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劝说柔姑娘陪着丰小冉一行。

    “去走走吧,你可不是一般人相见就能见得到的,既然到了我梅剑山庄,不露露面怎么行?”

    柔姑娘抬起头看着萧云,半晌“噗嗤”一笑,“你这是占我便宜啊,我这一露面不要紧,也不知道多少的江湖豪杰都向你这山庄投奔来了,这么大的便宜你岂是说占就占的?”

    “那你说要我怎么补偿?紫电貂陪你玩几天?”

    “噗嗤”柔姑娘又是一笑,仰头道:“都说梅剑山庄的庄主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如此真的是见识了,只是我以什么身份出席?”

    “就以副庄主夫人的名义如何?”丰小冉上前一步嬉皮笑脸的道。

    “副庄主夫人?这个名号很大的,我倒是无所谓的,只不过我怕你命不长,恐怕知道这个消息而要取你性命的人没有一万也有九千了?”

    “不怕,不怕,只要姑娘答应就好。”丰小冉说着搓着手,嘴角流着哈喇子,眼中冒着贼光。

    看着丰小冉嬉皮笑脸极度猥琐的模样,萧云也是心中佩服,这样的事情他绝对是做不出来,不过他和柔姑娘出现在宴席间到底好不好?

    “庄主,自我到你山庄之后你还没有好好的和我谈谈,难道我就这么没有魅力?”柔姑娘转向萧云问道。

    “那倒不是,只是血仙蝶姐姐走后留给我的那几道剑痕,让我都参悟不透,也就忽略了姑娘了?”萧云微笑着道。

    “血仙蝶故弄玄虚,留下几道含有意念之力的剑痕,还说什么引导,真是笑死人了,不如我引导引导你吧···”柔姑娘说着还向萧云眨了眨眼,妩媚的难以形容,同时还摆了一个极度撩人的姿势。

    萧云倒是没有觉得怎样,倒是丰小冉已经流出了鼻血,还尤自不知,流着口水看着柔姑娘摆出的撩人姿势,“引导引导我吧,我很上道的···”

    丰小依恨不得一巴掌扇飞了这没有出息的东西,这太给他丢脸了。

    “哎,挂着个副庄主夫人的名号倒也免去了和那梦倪裳见面时的尴尬啊,哎,我这个人怎么这么心软,被人一劝就依了他呢?”

    萧云摇了摇头,见丰小冉傻呵呵的同柔姑娘去酒宴上了,这才招呼丰小依去了后殿。

    后殿属于掌门人密室一般的存在,是除了少数的几个人外别人严禁入内的,后殿之中金花夫人正在翻阅着那本《南宫札记》不由得眉头紧皱。

    “夫人,可知道血煞神功?”

    金花夫人缓缓的放下手中的《南宫札记》笑道:“少主终于知道这套神功的名称了?”

    “这血煞神功乃是当年血煞神尊默苍离留下来的独门功法,也是历代神尊所使用的功法,少主身怀血煞神功,自然是神尊继承人。”

    “那血仙蝶呢?”萧云不解的问道。

    “她修习的也是血煞神功!”金花夫人郑重的道,“她修习的不仅仅是正宗的血煞神功,而且比少主修习的还有精深,也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原因。”

    “有什么不妥?”萧云看着金花夫人郑重的神色不由得心下一紧,知道事情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血煞神功乃是血煞神尊流传下来的独门功法,这种流传非是依靠秘籍所传,就算想要传与他人也难以描绘其中功法的玄妙,所以血煞神功向来只有一套。”

    “那我所修习的是假的?”萧云不由得道。

    “是真的,若少主修习的是假的,那么我就不会称呼你为少主了?”

    “那血仙蝶修习的是假的?”丰小依不由得问道。

    “不,也是真的!”

    萧云和丰小依同时无语。

    “这就是我疑惑之处,本来只有一套的功法,现在却是两分,我想先前少主所修习的功法本是不全的功法,不仅是不全,而且仅有三分之一不到,而就在前不久少主却是领悟了整套功法,包括这功法的名字!”

    “正是如此!”萧云点了点头。

    “这血煞神功只能通过神尊留下的血煞之心传承,我想少主之所以和那血仙蝶都参悟到了这血煞神功那是不是意味着血煞之心被两分了,少主得了一块较小,而大块的却被那血仙蝶得到了?”

    萧云点了点头,“有这种可能,只是这意味着什么?”

    “我猜想血仙蝶应该知道这血煞之心的秘密,所以她是不是有一种可能,她想得到完整的血煞之心?”

    “血煞之心之内不仅仅有着整套的血煞神功的武功传承,更有着最完美意境的领悟传承,而且其中还蕴含着血煞魔尊的本尊意志,若是得到完整的血煞之心,就等于是复活了血煞魔尊,武林一统唾手可得!”

    “复活了血煞魔尊?那代表什么?”萧云和丰小依不解的问道。

    “代表着你拥有了血煞魔尊的全部力量和武功,同时还有她的记忆等等。”金花夫人说着眼中充满了羡慕之色。

    “一旦复活血煞魔尊,那是不是代表着他占据了自己的身体,那么自己所做的一切是自己想做的,还是血煞魔尊想做的?”萧云郑重的问道。

    金花夫人一愣,眨了眨眼,很是奇怪萧云为什么这么问,自己所做的事情自然是自己想做的,这还有什么疑问吗?

    萧云看着金花夫人的表情就已经知道了答案,转而又道:“夫人是担心血仙蝶姐姐要谋夺我的那部分血煞之心,而对我下杀手?”

    金花夫人点了点头,“这点正是我担心的,所以少主还要对着血仙蝶多加小心才是。”

    萧云点了点头,“我会对她多加小心的,冰宫不泪天的人我一个也不相信,还请夫人放心!”

    金花夫人点了点头,随后萧云又道:“夫人,不知道修习这血煞神功可有什么奇特之处?”

    “少主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想要杀人?”

    “嗯?”萧云一惊,因为这种感觉他从未跟人说过。

    “云,你在和全真教派厮杀的时候有一阵子的陷入疯狂之态,是不是就是受到了血煞神功的影响?”丰小依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萧云淡淡的道。

    萧云是真的没事吗?血仙碟指导萧云的目的又是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