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那少女似乎是真的安静了,仅仅吐出一个字,但是仅是这一个字就透露出了一种凄凉,一种哀伤,似乎这少女在这里也有着伤心的往事.

    “你别跟着我!”萧云说完就向这图上所标注的地点走去。

    “喂喂喂,别这样无情吗,我们两个也是个伴不是?你一个难道不孤单吗,有一个人陪你说话不好吗,而且还是一个美女,一个向我这样的绝世美女,你看看,人家的可爱长得可爱不可爱···”

    顿时萧云身子一怔,想起了十年前的那一幕,“你看,可爱不,告诉你啊这是女孩子家的可爱,你看可爱不可爱···”那是的花清影带着一脸的坏笑,一手叉着腰,一手伸出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喂喂喂,愣什么呢,你这样出神很容易出事,你知不知道···”

    萧云顿时清醒过来,举步又走。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人家都这样说了,你还是不理人家,有没有看得起人家?”小烦在后面又说上了。

    “我说离我远点,没听懂吗?”萧云想起花清影心中正自悲痛,那里容忍得下耳边一只苍蝇在嗡嗡的叫。

    萧云说着身上杀意弥漫,全身罩着一层血红色的劲气。

    “要动手?要对你的救命恩人动手,你还真是下得去手,难到不知道怜香惜玉吗?喂···你想不想去祭奠你的朋友啊,没有我你办不到啊。”

    萧云身上的血红色气劲缓缓释放,他很想拿这个女孩试验一下自己刚刚领悟的半步斩剑技,只是刚听到小烦说完那句话之后,他按在剑柄上的手又松了松。

    “讲。”萧云冷冷的道。

    “礼貌点,本姑娘不开心了,你以为这样就能到达图上所指的那地点吗,别妄想了,我告诉你吧,现在那地方可是人山人海呢!”

    “人山人海?”

    “你难道不知道天道山上埋藏着当年萧盟主的宝藏?”

    “这个江湖众人皆知。”

    “那你知道这宝藏埋藏在那里吗?”

    “难道你知道?”萧云奇怪的问。

    “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猜啊,你以为只有你我两人潜入天道山了吗?你我想得到的,别人就想不到吗?”

    “在哪里?”

    “每一个门派或者宗门都有一处禁地,这种禁地或是一个山洞或是一个山谷,作为本派的各代掌门的买骨之地,而其他的派内人员也在这禁地之内,只是他们埋在禁地外围而已。”

    “你的那位钟爱的女子的买骨之地一定在这禁地之内的外围,而那宝藏····”

    萧云顿时明白过来,当年自己的父亲萧百荣是天道正教的掌教,又是武林盟主,他死后自然就被埋在了禁地之中,而且还是在他活着的时候就已经将陵墓位置选定,将所有的宝藏埋在其中。

    而这一点天道正教的人一定是想到了,既然作为门派禁地,自然是不允许人轻易进入的,一定会对禁地入口严加布放,自己这样去还真的是难以进入。

    “还请姑娘指点。”萧云顿时将身上的劲气散去,随后向着小烦一拱手。

    “哼!现在想起求我了,晚了,本姑娘的心情很不好,很不好,很不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明白吗?”

    “那小烦姑娘如何心情才能好?”萧云的头上也是一头的黑线。

    “你叫什么名字?人家从一见到你就有好感呢,只是可惜了,姑娘我已经嫁人了,否则你还真是第一人选呢?”

    “云霄!”萧云报了一个假名字。

    同时萧云长出了一口气,心道:“谢天谢地,也不知道是谁娶了这个多嘴婆娘,难道是个聋子,否则非被吵死不可,不过单论起她的模样尤其是那对可爱,还真是尤物啊!”

    萧云想着居然很没出息的咕嘟一声,又咽了一口口水。

    小烦认识萧云,当然认识,阴风谷中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大打出手,而且还直接的扯去了她的斗篷、斗笠,这让她对萧云时刻不忘,恨是恨到骨髓,又包含着惊和喜。

    随后两人又经过互相配合战斗,小烦对萧云的记忆更深刻,但是她并不知道萧云的姓名,她知道的萧云是梅剑山庄的庄主,血仙蝶唤他为“云弟弟”。

    “哈哈,看你那样子,色迷迷的,是不是被姑娘的可爱给迷住了····”小烦说着又是左右的晃了晃胸脯,顿时那对饱满颤抖了起来,萧云险些又被晃晕。

    “可爱?”

    只是想起这个名词,萧云的心中又是莫名的一痛,十年前的回忆又浮现在他的眼前。

    “小影,怎么这么几天你这里长这么大啊,是不是肿了,痛不痛?”一个瘦弱如豆芽的男子向着一个又黑又丑的但是胸脯鼓鼓的小女孩问道。

    “什么啊,这不是肿了,当然也不痛了,这是人家女孩子的可爱,你看可爱不可爱!”那又黑又丑的小女孩挺着一对凸起左右晃动着。

    “可爱,小影的可爱真可爱····小影,我能摸一下你的可爱不?”

    “你找打啊,女孩子的可爱怎么可以让人随便摸。”

    “就摸一下!”

    “找打!”

    顿时两人一追一打的闹在了一起。

    “哎!”萧云影叹了一口气,思绪又回到眼前,不知不觉间又有泪水滑落,看着这个胸脯极度伟岸的女子不由得一阵的恍惚,她似乎···和小影很像。

    像?怎么可能像?小影又黑又丑不说,那时候还只是个十来岁的孩子,而现在的小烦却是一个美得让人窒息的美人,而且人也比花清影丰满,体型更是让人狂喷鼻血,这么会像?

    但是萧云就是有一种错觉,感觉这小烦和花清影就是特别的像。

    “你很像我喜欢的女孩。”萧云是发自内心的。

    “低俗、老套、没新意,你这种搭讪女孩的方法本姑娘见的多了,换个方式讨我欢心吧,你这方式我都听腻了。”

    萧云冷哼一声,“我没心情,没有你相助,我同样可以进去,而且你留着我身边我也感到莫大的压力。”

    “为什么啊?”

    “第一你很神秘,武功也很高,至少我不是你的对手,你若算计与我,我没有把握能够逃脱你手。”

    “第二你是血仙蝶的人,她曾经算计过我,想致我于死地,而且前不久又算计了一次,我也不知道她的何种打算,所以我对她不得不防,对你也是一样。”萧云终于挑明了关系,希望这女孩知难而退。

    “我姐姐算计过你?开什么玩笑?我姐姐想要你死的话还需要算计,就是我也不用算计与你,要是动手的话我没有十足的把握完胜与你,但是要胜你也是不难,更何况我姐姐,他杀你,你连逃的几乎都没有。”

    “她是你姐姐?”萧云顿时睁大了眼睛。

    “是呢,是呢,姐姐管的我好严,尤其是不让我和他们的那些人说话憋闷死我了,我趁她不在就偷偷的跑出来了,本来也是想着和你一样的事情,只是我刚祭奠完我的夫君的时候,就发现你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