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被自称天阴子的人抓住,萧云一方面要争取时间冲穴,另一方面却是想要探查出三十年前的事情。

    “我知道我死定了,但是小子还有一事不明,还请前辈告之在下,让小子死而无憾?”

    “老婆子自三十年前早就应该死了,幸得贵人相助,不但没死,反而得到一本长生秘籍,修炼之下果然返老还童,无奈被困山谷之内不见天日,近期重返武林,以报答贵人相助之恩。”天阴子道。

    “你说的那个贵人是谁?”萧云心中一动似乎是抓到了什么。

    “你知道有什么用,这就和你无关了,即使我说了你也没见过他,是不是?不过老婆子有好生之德不想杀你,只需要你办一件事。”

    “办什么事?”

    萧云心中一喜,因为穴道已被冲开,但是他却是没有发难,因为他知道这老婆子厉害,再者就是想知道三十年前的事情,这里面或许就有自己身世的线索,至少他应该听说过天道山萧百荣的变故,或许可以挖掘点三十年前的旧事。

    “老婆子知道萧庄主身上藏有一个大秘密,就是萧百荣的宝藏,不知道庄主愿不愿意带着老婆子去藏宝地走一遭?”

    萧云一愣,随即笑道:“这宝藏现在乃是武林中人人想要得到的宝物,而且江湖上已经公开了藏宝图,很容易就可以买到,宝藏就在天道山上。”

    “这点是人都知道的,但是老婆子听说当初那几份藏宝图都是庄主卖给自由联盟的,然后这完整的藏宝图才从自由联盟流出,但是其中却缺少了很重要的一部分。”

    “这缺少的部分正是宝藏的真正埋藏地,现在所有的人都像是无头苍蝇一般的在天道城中乱撞,但却是始终寻不到真正宝藏的所在,我想只有庄主知道这真正的藏宝地,所以才来这里等候庄主。”天阴子说完又是嘎嘎一阵冷笑。

    “老人家怕是要失望了,我不知道您老是从何处打听到的这个消息,其实小子也是不知道这藏宝地点,否则小子早就自己去挖了,难道还要等着在这丰寰城中?”

    “少要狡辩,老婆子若是没有确切的消息,怎会有人要我来抓你,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的交待了吧,免得皮肉受苦,老婆子活了这么一把年纪了,别的本事没有,这收拾人的本事可是不低,小子要不要尝试一番?”

    萧云哈哈一笑,笑完确实看着那天阴子面带着微笑,也不说话,这一下子倒是把天阴子给搞蒙了,不知道萧云为何发笑。

    “你···笑什么?”天阴子阴鸷的问道。

    “我想老前辈遇到的那位贵人其实并不是您的贵人罢了,反而是你的冤家。虽然不知道三十年前发生了什么,但是江湖上都有传言,怕是老人家那时候受人所制。”

    “你知道些什么?说说看?老婆子有点感兴趣了。”天阴子握了握手,手上青筋暴起。

    “三十年前正魔大战结束,天道正教一统武林,而正教首领就是现在大家都在争夺的宝藏的主人萧百荣。”

    “萧百荣一统武林之后却开始了一种让人无法理解的行动,从那时起各大派的意境高手、门派的镇派神兵以及镇派秘籍同无数的财宝尽数的神秘消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从此武林凋零,一直到现在。”

    “这已经成为了一段公案,而且是无头公案,谁也不知道萧盟主到底做了什么,又为什么这么做,但是自萧盟主仙逝之后,这些意境高手就再也没出现过,而那些镇派神兵、镇派秘籍以及那无数的财宝就成为了现在的宝藏。”

    “而起猜想的是三十年前一定是萧盟主逼迫那些意境高手做什么,否则就是格杀勿论,但是这些人却是不同意,但最终的结局是他们没有被杀,而是被人所救,而被救的人就称那出手的人为贵人。”

    “其实那出手救他们性命的人却也不是白白的营救他们,而最终却是受制与人,而且我还知道那些人被困的地方就是阴风谷。”

    “现在老前辈怕也不是自由之身,而是受制与人,所以我替老前辈悲哀。”萧云说完似笑非笑的看着天阴子。

    天阴子一脸的阴鸷,阴的都似要降下雨来。

    “简直是胡说八道!你是猜想的,还是听谁说的?”天阴子冷冷的道。

    “难道不是这样?”萧云也很奇怪,难道自己和丰小依、丰小冉这几日的推理有错不成?

    “你怎么这么对三十年前的事情这么感兴趣?三十年前的事情我是不会讲的,但是你所说的一点却是千真万确,那就是当年萧百荣确实将大量的财宝、秘籍以及各派神兵都藏了起来,而这就是今天我们所要寻找的宝藏。”

    “老前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是怎么知道我会知道这藏宝图的地点的?而且老前辈似乎并不是一直的在等待着晚辈吧,而是刚刚来的,是不是得到了我出丰寰城的消息?”

    “嘿嘿···”天阴子冷笑而不答。

    “老前辈怎么知道我就是这梅剑山庄的庄主萧云?江湖中知道我是梅剑山庄庄主的人不少,但是知道我这庄主名叫萧云的人并不是很多,我的名声一点也不响,前辈是怎么叫出我的名字的?”

    “而且方才前辈也说了前辈是受人之命前来擒拿晚辈,到底是谁给了前辈命令?依仗着前辈的武功根本就不需要行这种行径,就是直接的大打上门去,小子也是无可奈何?”萧云无奈的道。

    天阴子又是一阵桀桀怪笑,“我听闻贵庄有一种大杀器,名叫穿心箭,瞬间可以射出几百枝利箭,而且这利箭还可以穿透护身罡气,老婆子也不敢抵挡啊,大将军不怕千军就怕寸铁。”

    “这还是次要的,我听说贵庄之中有一位武功已臻化境的神秘高手,而这才是我最忌惮的。”

    “哦?老人家连这都知道,看来老人家的消息的确很灵通,看来我是不从了老前辈也是不行了?”萧云无奈之下只得点头。

    天阴子点了点头,“孺子可教啊,不过你放心,至少这段时间之内我会让你好好的活着,哪怕是你有任何的要求我都会满足你,包括你的最大爱好?”

    “我的最大爱好?”萧云奇怪的问。

    “我听闻庄主某些方面很强,可令娇妻一夜不休,如果庄主需要女人的话,我可以去最好的青楼满足庄主这个要求。”

    萧云尴尬啊,简直是尴尬到恨不得钻到马车下面去,同时心中也是大惊,“她居然连这事都知道?难道自己的卧室之外还有人监视不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