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元浪的话,众人都是沉默,心中没有一个不在骂的,“你天道正教想要独占宝藏,而却让联盟内的其他门派出力抵挡其余势力的攻击,傻子才做。”

    “有谁不同意?”元浪身上的气势一放,向着众人狠狠的压了下来。

    同样是没有人说话,谁敢啊?

    自从萧百荣之后天道盟其实已经失去了盟主责任,有的只是盟主的权势,一统武林是什么?那就是盟主说话了下面的门派必须的遵从,在元浪的眼中其他的门派不过是天道正教的附庸,是分派。

    “从今日起封闭天道城城门,天道城中人只许出不许入,各派派出派内高手严防在天道山脚下,封锁住所有上山的路,遇到有人敢闯天道山的武林人士,立斩!”元浪下令道。

    众人无奈,起身纷纷向着元浪一拱手,有气无力的道:“敬听盟主吩咐。”

    随后元浪一一向众人做了一番安排,之后所有的人都出了天道盟大厅。

    众人各个都是面无表情的,只是转身之后却是有人面露狠色,有人露出不削的冷笑,有的却是欢喜鼓舞,表情不一。

    元浪面露冷笑的看着众人,直到最后一人消失在眼前一甩衣袖,一道青色劲气卷起,“咣当”一声响,大门应声关闭。

    刚刚走出议事大殿的人听到声音都不由得回头张望,心中也是惊骇无比。

    那两扇门厚重无比,即使是成年人推动也要四人合力,而且元浪距离那大门的位置又是极远,仅仅是一道劲气就让这需要四个人合力才能推动的两扇厚重铁门轰然关闭,这是怎样的强悍功力?

    众人心中都是骇然,虽然心中不愿,但却是没有胆量叛出天道盟,其实他们也是很佩服江湖上的那些小门派的,居然敢联合起来同天道盟这样的庞然大物叫板,若不是天道盟中这些大门派离心离德,这些小门派联盟早就被荡为平地。

    议事大厅之内传来一声叹息,是一个女子的声音,随后一个全身罩在红色头蓬、红色斗笠的女子出现在了大厅之内。

    “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女子声音很柔又很淡,同时她将斗笠摘下放在一边,露出了一张绝美的容颜。

    “没什么不好的,难道我还会依赖这种货色不成,再过些时间我让他们全部成为我的附庸,真正意义上的附庸,这群人我一个都不能留,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元浪的脸色带着笑意伸出手来,那女子也是微笑着伸出芊芊玉手,两只手握到了一处,随后元浪轻轻一拉,那女子就顺势的倒在了元浪的怀中。

    那女子欲拒还迎的挣扎了一阵子却是激发了元浪的占有欲将那女子拦得更紧了,但是那女子锤了他几拳,最后还是从元浪的怀中挣扎了出来。

    “梅剑山庄有什么动作?”元浪看着面色陀红的女子却是问及起了正事来。

    “暂时没有什么动作,不过梅剑山庄似乎有意加入自由联盟,同时近期出现的截杀来往丰荫城的商队的事情,其中很有可能有梅剑山庄的参与。”

    “嗯?其中可能,难道还有别的的势力参与?”

    “当然!”那女子美目流转,看着元浪,顿时元浪就清楚了过来。

    “不过让梅剑山庄加入自由联盟确实对我们不利,自由联盟缺的就是顶尖的高手,而梅剑山庄有的偏偏就是这种高手,萧云和丰小依倒也罢了,尤其是那能够击伤我父的神秘女子,真是让我们投鼠忌器啊。”

    “那神秘的女子名唤金花夫人,整日的躲在后殿之内,那是专属于山庄庄主的私人住地,所以未见她出过手,不过萧云和丰小依这段时间武功精进迅猛,怕是得到了这金花夫人的指点。”

    “的确棘手,对于梅剑山庄我们还是不能直接的打上门去,否则是自寻死路,我安排下的全真教派这个棋子去试探一下虚实,却没想到连大门都没进就被杀得丢盔弃甲,倒也是小瞧了他们。”

    那女子点了点头的道:“凤凰谷也想着趁火打劫,却是最终没有出手,否则就会见识到那穿心箭的威力了。”

    “穿心箭?”元浪皱了皱眉、

    “据说是孙家留下来的一种机关弩箭,每盒装剑三百枝,每次发射百枝,数十个这种机关弩箭在机簧的作用下弹射出去,密如飞蝗,可穿金裂石,即使是意境高手的护身罡气都能穿透!”

    “只是只见到了这种机关盒,很大,摆在了城墙上以黑布遮盖着,但是之后这机关盒就不知道被运到了那里去了,不过有一种机关弩却是在丰寰城外大发神威,威力确实惊人,每次发射十枝弩箭,而且箭枝填充很快,全真教派的人被这种弩箭杀死至少三成以上。”

    “看来孙家确实有些手断,如此一来我就更不能放走夏玉琦了,否则他要是走了,就彻底的失去了对孙焰红的辖制,至是我很奇怪,孙焰红什么时候给梅剑山庄制造的这种箭弩机关?”

    “这点他说过,当时他们在一起生活过,那个时候机关图就已经到了萧云的手上。”那女子淡淡的道。

    元浪点了点头,“有这种可能。”

    “你对于梅剑山庄我们打算怎么办?总不能看着梅剑山庄和自由联盟合在一处对付我们吧?”女子凤目流转,神色却是郑重非常。

    “自然不会,截杀商队好像是不错的主意,然后嫁祸给梅剑山庄,我倒要看看他们是否还会合到一处?”元浪阴冷的笑道。

    “还有一点,最近血仙蝶走动频繁,时常的出现在丰荫城,还亲自去了一趟丰寰城梅剑山庄见过萧云,最后在梅剑山庄之内留下了数道蕴含意境的剑痕用来引导萧云的意境。”那女子正色道。

    “意境也能引导?”元浪惊讶的问道。

    “似乎很有效,至少萧云的意境之力进展神速,先前只是刚刚踏入意境,意境之力运转十分不熟练,消耗巨大,而短短数日之内就已经达到了已经初期大成,可见意境确实可以引导。”那女子也是正色道。

    “血仙蝶到底要做什么?”元浪眉头紧皱,“那留下来的剑痕你见过?”

    “见过,我也试了一下,血仙蝶的意境之力果然强大,不过按照她的意境势力推算,我对上她胜算也就在六成左右,但若想完胜那是断无可能。”

    这神秘女子元浪的妻子居然有六成的把握能胜血仙碟,是真是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