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派门人弟子突然参战。

    无论陆金岚相不相信,这些人的确是昆仑派的,尤其是那些夺了兵器的人,所施展的武功都是正宗的昆仑派武功,而且这些人的武功都不弱,至少每一个普通弟子都要比全真教派的那些普通弟子要高。

    尤其是其中几人的武功更是显眼,还有一对像是农民一样的夫妻,男的手中用的是一把菜刀,而那女的手中抢夺的却是一把剑,两人的武功高绝无比,尤其是配合武功简直是已臻化境,天衣无缝。

    还有一人仿佛是一个商人,只有独眼,他手中一把算盘舞得虎虎生风,这人的武功更加的高绝,意境之下当是少有敌手了。

    还有一个书生,手中折扇挥舞间,血花飞溅,这人的武功也强的离谱,至少在没有达到意境之前的自己也不过如此,这些人都是高手。

    “怎么会这样?”陆金岚彻底的迷糊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昆仑派的人怎么会突然间出现在这里?

    胡古月已经放弃了释放箭弩,因为两派人马都彻底的绞杀到了一处,在放箭弩就会误伤自己人,当下他一挥手,一群人却是开始走位,寻了一个上风头,然后每个人都抱着柴火,一字排开,开始点火。

    火起烟生,这些人开始把一些准备好的药材纷纷投入到了火中,药材燃烧混入到了烟中向着混战的人群飘去。

    烟中有毒!陆金岚的眼光一缩,就已经猜想到了。

    烟中果然有毒,否则在这里生火冒烟有什么用,又不是做饭?

    那些烟飘到了人群中,顿时咳嗽声不断,但是很奇怪发生咳嗽的全部都是全真教派的弟子,梅剑山庄的人居然没有一个人被这烟呛到,而且就连昆仑派的人也没有收到这烟的影响。

    被烟呛到的人一直的咳嗽不止,而且看起来极度的痛苦,不断的抓着喉咙咳嗽。

    这可是打仗,是拼命,那里还容得你分神?

    这一下子毒烟袭杀,顿时全真教派的弟子就成为了被屠杀的羔羊。

    全真教派的弟子可也不是傻子,眼见大势已去,而且当有一位长老惊恐万分的“血仙蝶、血仙蝶”的大声叫喊的时候,几乎成为了瘟疫一般的传染了下去,很多人都以为是血仙碟杀来了。

    恐惧是可以传染的,尤其是恐惧源就在眼前的时候,那个大长老都恐惧了,更何况是这些门人弟子?

    同时胡古月清了清嗓子,他带领的每个人都拿起一张锣来,由胡古月带头高声大喊“全真教败了,全真教的门人弟子都逃跑了,快追啊,快杀啊····”

    这声音简直比瘟疫传播还要厉害,而且瞬间就传遍了在场的所有人的耳中。

    本来人数是还占着优势,整体的战力又强的情况下还好些,但是当昆仑派的人杀入,而且梅剑山庄的人开始放起毒烟的时候,全真教派的这些人就知道败了。

    败了还要打下去,能做出这样事情的人是莽夫,当然也是硬汉,很明显大多数人都是明知的,头脑清晰的,而且这些人都很惜命。

    全真教派的弟子五千余人,战死不到一半,逃跑了多一半。

    其实也是萧云的有意安排,正所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能打败他其实已经达到目的了,如果真的要将其全部斩杀,自己这边损失也会不小。

    所以梅剑山庄也是网开一面的,当胡古月一喊的时候,全真教派的弟子纷纷落荒而逃。

    陆金岚咬了咬牙,她看得出来,这次大战是梅剑山庄胜利了,而且是没有达到自损势力的胜利,如果此时冲出去也不见得能够取下梅剑山庄。

    萧云在一阵的狂杀之后,心中积压的杀意已经宣泄了出去,而且他也恢复了清明,不仅如此他还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舒爽,只是当他看到满地的尸体的时候不由得皱眉。

    眼见着梅剑山庄的人开始打扫战场了,陆金岚气的直咬牙,最终也没有下达攻击的命令。

    不过陆金岚也不是一无所得,她已经得到消息,钟南山上得手了,但却是走失了梅剑山庄派出去的那一百人。

    凤凰谷派出去的人手都是精英,而且全真剑派几乎倾巢而出,虽然有两个大长老驻守,但也是无济于事,这一次全真教派几乎已经到了灭亡的边缘。

    梅剑山庄大胜的消息很快就出现在了次日的江湖录上,但却是一篇讨伐檄文,上面把梅剑山庄都写成了土匪一般的行径了,把全真教派写的正气凛然,却是中了梅剑山庄的诡计,这才大败。

    而且对于这次大战的原因那说的更是离谱,原因是梅剑山庄的成员看重了全真教派的女修,出言调戏,而后那女修不堪忍受出手伤人,而梅剑山庄庄主仗势欺人,肆意打杀了全真教派包括小七子陆广宽在内的一百余人。

    萧云看着这江湖录不由得眉头紧皱,此时梦倪裳也已经回来了,看着萧云如此模样,道:“云,你可是再气这江湖录上胡说八道?何必在意他怎么说呢,我们做到问心无愧就是了。”

    萧云摇了摇头道:“我认识江湖都是通过这江湖录,但是从这里我看得出来,这江湖录却是大有文章,里面记载不实,也不知道几十年前的江湖录上记载的内容是不是也和现在一般。”

    萧云当然很在意,尤其是关于萧百荣事情的记录,里面一定还隐藏着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萧云很想知道,同时他想起了柔姑娘,这个醉红楼的头牌,因为她的消息最为灵通,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不过倒是可以通过她查一下这江湖录的事情,顺藤摸瓜再找出二十年前的真相。

    “庄主,昆仑派的朋友安排好了,是不是去见一下?”胡古月上前道。

    “好,接下来战利品的收缴已经庄内有功人员的奖励等等,一定要做到公平公正,还有就是对外放开生意,对过往丰荫城的商队严加打击,同时查清凤凰谷的情况,下一个我打算拿凤凰谷开刀。”

    “庄主,商堂堂主孟渊无功而返,是否考虑惩罚?”邢堂长老李天辰道。

    “孟渊为人机灵,及时的发现了凤凰谷的野心,能够报得百人一人不失已经是全胜,而且要不是他提醒我凤凰谷有问题的话,咱们这一次胜败难料,这一次商堂不但不应该受罚,还应该加倍奖赏!”萧云微笑着道。

    萧云为何不处罚孟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