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遇到那个阴风谷中一面之缘的神秘女子,那姑娘借着笑道:“哈,要不是本姑娘眼疾手快一下子拉住你,你就要被摔成肉泥了,怎么样是不是有劫后余生的快感,你还是快感谢本姑娘的救命之恩吧,本姑娘已经准备好了,快点,快点,摆姿势很累的···”

    这姑娘说话语速飞快,一口气总是没玩没了,那嘴皮子就像是机关枪发射一般,铛铛铛的一番话这才呼出一口气,“哎呀,好舒服,终于可以自由的说话了,不被姐姐管了。”

    她舒服了,萧云却是眉头紧皱,心中烦的不行,这女人他认识啊,他知道这女人很漂亮擅使毒,最让她震撼的还是她的那对“可爱”还真是可爱的不行,至少萧云觉得那种伟岸程度要比比梦倪裳的两个半或者三个大,总之需要双手才可以掌握一个,还不是完全掌握。

    震撼,萧云顿时感觉气血翻涌,连忙压制下来,以免出丑。

    说起来两人还有着不少的交集,在阴风谷内还有着短时的合作,而且萧云还知道她是血仙蝶的人,具体和血仙蝶是什么关系她不知道,但是他本能的就对血仙蝶的人有着防备,毕竟金花夫人分析的十分在理。

    萧云没有理她,转身就要在,结果这姑娘到是不干了,身形一闪就已经到了萧云的面前,张开双手拦住去路,“喂喂喂,你这人有没有礼貌,人家救了你的性命,你居然连理都不理,还有没有良心,有没有良心,有没有啊?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还是被驴啃了···”

    “你好烦!”萧云冷冷的打断她的话,看这架势要是不打断的话她会永远不停的说下去,就像是一个永动机。

    “哎呀呀,本姑娘可是刚刚救了你的性命啊,刚才你怎么就不闲本姑娘烦,等姑娘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救了你之后,你就闲弃我了,你难道是陈世美不成?你们男人怎么都这样,你知不知始乱终弃是让人唾弃的···”

    这姑娘的嘴可真是厉害,无形间就形成了强大的战斗力,这么一会就把萧云变成了对女子始乱终弃的陈世美了。

    萧云也不理他,他知道跟女人辩解那就是自己找虐,尤其是这种嘴皮子利索无比的女子。

    萧云转身就走,这次这姑娘倒也是不拦着却是紧随其后。

    “哎呀,这地方好着呢,喂,你知道吗那是多少年前来着,嗯是多少年呢,我想想,一年?那肯定不是,两年?肯定也不是,三年也不是啊····哦,已经快十年了呢?”这姑娘竟是一年一年的数着来的。

    “喂喂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小烦姑娘,你想说什么?”萧云没好气的道。

    “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啊,是不是对本姑娘有着什么想法,所以多处打听本姑娘的名字?”

    “我···我只是觉得你好烦,就索性叫你小烦而已!”真心话,萧云说的是真的,他想要是有投胎转世的话,这姑娘一定是苍蝇转世为人的,这个烦人。

    “哦,是这样吗?谁知道呢,你们男人啊····嘿嘿,瞧你那眼神,别没事盯着人家的可爱瞧,我看你吞咽口水的模样我就知道你的想法,肮脏龌龊下流无耻啊,你····是不是很想摸一摸?”那姑娘说着居然毫不掩饰的挺着胸膛晃动着腰肢向萧云道。

    萧云心中暗骂,不由得白了她一眼,谁咽口水了呀,这是说谁?我就是感觉口渴而已,哪里是向她说的那么龌龊。

    萧云这白了一眼不要紧,正看得那姑娘挺着一对饱满,颤巍巍的向着他,顿时他又感觉到一阵的眩晕,口中有**流出,咕嘟一口咽了下去,他一下就又被她的又被这姑娘抓了个现行。

    “想摸就摸摸吗,没什么的,看你那眼神都陷进去拔不出来了,本姑娘感觉是十分的罪恶啊,哎,好好的一个大好少年就这样堕落了,真是罪孽啊,本姑娘又造孽了,又引得有一个好少年堕落成狼了,可惜,可叹、可怜又可悲···”

    “你妹啊!”萧云心中已经爆了粗口。

    “喂喂喂,别急着走啊,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我刚才说到哪里了?哦····想起来了,我刚才算了一下多少年了呢,多少年来着,我又忘了,一年,不是,两年····”

    又来了!

    “真的有好多年了呢,十年前啊我还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呢,那时候啊···喂喂喂,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你这人有没有礼貌,人家在和你说话呢,你到底有没有听?”

    “嗯!”

    “嗯,你嗯是什么意思?”小烦姑娘叉着腰气鼓鼓的道。

    “嗯,就是我有在听!”萧云云淡风轻的道。

    “哈,那就好呢,我告诉你啊,那是多少年来着,一年·····”

    “十年!”萧云赶快的回答。

    “呵呵,十年啊,那时候,哦,就在这里,看看看,就是这块地方,本姑娘一怒杀十人,那时候是多么的意气风发,那时候本姑娘还不过十来岁呢?”小烦姑娘说着竟是伸手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有牛你就吹吧!十岁,一怒杀十人,你当你是谁?”

    萧云不相信会有这样的存在,但是说完却是一愣,怎么会没有,有啊,小影不就是吗?想到花清影萧云的脸上现出了哀声之色。

    由于小烦是带着斗笠,伸手捋额发的动作虽然做了,但是萧云却没看到她的神情,否则定会眼珠子都会爆出来。

    “怎么了,你怎么突然看起来好伤心好难过的样子?”这姑娘难得的一本正经起来,歪着头看着萧云。

    萧云伸手摸了摸树干上的剑痕,这是百花幻刃划过留下的痕迹,十年了,剑痕已经长死,形成了一道树疤,树疤很大,已经长开。

    那场生死大战就展现在了他的眼前,萧云看着周围的环境,那熟悉的一幕幕又涌上心头,想起花清影殒身在此,不由得心中一痛,鼻子一酸,眼泪却是顺着面颊滑落。

    “哭了?好男儿流血不流泪,怎么哭了呢?哎呀呀,我想起来了,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伤心往事···”

    “你闭嘴!”萧云一阵怒意翻涌。

    “哼,你要我闭嘴就闭嘴啊,人家救了你的性命呢,你怎么到现在都不报答我,人家只是说说话你都不愿意听,救命之恩就值这么点钱啊?”

    萧云稳了稳心神,从怀中掏出一幅图来,打开,仔细的辨认了一下环境,然后又确认了一下自己的目标。

    “咦,在看什么呢?我就知道你是来挖宝藏的,还想瞒着我,幸好本姑娘一直的跟着你,想要独吞宝藏门都没有。”

    那姑娘说着却是探过头来,不由的一怔,“咦,这不是藏宝图啊,这是什么?”

    “是我的一位朋友绘画出来的图,这里埋葬着一个我最喜爱的女人,我是来祭奠她的。”

    “哦!”少有的,这姑娘安静了下来。

    “正如你所说,十年前我也生活在这里,那时候我也是十来岁,那时候我还很弱,被人欺凌,而我最喜欢的女孩也是救了我性命的女孩最终却埋骨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