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仙蝶到底要做什么?”元浪眉头紧皱,“那留下来的剑痕你见过?”

    “见过,我也试了一下,血仙蝶的意境之力果然强大,不过按照她的意境势力推算,我对上她胜算也就在六成左右,但若想完胜那是断无可能。”

    元浪大喜哈哈大笑道:“爱妻,没想到你的武功精进若此,这阴阳逆乱天元道的武功果真不凡。”

    “夫君武功精进如何?”那女子焉笑道。

    “我有十足的把握战胜血仙蝶,无损获胜当也有八成的把握,但若想抓她却是不易,更何况血仙蝶一定还有底牌没有施展,在我没有十足能够碾压她的实力之前并不打算去惹她,免得打草惊蛇,败露了我们的目的。”

    “哼!你还不是借着那目的的幌子想要占有血仙蝶?”

    “如此美人谁能放过,而且还是名震武林的血魔女,这样的女人我想是个男人都幻想着把她占为己有,怎么?吃醋了!”元浪说完哈哈大笑,却将那女子揽入怀中。

    “对了,还有一件事让我不得不说,萧云武功精进神速,我怀疑他也在修炼阴阳逆乱天元道。”

    “有什么证据吗?”元浪一惊,正色问道。

    “阴风谷他和丰小依也是去过的,而且这金花夫人就是从中带出来的,并且我们手中的天元道秘籍只有小半部,那大半部去了哪里?会不会是在阴阳道的总坛之内,我们被人捷足先登了。”

    “有这点可能,不过去过阴风谷的人多了,也不能就说他取得了那多半部的秘籍。”元浪道。

    “但是还有一个事实必须正视了,在这段时间之内萧云似乎特别沉溺于男女之事,在与全真教派大战之前几乎白日在参悟血仙蝶留下的剑意,晚间却是夜夜欢愉至天明,更令人奇怪的是他虽然没有怎么休息但却是精神饱满,武功每日精进。”

    “这样看来他一定是修习了天元道武功了,否则断然不会出现此种异状,那半部秘籍····”

    “我想办法拿出来,这对你我都很重要,我不会误事!”那女子说完浑身突然抖了一下,脸上也泛起了潮红,呼吸渐渐的急促起来,“你的手总是这么不老实。”。

    “怎么,想了?”元浪脸上突然现出了一种极其YIN邪的笑容,手上的功夫再次暗中施展。

    那女子顺从的伸出芊芊玉手,顺势被拉入怀中,“这阴阳合欢印真的有如此威力,能让你都忍受不住?”

    “这阴阳合欢印的威力很强,而且无时无刻都在发作,它就像是一个引子,整日的想将你拉入男女之欲之中,而且身受你身上的气息吸引,就是神仙怕也是坚持不住的。”那女子气息已乱,声音很低。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不过你不必担心,我已经派人炼制了一些抑制那你心中欲·念的丹药,实在熬不住的时候服上一颗,不过这种丹药对身体有害,尽量少服用。”

    “我知道!”那女子淡淡的道。

    “就是不知道血仙蝶能不能挡得住我这阴阳合欢印,可别像那花弄鱼一样,温顺的像只小猫,我连碰她的兴趣都没有。”

    “别···别在这里····”感受着元浪极具侵略性的动作,而且她也清晰的见到元浪的指尖正凝聚着一团粉红色的阴阳气劲光芒,那女子居然还能保持着清醒,连忙出言阻止。

    “没关系,有没有人来·····”元浪说着那一指已经点在了女子的眉心之间,女子的抵抗瞬间变成了一声呻·吟,随后那红色斗篷已经被脱下,露出了女子如雪的衣衫,在接着那如雪的衣衫被胡乱的扔到地上。

    天道山山脚。

    萧云看着巍峨挺拔的高峰心中跌宕起伏,天阴子目光四处打量着。

    “从这里爬上去的话,应该快一些。”萧云道。

    “你似乎很清楚这里的一切,你和天道正教什么关系?”天阴子阴鸷的问道。

    “以前却有关系,但是现在生死仇敌,当初我就是从这里摔下来的,知道上面的情况,但也是仅仅知道这一带的环境,其余的地方却也是陌生的很。”

    “哪里有座孤坟,也不知道是不是你的心上人?”天阴子指着不远处问道。

    “这里怪石嶙峋,周围连个树木都是不见,更是没有泥土,何来的孤坟?”萧云奇怪之余顺着天阴子的指向看去,果见哪一竟是一片平坦之地,却是被人整理出来的,而那平坦之地上一个圆形的突起,不正是一个孤坟吗?

    萧云也叹了口气,“怕是有谁陨落于此吧,也不知道是谁耗费这么大的工程,在这里硬生生的开出了一个陵墓。”

    “前辈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吧,天道盟的人还没有笨到这里不设防,即使现在没有说不定过会就有了。”萧云说完已经攀岩而上。

    当初萧云就是从这山崖下摔下,而就在那一刻起他进入到了那个神秘的世界之内,发现了里面记载着各派武功的石碑,还有那颗被他吞服下的黑色圆珠。

    萧云攀上崖壁施展出壁虎游壁功,虽说是直上直下的崖壁,但也是犹如在地上行走一般,而天阴子一阵的嘎嘎怪笑之后也紧随着爬了上来。

    “小子你说的没错,还真的有人过来了。!”天阴子噌噌几下就已经窜到了萧云的身边,发出极其难听的声音。

    “不好,我们会被发现的?”萧云扭头看了一眼正在向这边走来的一队人马。

    “发现又能如何?他们也能爬得上来,更何况即使能够爬上来,我们已经占了上峰了,还怕他们不成?”

    “什么人?”果然底下有人发现了正在攀爬的两人,同时数道身影“刷刷刷”的纵身而起,向着两人包围而来。

    “还真是胆大!”萧云摇了摇,“等会,让他们爬高点再动手,这样摔不死他们。”

    天阴子嘎嘎一阵怪笑犹如夜枭鸣叫,难听至极,随着她的笑声又是一阵的急窜,片刻之后天阴子一挥手数道气劲紧贴着崖壁向下轰来。

    “下去吧,小子们!”随着天阴子那难听的声音,气劲轰来将所有的人都炸了下去。

    这气劲攻击虽然比直接的攻击来的速度是慢,但是这边占有高度的优势,而且也没有必须要打中那些人,只需要在合适的位置爆炸,那爆炸的气浪就足以将他们掀下山崖。

    这些人的武功本就不算上乘,其中两人到是武功不俗,但是奈何他面对着的两位意境级别的高手,尤其是天阴子,这人的武功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