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宴之上众人快将梦倪裳捧上天了,这让她十分的受用。(书^屋*小}说+网)

    梦倪裳又是举杯,众人随着一同举杯,“胡管事的意思呢?”

    “夫人,大家说的都是在理,老头子虚占山庄庄主之位却是不能将山庄发扬光大,终于现在有了机会,在老头子的有生之年希望能够看到梅剑山庄屹立于武林之巅!”胡古月说着须发飘扬,激动的无以复加。

    梦倪裳脸上洋溢着笑容,很满意他的回答。

    虽然梦倪裳不知道萧云的意思,但是她太想自己能够屹立在武林之巅,她太喜欢被人恭维着的那种感觉了,她想借着众人的口表达自己的想法,想让萧云知道。

    “众位的想法我很同意,但是我却是不知道庄主的想法,所以我希望庄主能够知道大家的意愿。”梦倪裳微笑着道。

    “夫人请放心,老头子自会向庄主表达全庄人员的意愿。”胡古月很上路,不亏是多年的老狐狸了,一下子就听明白了梦倪裳的意思。

    丰小冉和柔姑娘也在向着众人频频敬酒,但是两人也都是聪明之人,在听到梦倪裳的言语之后都是皱眉不语。

    尽管如此,有柔姑娘在两人无论走到哪里,同样是热闹非凡,敬酒的机会都要把两人淹没了。

    就在众人热闹的时候,柔姑娘眼睛一缩,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穿过人群向外走去,奈何敬酒的人早把她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的风雨不透,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人消失在了眼前。

    明月高挂,虽然也有云,但却是遮不住月光的皎洁。

    丰寰城刚刚经历过一场厮杀,城外的尸体虽然已被掩埋,但是浓重的血腥之气依旧弥漫,萧云披着紫黑色的斗篷,走到城外的官道上,倒是显得极为的肃杀。

    平日间热闹的官道如今也变得冷清,管道上只有一个肃杀的身影在慢慢的向前行走。

    一声极为轻微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开始的时候还很轻,似乎离得还很远,但是片刻之后这声音却是距离萧云越来越近声音也越来越响,这声音似是风吹叶动哗啦啦的响,又如夜枭鸣叫摄人心神。

    萧云打量四周,却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妥,那声音越来越近,更近了,却是似乎有个女子在哭泣。

    萧云立即站在,向着那发声处望去,果见一道白影站在月光中。

    那白影一边哭泣一边向着萧云奔来,却不是跑而是双腿并起,双手抬起一跳一跳的追来,只是几个起落就已经到了萧云身边。

    “僵尸?”

    “还我命来,我死的好惨啊···”那人蹦跳着到了萧云身前,身子硬挺挺的向着萧云扑来。

    萧云身子一动,那人影扑空,随后那人身子一转尖长的指甲划向萧云的脖颈,速度之快令人咋舌,更让萧云吃惊的是他的动作看似僵硬却如行云流水,丝毫没有阻碍,这却是像极了金花夫人的动作。

    萧云又是一闪身闪过,那人似是跌倒,但是双手插向萧云的胸膛,速度依旧是快的不可思议。

    萧云又是一闪,那人身子直挺挺的将双手插到了地上。

    萧云刚想上前,那人身子凌空一转,一大捧的泥土被气劲包裹着洒向萧云,与此同时一道寒光向着萧云刺来。

    萧云翻身一闪,剑光和泥土被尽皆闪了出去,但是那剑光一转却又是向着萧云斩来。

    这是一把剑,一把飞出去的剑,但是飞出去的剑居然可以中间转弯,这可是从没有见过的。

    丰小依的子剑倒是可以曲线攻击,但是那子剑都是旋转着攻击的,旋转的时候自然走的就不是直线,曲线攻击也是理所应当的。

    但是这把剑却是直线刺来,然后骤然间转变方向,这让萧云始料未及。

    一把空中能够转向的剑,速度却是奇快,力量也是大的出奇,剑上覆盖着淡淡的白光,一下子穿透了萧云身上的护身罡气。

    萧云身子一歪,一股劲气自伤口处涌入,伤口不深,但是透入体内的劲气却是一下子封住了萧云的穴道。

    顿时萧云的身子一阵的酥麻想要行动,都是不能,就像是木雕泥塑一般的站在那里。

    那形如僵尸一样的人一收手,那剑就被她抓在手中,随后把披在身上的白袍撕掉,露出一张苍老的女人脸来。

    女人年纪似乎很大,尤其是眼角的皱纹,但是她的面容看起来不过四十岁左右,这让萧云实在是看不出这人的年龄到底有多大。

    金花夫人在身后重伤的时候就会变得苍老无比,但是一旦精力恢复,就变得犹如三十几岁的年纪一般,难道这女子和金花夫人一样都是修炼了这种特殊的功法。

    女子嘎嘎一阵的怪笑果真是又如夜枭的叫声一般,她的声音却是出卖了她的年纪,她的年龄一定很大。

    那女人嘎嘎一阵冷笑,随后伸手又封了萧云的几处大穴,最后用那白袍将萧云裹住,扛在肩上,疾驰而去,当白袍再次被掀开的时候,已经在了一辆行驶的马车上。

    “鼎鼎大名的梅剑山庄庄主也不过如此,再本尊手下居然走不过三个回合,还妄想着一统武林,真是笑死人了?”

    “你是谁?”萧云盯着那女人喝问道。

    “老婆子天阴子刘月梅,可是听说过?”

    他很好奇这个刘月梅是谁,毕竟对方的意境之力非常的高,至少不是他和丰小依这种新的意境高手所拥有的,他所见到的意境高手中除了金花夫人就是和金花夫人交手的那黑衣人不相上下。

    “老婆子就是三十年前全真教派的天阴子,你闻闻这周围的血腥之气,这都是我们全真教派的弟子的血啊,今日就让你血债血偿。”天阴子嘎嘎笑着。

    “三十年前?你怎么····”

    “怎么还这么年轻是不是?你以为老婆子早就死了是不是,江湖中的人都快把我忘记了,没想到吧,我还活着。”天阴子阴恻恻的道。

    “我知道我死定了,但是小子还有一事不明,还请前辈告之在下,让小子死而无憾?”

    萧云知道今日在劫难逃了,但是他又不甘心受死,想与言语拖延一刻,自己好冲开穴位,毕竟那天阴子封穴的手法很一般,即使内力也不太强,相信很快就可以冲开,看来这个老太婆太小瞧自己了。

    萧云能否从天阴子手下逃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