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将那一刀的变化铭记在心,以此刀法推演剑招,仅仅是一招刀法其中就蕴含着一百零八种变化,而此时萧云将这一百零八种的变化全部都演变成为了剑招。

    一百单八招剑路变化一气呵成,萧云一剑刺出,但却是一滞,因为这一剑刺出却是不能将这一百零八种变化连贯使出,即使强行施展出来也会真气受阻不能进展这一剑的威力。

    同时剑招的不连贯造成这一剑刺出时间的延长,同时招数链接不贯之处有着略微的停顿,这就是这一招施展出来时候的破绽。

    剑招在不断的修改,不断的变化,一剑一剑的刺出,一点点的修改,当刺出近千余剑的时候,这一剑终于大成。

    一剑之威可开金裂石,可断岩斩壁,一招刺出蕴含着一百单八种变化,但是萧云也仅仅会这一招。

    萧云睁开眼,一跃而起,双指一点那云梦柳在气劲的牵引之下骤然出鞘,云梦柳弯弯曲曲犹如灵蛇一般的剑身跃在空中就如蛟龙出海,光华如水,寒冷如冰。

    萧云握剑在手,一剑斩出,一道光华在空中划过,萧云觉得心中畅快无比,这一剑威力相当的可怕。

    半步剑,仅仅只有一招的半步剑!

    萧云感觉着自己的伤势,心口还隐隐作痛,知道伤势尚未痊愈,那人一刀之威若斯,虽有偷袭之嫌,但是他那一刀也未用全力,若是那人全力一击,萧云相信自己现在早已经身断两节。

    萧云服下治疗内伤的丹药,然后发现这世界之中倒是存着不少的吃食,甚至还有一张床。

    “叽叽”一声叫声,不远处紫电貂正缓缓的爬着过来,肚子已经吃了溜鼓,跳都跳不起来,也不知道是见了什么好吃的,居然吃到自己撑住了。

    原来就在萧云演练剑法的这一段时间之内紫电貂就跑了出来,却是发现了一种美味,乃是幽碧赭兰花蜜。

    当初这幽碧赭兰花蜜在阴风谷中给丰小依解毒,就是这花蜜引出了这紫电貂,后来剩下的花蜜就还给了萧云,萧云将它放在了这个世界之中。

    幽碧赭兰花蜜香甜馥郁,而那装花蜜的盒子本就不严,平日间人或许是闻不到味道,但是这种灵兽却是嗅觉灵敏,一到这世界就抽动着小鼻子,功夫不负有心貂,终于把盒子找到并打开,大快朵颐了一顿,可惜花清影留下来的这点花蜜几乎全部都进入了它的肚子。

    萧云也闻到了花蜜的香甜气息,顿时脸上一变,连忙奔向那存放花蜜处,顿时脸色变得就更加的难看了,那盒子之中只剩下一底子的花蜜了。

    紫电貂也知道是惹祸了,当下“叽叽”的叫了几声,身子一翻,肚皮朝天,眨巴着小眼睛看着萧云,那样子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

    也无怪乎柔姑娘想要这只紫电貂,这小家伙却是有着可爱之处,比她那赤炼闪灵蛇可爱的不是一点半点。

    萧云无奈之下将那盒子又重新盖好,他到不是舍不得这点花蜜,而是这东西乃是花清影留给他的,有着睹物思人之意,每当他想起花清影的时候就喜欢打开盒子闻着蜜香回忆两人的往事。

    萧云叹了口气,以后唯一花清影的那张画像可以睹物思人了。

    又呆了半晌萧云小心的探出精神力,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因为他从那山崖上摔落下来的时候不知道会掉落在哪里,还是小心谨慎一些的好。

    确定周围没人,萧云将那世界打开,人从那世界之中窜出,身后一阵的涟漪,一道气劲光门迅速的关闭起来。

    萧云又看了看四周确定周围没人,这才放下心来,前不久在山顶的时候也是已经探查了周围无人才跃身而出,没想到却有一人正在那里等候着,那人的武功到底有多高,居然可以躲过自己的精神力探查?

    萧云摇了摇头摆脱这种困扰,这次却是小心谨慎起来,他也猜想得到恐怕是那人并非是有意的埋伏两人,而是刚好那人就在崖边,而自己与天阴子爬崖的时候丝毫不隐蔽自己的行动,自然很容易就被那人的感知到了。

    那人有意的隐藏起气息来,而对两人进行偷袭,而且一出手就是一招半步斩,可谓是占尽先机。

    萧云相同了这个关节,这次小心翼翼的,缓缓爬行,而且也有意的隐藏了气息,如此一来能发现他的人这个武林中怕也是不多,当然在崖下的人除外。

    崖下有人吗?

    当然有人,那每隔一段时间巡查的天道盟的人可是按时来的,只是他们很久没到这里了,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已经死了。

    杀死他们的人就在崖底,那人身披着黑色头蓬和黑色斗笠,全身都被黑色笼罩,整个看去就是黑色的一团。

    那人好奇的看着爬崖的萧云,伸手挠了挠头,嘴角上浮现出了一丝微笑,然后开始缓缓的爬崖。

    两人始终是保持着相同的距离,不远也不近的,萧云隐藏着气息,那人也是隐藏着气息,眼见到了崖边,萧云停止不动,那人却是没停,缓缓的爬到了萧云身边。

    萧云闭着眼睛,精神力释放出并未发现什么异常,当然对方有意隐藏的话,即使如此探查也是无法探知,然后又将精神力收回,内力运到了耳朵中,捕捉周围的声音。

    风吹树叶的哗哗声、草种虫儿的爬动声都清晰入耳,一切好像都很正常。

    萧云心情一阵放松,但是就在此时他感觉到了一股微弱的呼吸声,声音很弱,若不是他集中精神,内力全部运到耳朵上还觉察不到。

    有人!

    萧云顿时警觉起来。

    越听越感觉呼吸声音很近,越来越近,几乎近到咫尺,难道那人就在自己的上方?

    萧云的手缓缓的伸向云梦柳的剑柄,同时睁开眼。

    这一睁开眼却是吓了一跳,身子一抖,却是一下子从悬崖下掉落。

    他的上方正趴着一个黑色斗篷、黑色斗笠的人,很显然那人正在看着他。

    一只雪白的手掌从那黑色头蓬下伸出,一下子将萧云抓住,随后另一只手一拍崖壁,脚一蹬,身子犹如灵巧的飞燕拉着萧云跳上悬崖。

    “哈,笑死我了,没想到大男人还那么胆小,居然被吓到了,这是白天又不是黑夜,你怕什么啊,怕见鬼吗?哈哈哈···”

    霹雳巴拉,说话的竟是一个女子,一开口就是不听的吵起来。

    阴风谷内曾有一面之缘的神秘女子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