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仙碟给陆金岚出主意,“我们要拉拢梅剑山庄,而不是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要弥补这方面的损失,其实···还可以从其他方面弥补吗?”

    “其他方面?”陆金岚不懂了。

    “掌门宫主是让你针对自由联盟内的其它商队、生意势力动手,然后将所得战利品尽归己有,然后将这件事嫁祸于梅剑山庄,如此一来倒是可以挑拨起梅剑山庄和自由联盟之间的矛盾。”白菲在旁淡淡的道。

    血仙蝶脸上的笑意更浓,“金岚,你现在知道为何白裳是我冰宫五魔女之首而你却不过是十大高手了吧。”

    “是,属下明白!”陆金岚不敢反抗,但是心中却是不服。

    梅剑山庄。

    丰小依在后山用剑狠狠的劈着一处山石发泄着心中的郁闷。

    “姐,你还在吃醋?”丰小冉极其烧包的摇着纸扇出现在丰小依的眼前。

    “你皮痒了是不是,我好久没人陪我练剑了?”丰小依没好气的道。

    “姐,不是当弟弟的说你,这样下去不行啊,越是这样姐夫会离得你越远,你得学本事啊!”丰小冉像是一个老夫子的模样。

    “我不是正在练剑吗?难道我的武功还不够高绝,我以尽得娘的真传了。”丰小依没好气的道。

    “练剑有什么用?姐····”丰小冉像是做贼一般的看了看左右,“你可会倒吹玉箫、锦鲤吸水这等奇功?”

    “啊?那是什么武功?”丰小依不相信自己弟弟会的武功绝学,自己确是不会。

    “这都不懂,那···玉女倒推车、****台这等基本的呢?”

    丰小依面露苦相,脸上显出了凝重之色,摇了摇头表示不解。

    “姐,还要多练啊!”丰小冉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本极其古朴的书卷来,看样子这东西没有一千年也有九百年的样子,书面旧的不行,而且还没有书写上书名。

    “姐,拿着好好练,练会了保管姐夫像是一只乖小猫一样的整日缠着你,你打他走,他都不舍得离开呢!”

    丰小冉说着依旧是左右戒备着仿佛手中的那书卷乃是万年不遇的奇书宝卷一般。

    “姐,等我走了以后你拿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偷偷的自己看就知道了,要是又不懂的地方···额,姐,你可以向夫人请教,夫人一定清楚的很?”丰小冉的声音压得很低,恐怕被人听到一般。

    “夫人,是指谁,梦倪裳?”丰小依没好气的道。

    丰小依有些怒,,她当然知道梦倪裳的武功很弱,自己根本不会向她请教,丰小冉说的夫人就是指金花夫人,但是当她一听到“夫人”两字的时候,仍旧是感觉心中极其的不舒服,因为“夫人”这个名称在梅剑山庄之中已经成为了梦倪裳的代名词了。

    “姐,你若是拉得下脸来也是可以的,不过我想你不愿意搭理她,还是请教金花夫人吧。”

    “什么?梦倪裳也会这几种神秘武功?”丰小依顿时愕然、

    “当然,而且技艺还十分高强,否则怎么能让姐夫对姐姐视而不理,而对她情有独钟?”

    丰小冉说的很郑重,他的举动明显告诉丰小依这件事很重要,当下丰小依也是郑重的将那本古朴的书卷收了起来。

    天道盟。

    盟主元浪端坐在主位上,其下却是各大门派的代表,分别有华山派的毕普天、武当派宋元山、峨眉派纪晓云、血刀门妖刀、星宿海毒公子、其次还有泰山、衡山等等数十位。

    元浪看着这些人面无表情,身上杀气凛然,正色道:“众位同盟可是知道眼下的危机?”

    华山派毕普天起身向着元浪深施一礼道:“盟主说的可是萧百荣的宝藏?”

    “江湖上流传着一副萧百荣的藏宝图,这幅图很有问题,八成是假的,但是武林中人似乎都被宝藏迷失了本性,疯狂的涌入到了我天道城。”

    “盟主,那副藏宝图我等也是见过了,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但是那藏宝图所指地点却是我们后山之中,不知盟主有什么打算?”华山毕普天道。

    “盟主,我们为什么不先去探探,说不定真的有宝藏在?”说话的是一个脸色苍白,看起来身带病态的年轻人,正是星宿海毒公子。

    顿时迎合声一片,看来这星宿海毒公子所言代表了绝大多人的意见,不仅仅是大多数人,可以说是除了盟主之外的所有人了。

    其实这藏宝图几乎已经是人手一张了,谁都看得出来真正的藏宝地就在天道山中,就在自己的身后,在天道正教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

    想想也应该清楚,当初萧百荣乃是武林盟主,天道正教的掌教很自然会将所有的宝物埋藏到自己的脚下,他势力可及的范围,他总不会把宝藏埋藏到别人的地盘上去吧,而且动用这么大的工程神不知鬼不觉的,除了在自己的地盘上岂能保守得住秘密?

    所有的人都认为这藏宝图是真的,而且他们私下里也都商议过,一致认为藏宝地一定是真的,而且他们也都认为天道正教很有可能将自己势力范围内的东西认为那是他们的而不是联盟的,天道正教想要独占萧百荣的宝藏。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毕竟联盟是联盟,门派是门派,即使是加入了联盟,其目的都是为了自己的门派发展,没有哪个门派是为了大家服务的,谁也不会无私,而且这些人是门派的代表,而门派之内不仅仅这一个代表,还有一个代表着门派利益的存在。

    每个人都想着将好处捞到自己的手上,发展自己的帮派,也不是看着大笔的财物进入联盟,而进入联盟之后就等于是进入天道正教的私人腰包了。

    进入联盟就等于进入了元浪的私人腰包,也就是等于进入了天道正教,自己能够占有的部分就会大大缩水,但是直接的进入了天道正教的财物可是一点也不会分给联盟的其他门派,这点所有的人都清楚。

    “众位是想着将宝藏挖掘出来?”元浪眼睛眯了眯看着大家。

    “要不然呢?盟主不会认为这宝藏在天道正教的势力范围之内就想独占吧?”这星宿海毒公子哈哈一笑道。

    “天道正教势力范围内的东西,自然不会允许其他人染指,这点毋庸置疑!”

    所有的人都不在说话,就是毒公子也是不在言语,毕竟元浪说的话已经很清楚,那就是这宝藏绝对不允许其他人染指而是他们天道正教独占。

    “众位,我想说的是我们联盟的危机,如今我们面临着众多武林人士的滋扰,其中不乏自由联盟的势力,我们应该此时对自由联盟一个迎头痛击,让他们不敢在我们天道城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