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想上天道山,天道山和丰寰山不同,丰寰山虽然占地也不小,但是比起天道山来却是小的可怜了,最主要的是要入丰寰山必经丰寰城,而要入天道山却是可以有着多种选择。

    地图上以粗大的红线标注的自然是最直接的路,那是一处通过天道正教的总坛向后延伸之地,也就是后山的深处。

    萧云在天道山生活的日子也不短,他清楚那里是哪里,那的确是属于天道正教的范围,但是那个地方他没有去过,她此时也有一种怀疑,是不是小影寻找的东西其实就是这藏宝地?

    萧云不知道花清影到底在找什么,但是他很想趁机到天道山的后山看看,去看一下当时两人生活的茅屋,更主要的是去看一看她的埋骨之地,在她的坟前上上几炷香祭奠一下。

    萧云记得在天道正教的后山有着一处断崖,如果从这处断崖上爬上去,倒是可以直接上得后山,距离这藏宝之地还是比较近的。

    “天阴子前辈,这藏宝图来历你可是清楚?”萧云淡淡的笑着问。

    “不清楚,不就是一份藏宝图?”天阴子压低着嗓子,尽量让她的声音听起来比较的好听。

    “晚辈也不清楚这藏宝图的来历,不过晚辈并不打算去这藏宝之地,所以才将这藏宝图公布于世,晚辈怀疑····这藏宝图是假的。”萧云对天阴子恭敬的说道。

    “假的?何以见得?”天阴子皱眉道。

    “前辈可是听说了这藏宝地乃是一种什么地方的存在?而这藏宝图又是怎么来的?”

    “听说过的,据说是萧盟主为自己准备下的陵墓,而这些宝物都是他的陪葬之物。而这藏宝图就是为他修陵的人偷偷画下的。”天阴子道。

    “这谎言很拙略,不是吗?哪个修陵人能够画出这样的藏宝图,即使是有心人仔细观察周围环境也是不能画出这样的藏宝图,他应该画出陵墓周围的环境比较的正确。”

    “没错,这不应该是这样的一幅图,更应该是陵墓布局图,能画出这样的一幅图的人,至少对方圆百里的地况都十分的熟悉,你看这处城镇显得并不是很大,但是这图上却标注的很清晰。”

    “这本就是一张专人绘制的军事图,图中着重标注的山脉、河流、城镇无一不是为了军事之用,而非是藏宝图,相反真正的藏宝地的情况这地图却是没有标注出来,这说明这绘图纸人根本就不知道藏宝之地?”萧云坚定的道。

    当初萧云把这藏宝图拿给沙通天的时候,沙通天好奇之下一看却是一愣,他是军人出身,对于军事地图自然清楚的很,所以一眼就认出这本就是一副军事地图,而非藏宝图,而武林之人却是很少有人懂得这军事图。

    “那你还将这藏宝图昭示武林,你有什么目的?”天阴子嘴角带着笑意问道。

    “这幅地图上的目标直指天道山,而天道正教与我有着深仇雪恨,我很乐意这些武林人士给天道正教添一点麻烦。”

    “既然知道是假的,那为什么我们还要来这里?”天阴子举目看着巍峨的天道山道。

    “我想趁乱去天道山上看看,那里埋藏着我挚爱的女子,她将性命留在这那里,我不得不去祭拜一下。”

    “哦?看不出来你还是这么重感情的人?好吧,老婆子也陪你去看看,顺便看一下这假地图要把大家领往何处,我想能让全武林的人都上当受骗之地绝非是一个普通之地?”

    丰荫城凤凰谷的驻地之内。

    血仙蝶脸上依旧是挂着一贯的笑容,但是她的眼神却是告诉现场的任何人她很生气。

    白菲站在血仙蝶的身旁,而陆金岚却是跪拜在血仙蝶的面前。

    “金岚,你做得很好啊,我只是很好奇是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违背我的命令?”

    陆金岚浑身颤抖,“宫主,我····属下只是从凤凰谷的利益考虑,这样做可以确保我们的损失最小而且利益最大。”

    “我在乎那点损失吗,我在乎那些利益吗,我要的拉拢住梅剑山庄,我留着有大用,而你却是想要将这山庄铲除,险些破坏我的大事,你可知罪?”血仙蝶依旧是在笑,但是语气之中杀意凛然。

    “宫主饶命,金岚知错了!”陆金岚浑身颤抖的更厉害了。

    “金岚,论你的武功修为来说当是比得上冰宫五魔女在内的任何一人,但是你却不是五魔女之一,而是五魔女之下的冰宫十大高手之一,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金岚不懂,还请宫主赐教!”陆金岚浑身已被汗水湿透。

    “就是因为你的野心,你的野心太大,也太自信,不,不能说是自信,而是说明你很狂妄,目中无人,但是你却是头脑简单,见利忘义,所以难成大事。”

    “宫主····”陆金岚自然是不服气,但是在血仙蝶面前却是不敢解释。

    “你去梅剑山庄将一半的战利品送过去,同时也要争取他们的原谅,你和白裳一起去,具体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了吧?”

    “属下明白!”陆金岚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命总算是保住了。

    “还有一件事,藏宝图的秘密已经公诸于世,天道盟很快就会自顾不暇,这个时候自由联盟要是没有动作的话,那就有失这一大联盟的身份了。”

    “宫主,自由联盟有意将梅剑山庄拉入到联盟之内,而且梅剑山庄也并不是无意加入联盟,双方都有意,属下认为很快这件事就会达成事实?”

    “他太贪心了,我已经给了他昆仑派,他还想占据自由联盟,这件事一定要阻止。”

    “还请宫主示意!”陆金岚诚恳的道。

    “说你头脑简单你还是心中不服,这点事都做不好!我听闻梅剑山庄不断的截杀过往丰荫城的商队,而且来我们的商队也敢抢劫,这样一弄,我们的损失很大啊。”

    “只要宫主下令,梅剑山庄的那些蝼蚁顷刻就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陆金岚阴冷的道。

    “放肆!刚才怎么教你的了?”血仙碟笑着,但是语气却是冰冷。

    “我们要拉拢梅剑山庄,而不是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要弥补这方面的损失,其实···还可以从其他方面弥补吗?”血仙蝶眯了眯眼睛看着陆金岚。

    “其他方面?”陆金岚不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