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抬手射出一支柳叶镖,正中那人的咽喉,而另一人已经栖近萧云两人,天阴子一抬手一线牵已经飞了出去,远远的射向那人,那人一闪身躲过,而一线牵一个转弯仍旧是钉在咽喉之上。

    十二个人就像是下饺子一般噼里啪啦的从山崖上跌落,落地之时瞬间变成了十二具尸体,而且是血肉模糊,成了肉饼。

    萧云看也没看率先去的几人就向上爬去,天阴子随后跟随。

    两人爬到峰顶,身子贴到崖壁之上却不贸然翻上,仔细的探出精神力探索着四周,发现没人两人点了点头身子一纵已经跳上悬崖。

    但是就当两人刚一越上悬崖的时候,一片刀光犹如一轮圆月已经向着两人斩来,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这一刀笼罩范围之广赫然是将萧云和天阴子两人尽数笼罩,刀势凌厉凶猛,犹如泰山压顶,即使是这一刀不能将两人斩杀也会将两人逼下悬崖。

    刀名碎梦刀,一刀碎人梦,由于此人用刀凶狠,刀招凌厉,所施展的这一招刀法名叫半步斩,刀出半步之内刀锋必饮血,而这人的一刀斩出,却恰是在半步之内,这一刀是必杀的一刀。

    “玄冰冻气,冰盾!”

    危机时刻萧云施展出了最强护身之法,顿时他的身上罩上了一层淡蓝色冰甲,同时身上寒气骤然释放,在面前迅速的凝聚成了一面冰盾,将自己和天阴子两人罩住,同时天阴子身前也亮出了一个护盾来,同时拿出一面碗口大小的镜子挡在身前。

    此时萧云不敢施展出冰甲,而是冰盾,因为一旦施展出冰甲的话自己就会被冰封,行动不得,而冰盾虽然防御稍差,不过确是不影响行动。

    两人各放出防御,与此同时两人不管跳下悬崖能否活命向外就跳,毕竟这一刀斩出若是不跳出悬崖那是必死无疑,若是跳出悬崖凭借着三人的武功不见得就会摔死。

    刀光砍落,刚刚释放出来的玄冰冻气就被驱散,冰盾也是刚刚凝聚并未达到最强状态这一刀将冰盾一击而碎。

    同时天阴子手中的那面镜子样的盾牌也被斩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这一刀居然没有斩破那面看似薄如纸的镜子,但却是将镜子斩出一个凹坑来。

    一刀之势凶猛至斯,刀势如山横冲直撞,也正是有了冰盾的一层抵挡再加上那镜子的阻挡这一刀却是没有斩伤两人,但是刀气已经将两人轰的重伤,而且两人刚刚跳上悬崖立足未稳,这一刀却将两人轰的飞下悬崖。

    萧云气血翻腾,憋在胸中的一口血“哇”的喷出,在空中像是一朵盛开的红莲花,释放着美丽而绚烂的色彩。

    天阴子也不好受虽然没有吐血,但是这一刀也将她击飞了出去,同时手中那面镜子一样的护盾也再也拿捏不住,被斩飞了出去。

    天阴子倒飞着飞出悬崖,手中的一线牵一抖,剑已经牢牢的钉到了悬崖之上,延缓了一下下落之势,随后手再是一抖,一线牵收回,再是一下钉在悬崖上,如此接连数次之后总算是稳住了下落之势,人稳稳的贴到了崖壁之上。

    那施展出一刀之人站立在崖边低头看着摔下去的两人冷冷一笑,转身离开。

    天阴子气血翻腾,稳了稳气血这才低头一瞧却是不见萧云身影,心道怕是掉下去了。

    悬崖如此之高,掉落下去那是有死无生,天阴子不由得叹了口气,继续向着山崖上爬去。

    她相信那人已经走了,但是那一刀之威让她心有余悸,若不是有着悬崖逃身,若是在平地之上,她必死无疑,毕竟躲得过一刀,这第二刀绝对是躲不过。

    什么人居然有如此威力的刀法?

    萧云被这一刀轰飞了出去,整个人身在半空就已经昏迷,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那个神秘的世界之内。

    萧云已经可以自由的打开那个世界,尤其是他所参悟到了瞬杀招呼几乎都是赖于这个世界之功,但是萧云却很少使用这个世界,因为在这个世界打开的时候会留有一个空间之门,任何人都可以闯进来。

    这是属于萧云的秘密,也是属于他自己的世界,绝对不愿意与任何人分享,进过这个世界的除了他自己就只有丰小依一人。

    萧云躺在那世界之中,感受着那个世界的温暖,让人有一种想要融化在这个世界中的感觉。

    萧云闭上眼回忆着那一刀,那一刀的刀势让他几乎不敢想象,即使是丰小依的霸剑也比不过那一刀的狂霸,不由之主的他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霸刀”这个名字。

    霸刀的刀势他见过,那个打伤了金花夫人的黑衣男人施展的就是这种刀势,眼前这一刀的刀势与那人的刀势仿佛,难道是那个人?

    萧云没有看清那人的面目,却是看到了他那一身的青衫,是谁在天道山上?

    眼中那一刀斩出的刀势已经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那一刀慢慢的变缓,一刀划过的轨迹渐渐的在他的脑海之中清晰起来,那一刀斩出时的种种变化也清晰的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那一记刀势慢慢的分解,渐渐的化成无数刀,这无数的刀招渐渐的凝聚成为一刀,就是现在的一刀半步刀法。

    半步刀法一招蕴含着一百零八中变化,共有一百单八招,也就是共有一万一千六百六十四种变化,可谓是集刀法之大成。

    当然萧云也只是见到了这一刀刀法,也不可能推演出另外的一百单七刀的刀法,但是那一记刀法却在脑海中留下了深深的记忆。

    刀为强霸,剑为绝杀,刀剑不同,其势也是不一,若以剑与招,施展这一刀会有何威势?

    萧云在脑海之中不断的推演着这一剑的变化,一剑斩出虽然也是威力巨大,但是萧云却是很不满意。

    刀是用砍,而剑用刺,虽然剑也能砍,但是砍的威势却是远远的比不得刀了,所以这一剑斩出威力虽然巨大,但却是剑当刀用。

    剑讲究刺、点、勾、撩、劈、挂、挑等招数而刀却是讲究劈、斩、抹、削、崩等招数,两者有着相似之处,但是运用手法不同,所拥有了不同的风格。

    萧云在脑海之中一剑一剑的击出,每一剑的刺出就改变一种变化,每一剑的刺出就精进一层,当第一百零八剑刺出的时候,所有的招数都已经由刀招演化成为了剑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