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你在和全真教派厮杀的时候有一阵子的陷入疯狂之态,是不是就是受到了血煞神功的影响?”丰小依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萧云淡淡的道。

    “那是正常的,血煞、血煞,不经过血与煞的洗礼怎么可能乘坐血煞?不经过血煞的洗礼神功怎能大成?”金花夫人轻轻的道。

    “少主,你必须快速成长起来,否则等待你的将是血仙蝶的毒手!”金花夫人语重心长的道。

    “这件事我自有主张!血煞神功我是不打算在修习下去,我可不想成为第二个血仙蝶,即使要报仇,也不会通过无辜人的血来成就。”

    “我也支持你,云。”丰小依笑着道。

    “你们两个啊?”金花夫人无奈的笑了笑,又拿起那本《南宫札记》来。

    “夫人,我知道你以前的武功很厉害的,你能不能指点一下我和云?”丰小依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问道。

    “指点?指点什么?是不是在这一场大战之中体悟到了什么?”金花夫人笑着道。

    丰小依顽皮似的吐了吐舌头,“群战我和云其实都不怎么在行呢,还有就是高手间的对决时候的经验,指点指点我和云吧。”

    “你这鬼丫头,年纪也不小了,却还是和小孩子一般的习性,这样可不会,我想你母亲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怕是你都已经满大街的跑了。”

    丰小依顿时红了脸。

    金花夫人放下手中的《南宫札记》,当下取过一把剑向丰小依和萧云道:“虽说我的武功全失,仅仅是失了内力,但是我的意境和招数并没有失,所以在和你两人过招的时候就不要对我使用内力了,同时也要亮起护身罡气,否则不小心会伤在我的剑下。”

    萧云和丰小依都是一愣,完全没有想到金花夫人对自己有着如此的自信。

    “要不要我们用木剑?”萧云道。

    “木剑发挥不了你的武功特性,尤其是小依的剑法,这样即使你们败了也会以为是武器不趁手而已,同时限制你们的内力,对你们已经是很大的削弱了。”

    “夫人,我们可以使用意境之力吗?”

    “当然,你的剑势是你的看家本领,如果不让你使用剑势,那就等于是斩断了你的膀臂,对你是极大的不公平。”

    限制内力其实限制的就是使用劲气,比如对方一剑斩来,若是使用内力格挡的话,对方的剑就会把对方直接的崩飞,如此一来也就谈不上切磋了,若是不使用内力,对方这一剑斩来格挡的时候剑也就不会出现崩飞的事情,而是势均力敌。

    武功相差不多的人,内力相差也不会太大,势均力敌是一种必然。

    “一起上吧,我知道你们两人的配合很好,不过我要让你们知道再完美的配合在我的剑下也只是土鸡瓦狗。”

    萧云面无表情,神色很凝重,丰小依撇了撇嘴,却是满不在乎。

    金花夫人的剑缓缓出鞘,人也是缓缓上前,直到到了一定的距离,整个人骤然间拉起了一道残影,一道剑光抹向丰小依的咽喉。

    “哎呀,夫人好狠的剑!”这一刻战斗中从不开口的丰小依却是某个女人附体居然絮絮叨叨起来,这不是她性格突然转变,而是她实在是对这一剑觉得无所谓。

    剑光骤然而至,丰小依抬剑来封,一下子将金花夫人的剑封了出去,但是金花夫人却是借着丰小依封出的这一剑之势,却是斩向了萧云。

    借力使力,这一剑可谓是迅如闪电了,倒也是吓了萧云一跳,连忙向旁一闪,不料电光又至。

    萧云更惊,只得再次躲闪,这一下却是陷入了被动防御之中,所谓一步错步步错,他只能一步步的退,金花夫人却是步步紧逼,而此时的丰小依却是只能追着两人的身影。

    丰小依的子剑旋转而出,直追金花夫人后背,只是金花夫人身子微侧,似是有意无意的一抬手,那旋转飞来的子剑正撞在了剑柄之上。

    这一下子金花夫人的剑势陡然一增,幸好萧云身上有着护身罡气护体,否则这一剑就已经将他洞穿。

    萧云一愣,金花夫人却是抽剑回身,似是向后一甩,剑已离手,化解了那一刺的冲击,而后又将剑抓住手中,向着丰小依刺去。

    丰小依还向着金花夫人追来,没想到剑光陡然扑面而来,这下子不用金花夫人再用快剑了,丰小依直挺挺的将胸前的一对饱满向着剑锋上撞去。

    金花夫人收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身体还是不行了,否则应该提前三招就结束,要是我的内力还在,你们两人在我手下走不过三剑!”

    “你,你···你吹牛!”丰小依心中不服。

    萧云也是感到十分的吃惊,虽然她也是觉得金花夫人吹牛,自己还有瞬杀之术、百花七星步、百花剑诀等等绝招,就不信走不过三招。

    “再比过!”丰小依已经拉起了架势。

    金花夫人笑笑,举剑又向两人攻来,顿时三人又打成一团。

    萧云和丰小依联手对敌,两人之间的配合相得益彰,但却是奈何不得金花夫人。

    萧云和丰小依也算是见多识广,武林中的剑法几乎是没有不认识的,但是金花夫人的剑法是两人决计没有见过的。

    而且每次一剑刺出之后,都有一个回剑的动作,这个动作就像是把剑重新插回剑鞘一般,而每当这一个动作之后,更凶狠诡绝的一剑就会从一个几乎认为不可能的角度刺出。

    金花夫人手中没有剑鞘,如果有剑鞘在手的话,那就会更加的恐怖,萧云和丰小依都相信剑鞘也是会当做剑来攻击的。

    金花夫人以一个极其自然的角度侧身,然后出剑,这一剑刺出的速度和力度突然间增加数倍,居然是利用了身体和自己的动作增加了出剑的速度和力量,萧云相信如果有剑鞘,这一记拔剑诀绝对杀伤力巨大。

    在对战中,萧云还发现金花夫人从来就没有格挡过,而是通过她丰富的经验判断出这一剑的去势,总是率先一步刺中两人,这让两人很是不服,明明就差上那么一点点,但是就是这么一点点,其结果就是自己死亡,而对方毫发无伤。

    金花夫人的剑术竟然是如此的强势和刁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