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夫人对战萧云和丰小依。

    在对战中,萧云还发现金花夫人从来就没有格挡过,而是通过她丰富的经验判断出这一剑的去势,总是率先一步刺中两人,这让两人很是不服,明明就差上那么一点点,但是就是这么一点点,其结果就是自己死亡,而对方毫发无伤。

    不仅仅是如此,就像是第一次一样,每次金花夫人进攻一人的时候总会借势而为,并且还以极其诡异的手法刺向另一人,几乎每次刺中一人的同时,另一人就会紧接着中招。

    随着几轮的切磋,萧云还发现金花夫人使用的剑法居然没有一个固定的招数,总是借势打势,见缝插针,动作犹如行云流水,丝毫没有违和阻滞之处,倒是打的两人没有一点的脾气。

    金花夫人累了,毕竟是身体受伤,体力不支,这一趟的忙活却也是香汗淋漓。

    “怎么做到的?”萧云急切的问道。

    丰小依给金花夫人倒上一杯水,递了过去,金花夫人慢慢的喝了几小口,长长的出了口气。

    “剑的最好境界是无招胜有招,也有一种剑意就是无我,没有自我只有剑,也自然是没有剑招,而是见招拆招。”金花夫人休息了一会开始解释道。

    “但是你本就无招,他又如何的剑招拆招?就像是一个不会武功之人胡乱的舞剑,这种没有招数的招数你又如何去破,正所谓下意识的动作最快,见招拆招此时就不灵了,所以你们的见招拆招对我的无效。”

    “再者我比你们拥有更多的战斗经验,我战斗过的次数绝对不是你们想象的到的,战斗中讲究快、准、狠,我凭经验就知道你们的一剑对我有没有威胁,而我的一剑对你们有没有威胁,这点很重要。”

    “你们所修习的武功其实都是很高深的武功,但是扪心自问,你们的武功有哪一种是你们自己参悟所得的,是你们自己创造的?有吗?没有吧!”

    “无论是哪种高深莫测的武功都是前辈历经千辛万苦总结出来的,不仅仅是前辈高手的意境,就是武功招数都是前辈高手的心得,而前辈高手留下了的只有秘籍。”

    “别以为你拿到了前辈高手留下的秘籍,以为你已经吃透他了,就得意忘形,其实告诉你们吧,真正的心得是不能通过秘籍写出来的,这就是每个人的意境都不相同是一样的,对于同一本秘籍,每一个人的理解也都不一样。”

    “你们两个,别以为都是天才,从小就得到名师指点,习得绝世武功,其实这都是别人的,而不是你们自己的,光凭着自以为是的境界应用到实战之中,而没有足够的经验,那么遇到真正的高手的时候那不堪一击了。”

    “同时我也郑重的告诉你们为什么血煞神功可以纵横武林,就是因为血煞之心之中拥有的不是简简单单的秘籍一样的传承,而是全套的武功传承,是完完整整的传承,就像是当年的血煞神尊复活再生一般。”

    “所以我很担心,血仙蝶会为了这完整的血煞之心而对少主出手!”

    萧云也是眉头紧皱,但是最终他确实摇了摇头道:“不管仙蝶姐姐的目的是什么,我都会选择相信她,我对他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在我很小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那种感觉就让我深入骨髓,至今难忘!”

    “更何况,我的性命就是她救的,没有她给我属于冰宫不泪天的那块铁牌的话,怕是我早已死在了荒山野岭之中,所以无论仙蝶姐姐如何算计与我,我都无怨无悔!”

    萧云说着不由得想起那个雨夜,那个自己的山寨被屠之后,在一个废弃的庄园之中遇到血仙碟的情况。

    “那你的仇不报了?”丰小依怒道。

    “自然要报···,我相信她的目的和我一样,也是要杀了元松竹,如果非要牺牲我的性命来完成这个使命的话,我的命就随便她拿去。”萧云说的郑重其事,一点也不像开玩笑。

    丰小依顿时脸上色变,她清楚萧云的决心,同时也是担心事情真如金花夫人所料。

    “姑娘莫怕,少主不是一般的人,即使真的决心要死,也不会这样早早的死去,至少···也会留下一脉骨血。”金花夫人看着丰小依呵呵笑道。

    “什么啊?”顿时所有的紧张、悲伤、担忧的气氛都消失不见,丰小依顿时闹了一个大红脸。

    “这个事情的确很重要,不孝有三,无后最大,不过我相信倪裳一定会给我留下一脉骨血。”萧云郑重的道。

    “哼!”丰小依却是冷哼一声。

    “哎!”金花夫人也只好叹了口气。

    “你有什么打算?”金花夫人拍了拍丰小依的肩膀以示安慰,然后转身对萧云问道。

    “梅剑山庄尽快加入自由联盟,这件事就由小依姐和小冉去做,至于生意上再加入自由联盟之前继续保持截杀过往丰荫城的商队,加入联盟后保持地调发展。”

    “那你去做什么?”丰小依不解的道。

    “我想出去历练一番,这个江湖我太陌生了。”

    萧云说着打了一个响哨,那紫电貂“叽叽”叫了两声窜到萧云身上。

    梅剑山庄的庆功宴会热闹非凡,这可是二十年来从来没有过的喜庆,全真剑派啊,那是什么概念,居然在梅剑山庄眼前折戟,这让梅剑山庄的人一下子腰杆都挺了起来。

    梦倪裳一直的在陪着山庄的成员畅饮,她太喜欢这种气氛了,尤其是那一句句的“庄主夫人”简直让她感觉整个人都飞上了云端。

    本来不胜酒力的梦倪裳在庄员的频繁的敬酒之下脸上已经显出了陀红,整个人也变得兴奋起来,无论是谁敬酒,都是毫不拒绝的一饮而尽,顿时引起众人的一阵喝彩。

    梦倪裳感觉头重脚轻,意识也没有平时的清醒,但是由于是练武之人有着内功基础,她也不至于醉倒,饶是如此行为之上也有些失态。

    酒宴热闹非凡,期间一位香主出言道:“夫人,能不能透露一下山庄下一步的打算,凭着现在的实力,即使是比不上天道盟、自由联盟中的那些古老派,但也是相差不多了,我们总不能窝在丰寰城这么一个小地方吧?”

    梦倪裳梨涡浅笑,向那位堂主主举了举杯,一饮而尽,“大家的意思呢?”

    “敬听庄主和庄主夫人吩咐,相信庄主的能力和夫人在旁相助,山庄一定会更上一城楼,只要庄主、夫人吩咐,不敢不从。”

    这一刻梦倪裳感觉像是飞上了天,是被人捧上了天才是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