血莲花绽放在众人的身前。

    护身罡气没有破,但是人却是死了,子剑旋转着插入到了一位长老的胸膛之内,那人满眼的不可置信。

    随着一道内劲的吸引,那子剑又旋转着飞回,与此同时丰小依纵身杀到,手中的霸剑如山一般的压了下来。

    汹涌至极的海涛之中一座山岳横冲直撞过来,武林之中能当下如此剑势的人不是没有,但是眼前几人绝对做不到。

    “噗”又有一人想用手中的木杆浮尘去挡,这比螳臂当车还远远不如,不但是浮尘被斩断,就连身体也被斩为两截,鲜血洒满大地。

    惨叫声接连传来,萧云手中的剑已如索命血镰刀,已将小七子斩杀两人。

    与此同时,阵前顿时就是一阵大乱,萧云和丰小依两人冲杀进了数千人的队伍之内,眨眼间斩杀了两位长老级的人物,两位掌门级别的人物。

    萧云身子跃起,已经舍去了那仅存的三个小七子,向着他们身后弟子杀去,与此同时丰小依一剑轰出,轰开了人群也随着萧云杀了进去。

    “杀!”

    梅剑山庄的人已经杀了过来,领头的是淘沙堂堂主鬼骷髅曹贺、剑堂堂主卢长川、邢堂堂主李天辰等人,顿时两帮的人马就绞杀在了一处。

    锋线上流血不断,残臂断肢落满地,哀嚎声不断传出,眨眼间城外就成为了修罗地狱。

    “嘎吱、嘎吱”

    远处胡古月并没有参战,但是在他眼前却是并排着两派机弩,机弩向着天空,随着“嘎吱”声响,一排排的弩箭就像是飞蝗一般的落下。

    顿时全真教派的阵型就已经大乱,这些人都是武林人士,参加的也都是武林间的江湖仇杀,但却是从未见过有人使用机弩的,机弩那可是军队中使用的战争利器。

    没有人规定江湖中的仇杀、帮战之中不能使用军队中的武器,你大可使用弓箭、弩箭等等,但是武林人士都是争强好胜,谁都想凭借着手中的武器取胜,谁也不会使用这种军队武器。

    但是梅剑山庄就是用了,不管怎么评论,无耻也好、卑鄙也罢,最终的结果就是用了,胜了就有一切,败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萧云的体内杀气弥漫,他的眼中是一片血红的世界,像是大火在燃烧。血光、火光以及哀嚎声汇聚到一处,让萧云的脑海之中又浮现出了那夜自己的山寨的无情屠杀。

    萧云的眼中布满了血丝,身上血气弥漫,那血红色气劲之中似有无穷的毁灭之力,但凡被这血红色气劲沾身之人顿时就被粉碎经脉。

    其他人倒也没有什么,只当萧云是杀人的恶魔,但是当那几位长老想要冲过来阻止萧云的时候,却是一个个的惊呆了,因为这种场面他们是见过的。

    武林之中见过这种场面但还活着的人绝对不多,恰巧这几位就是其中的几位。

    这就是血仙蝶当年屠杀各派之时所施展的血屠大法,所谓的一怒血屠百里就是将浑身的血色气劲漫天的铺展过去,凡是沾身者哪怕仅仅是碰到一个指头,也会焚毁经脉身亡。

    这几个大长老如见恶鬼修罗,吓得早已经失去了战力,哪里还敢在向萧云靠近。

    丰小依一直的在萧云附近,见萧云杀人如麻,毫不眨眼,而且浑身似是有着无穷的仇恨向这些人身上招呼,不由得心中担心不已。

    这不是萧云的战斗作风,他讲究的是借力使力,斩杀一人的同时躲避斩向自己的攻击,并且躲避的同时借势斩杀可以斩杀的敌人,而且他出手只有能用一分力绝对不用两分,哪怕是多上一丝一毫。

    萧云突然改变了战斗风格,原因是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