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阴子要给萧云**·女,这让萧云觉得好笑。

    “那么,老前辈听没听说过醉红楼的柔姑娘?”萧云眼中闪烁着红心出现了期盼的目光。

    “醉红楼的柔姑娘?是哪里的醉红楼,又是哪个肉姑娘?”

    天阴子暗骂着萧云登徒浪子,成不了大器,却是根本不知柔姑娘,还误以为是肉姑娘,还以为是一位肉呼呼的胖姑娘,还暗自赞叹了一下萧云的品味。

    “丰荫城!”

    “丰荫城?还是换一个吧,我们去天道城,里面青楼里的姑娘任你挑选,肉姑娘也很多。”

    “肉姑娘?”萧云一愣随即明白了过来,微微一笑。

    “前辈,我能不能冒昧的问你一个问题?”

    天阴子投去一个轻蔑的眼神,“问吧。”

    “前辈多大年纪?”萧云好奇的问道。

    天阴子想了想,片刻之后道:“应该是一百零三岁,抑或说一百零四岁,还是多少?”

    “前辈这么大的年纪了为何看起来这么年轻,而且精神这么好,看起来就像是四十岁左右的人,是不是修炼了什么特殊的武功?”

    “嗯?”天阴子的目光之中充满了警惕。

    “是不是一种可以释放出血红色气劲的武功?”萧云顿时又放出了另一个大杀器。

    “嗯?你知道这种武功?”天阴子突然间变得异常的激动。

    “知道一点,我想这种武功是不是有着什么缺陷,让前辈受制于人?”萧云沉稳的道。

    静,安静,除了马车前行的时候马蹄踏地的声音就是车轮碾压路面的声音,除此之外什么声音也没有,甚至萧云都没有感觉的到赶车人的气息。

    “你到底都知道些什么?”天阴子道。

    “在阴风谷中我也遇到了一些像前辈这样的人,他们也都是三十年前的前辈,他们失踪的时候或许就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了,可是当我遇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依旧不见衰老,相反还有几人越显得年轻了。”

    “他们··他们都如何了?”天阴子非常的激动。

    “失去了本性,变成了嗜血怪物,但是他们似乎都是听命于人被人摆布,像是傀儡,行尸走肉,只是现在确全死了。”萧云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天阴子,将她的任何一个变化都尽收眼底,推测着她的心里变化。

    “他们都死了?”天阴子声音有些颤抖。

    “在阴风谷一役之中这些人几乎都死了,出现了一群意境级别的高手,几乎将他们都杀光了。”

    “他们动手了?”天阴子的身体都开始颤抖起来。

    “他们?指的是谁?”萧云目光凌厉的盯着天阴子,想从她身上挖掘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萧云想要出手,这个时候偷袭或许有着不小的成功率,他已经从言语上震动了天阴子的心神,在心理上占据了上峰。

    萧云在云梦居数年,跟从三位师傅学得了全身武艺,尤其是要传授了他兵法战策和人的心理战术,而现在萧云就是对天阴子施展了心理上的战术,想要从她的心理上寻找到突破口。

    天阴子的眼中出现了哀伤,“他们是谁?我不知道是谁,但是我知道死了的人在有我的师兄,有答应和我同生共死的师兄,没想到他却是先我一步而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前辈如果能过据实相告,说不定晚辈可以相助前辈。”萧云真诚的道。

    “怎么相助?难道你知道那种功法不成?”天阴子面目变得狰狞,狠狠的抓着眼前的衣服。

    “但听前辈详讲,晚辈对这种功法确实知道一点。”

    天阴子似乎想了好久,这才道:“告诉你也无妨,三十年前就在正魔大战结束后的天道正教一统武林,虽然这一战武林正道大获全胜,但是也是惨胜,魔教的势力也是异常的强大,这一战下来可以说是两败俱伤。”

    “武林各派高手几乎都是身受重伤元气大损,当然除了没有参战的少林派以及极少数的隐居高手。”

    “就在天道正教一统武林之时,新任的天道盟盟主萧百荣却是逐一找上门来,并且他的身后追随者数十个意境级别的高手。”

    “数十个意境级别的高手?这些人都是什么人?”萧云奇怪的问道。

    天阴子摇了摇头,“都很年轻,黑布罩面,但是这些人的武功都很高,只是意境之力似是而非,但是他们绝对没有受伤。”

    “这些人的人数虽少,但是战力却很强大,仅仅是这数十人以及一个萧盟主就足以让一个门派覆灭。”

    “而且若是直接的对抗萧盟主的话就等于是与天道正教与天道盟为敌,所以委曲求全,任凭着萧盟主将我派的大量财宝已经武功秘籍、镇派神兵以及我等所有的意境高手悉数带走。”

    “带你们去了哪里?”萧云不由的问道。

    “海外荒岛!在大海之上有着无数的岛屿,萧盟主封住了我等经脉将我等囚禁到了海岛之上,任凭着自生自灭。”

    “但是就在萧盟主走后不久,来了一人,将我们带到了一个到处都充满了毒雾瘴气的山谷之中,这地方就是阴风谷。”

    “然后我那人给我们的体内强行打入了一种功法,这种功法就叫血气回春功。”

    “这种功法就是庄主所说的身上会释放出血色气劲的功法,这种功法被打入体内之后会自动运转,吞噬原本的武功,而且让人产生暴虐、嗜血的情绪甚至身体难以自控,但是好处就是武功精进很快,而且有着返老还童的趋势。”

    “就在几年之后那将我们带入阴风谷中的人又出现了,而这个人才是真正的恶魔,那些没有被血气回春功吞噬意识的人被带到了一处密地,但却是不得不听从这人的命令,因为他会使用秘法让我们痛苦不堪,同时他还可以随时随地的让我们成为他的傀儡,再无自己的意识,除了赤·裸·裸的杀戮。”

    “而那些以前被血气回春功吞噬了意识的人就被扔到了阴风谷中,此后仍有数个意识清醒的人却是逃跑了,而我却是那个有着自己的意识,但是却没有胆量和能力逃跑的人,只得卖命给那恶魔。”

    天阴子说到此处,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同时五官扭曲,变得狰狞。

    “那人是谁?”萧云似乎感觉就要抓住了阴风谷一役之中背后的黑手。

    天阴子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是谁,但是我只知道他的武功很高,高的简直是匪夷所思,即使是当年全盛时期的萧盟主也不过如此。”

    “那这次他给你的任务是什么?抓我?”萧云郑重的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