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遇到了阴风谷中相遇的神秘女子,这女子话语不断,简直是苍蝇投胎,让人厌烦无比。

    “血仙碟是你姐姐?”萧云顿时睁大了眼睛。

    “是呢,是呢,姐姐管的我好严,尤其是不让我和他们的那些人说话憋闷死我了,我趁她不在就偷偷的跑出来了,本来也是想着和你一样的事情,只是我刚祭奠完我的夫君的时候,就发现你了。”

    “那山脚下的孤坟是你的夫君?”

    “嗯!”那女子仅仅是出了一声,语气之中充满了哀伤。

    “那你可以走了啊,干嘛还要跟着我?”萧云不解的问道。

    “人家对你有好感啊,再说了你不也是看见人家就咕嘟咕嘟的咽口水吗,我们这叫奸·夫yin妇,狼狈为奸,你到底懂不懂?”

    “你能换个好词吗,什么叫做奸·夫YIN妇,狼狈为奸?”

    “哦、哦、哦,那叫什么,我夫君死了,你的女人死了,我们走到了一起,这不是奸·夫YIN妇、狼狈为奸又是什么?”

    萧云已经再也不想和小烦说话了。

    “和我说句话吗,至少我问了你的名字,你还没有问我的名字呢?”小烦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萧云也很好奇这个多嘴多舌的女子倒是是谁,只要知道了名字,就不难查出身世。

    “小烦,我叫小烦!”小烦欢喜的道。

    “你真的好烦!”萧云已经无奈了。

    “哈哈,我们一起走吧,我有办法混进去啊,放心我可是很纯洁的,绝对没有我姐姐那么多的算计。”

    “你的真实姓名叫什么,还有血仙蝶真实姓名叫什么?”

    “我叫小烦,我的姐姐叫血仙碟,其他的你还想知道什么,哎呀呀,忘了,我姐姐说了,我们的身世····无可奉告。”那女子笑嘻嘻的答道。

    真晕啊,萧云扶额,随即转而问道:“那你有没有杀我之心?”

    萧云虽然看不见那女子的面容但是他知道那女子一定会将他看的清清楚楚。

    “你猜,猜、猜、猜、猜、猜····猜来猜去也是猜不明白···”这姑娘还唱上了。

    “你一直的遮着身子一定有原因,告诉我为什么?”萧云也不想在这问题上再问,因为问了也是没用,所以问了点自己好奇的事情。

    “替亡夫守孝,终生不见生人面,尤其是男人,像你这样的···”

    “可是我却是见到了,你将怎么做?”

    “你已猜到,何必再问?”

    “动手吧!”萧云的手已经按在了剑柄之上,半步斩已如弦上之箭。

    “没有那么严重呢,我说过了啊,我对你很有好感,再说了,人的身子就是给人看的,看就看了呗,我愿意就行了,不过只是对不起亡夫了,他为我而死,至死都未曾碰我一下,为我终身遗憾!”

    “真是这样?我还以为谁看了你的真面容你就会杀了谁呢?”

    “怎么会?我可不是那种人,我双手不沾血腥的,真的,我很真诚的。”那女子说着挺了挺饱满的胸部,还有手拍的啪啪声响,顿时萧云的眼前就是一阵的晃荡。

    “你真诚:有多真诚?”萧云不解的问道。

    沉默····

    “让我看看你的眼睛,我就知道你有多真诚!”萧云突然道。

    “啊····”

    萧云不等小烦说话,就在她一愣之间一下子扯下那披风、斗笠,虽然小烦被萧云的话语所惊愣了一下,但也不至于被萧云一击得手。

    萧云突然间施展出了裂空道的武功,虽然是一伸手之间,但是却是一下子移动了一块距离,这一下子虽然小烦闪身,但是萧云却是突破空间障碍,一下子到了她的身边,一把扯下她的斗篷、斗笠。

    小烦很吃惊,若是刚才萧云施展出来的是一剑的话,那么那他肯定躲不开。

    萧云看似轻松,面上还带着微笑,但是身心却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裂空道的武功可不是轻易就可以施展出来的,那需要撕裂平行的空间,这需要凝聚度极高的气劲,这不是神话,要做到这一点很难。

    短时间之内凝聚出来的高强度气劲,任何撕裂这平行的空间,再从中穿过,这种内力的反噬绝对不是轻易就可以化解的。

    但是萧云必须这么做,因为只有这么做了才能够震慑小烦。

    他感觉到了这女人的杀意,现在无论是谁只要稍有杀意、有杀气他就能感觉的到,当初他之所以相信血仙蝶就是因为在她身上没有感觉到杀气。

    血仙蝶身上没有杀气吗?绝对不是,她手上沾的血足以让黄河变色,在她身上感觉不到杀气,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那只有一个可能,她在隐藏自己的杀气。

    开始的时候萧云没有想到这点,但是在金花夫人说出血仙蝶可能的目的的时候,萧云就想到了这点,所以在面部声色之时他已经对血仙蝶有了防备,所以那小巷他再也没有去过,而是出了山庄历练,寻求意境的突破。

    他感觉到了小烦的杀意,他也实在是害怕她发难,论起武功来萧云知道她比自己略强,单说意境之力她可以甩萧云三条街,和这样的人在一起萧云感觉浑身都不自在,但是被牛皮糖粘上甩也甩不掉,所以不得不这样。

    萧云宁可忍受着自身经脉的受伤也要震惊住小烦,让她不敢轻易出手,再者萧云体内的真气对受伤的经脉有着强大的恢复能力,逍遥决的内功心法绝不是浪得虚名,自称逍遥,习得可得自在。

    萧云将手中的披风、斗篷一抛,看着一脸惊愕的小烦,知道自己这一下已经起到了作用。

    “我从你的眼中看出,你并不真诚,你的脸上很真诚,但是你却有一颗杀我之心!”

    “你···真能看得出来?你离我这么近,是很危险的,你知不知道?”小烦眨着眼睛看着萧云。

    “危险?在你没有出手之前我一定先杀了你,你信吗?”萧云冷冷的看着小烦。

    “不信你,你虽然出手快,但是我出手却不仅仅是一个快,就好比现在,你看你胳膊上是什么?”小烦说着瞄了瞄萧云的胳膊。

    萧云一看却是胳膊上趴着一个一条黝黑发亮的大蜈蚣,原来就是在萧云扯下那斗篷、斗笠的一刹那,小烦也是放出了这只蜈蚣。

    “你别想以内力震开这只蜈蚣,它叫铁背蜈蚣,身上的甲片可以卸掉你的内力冲击,同时它的牙可以要穿钢板,更别说是你的衣服,而它的毒即使是野牛也撑不过三个呼吸。”

    “叽叽”一声尖叫回答了小烦的话,萧云的脖颈处一动,一道紫光闪过一只小松鼠样貌的小兽已将那铁背蜈蚣咬在口中,随着“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铁背蜈蚣被嚼碎,残肢碎断落地。

    随后那小兽跐溜一下窜到了小烦的肩膀之上,随后从她的脖颈处钻入她的衣服中。

    “哎呀呀,什么东西啊,它趴到我身上去了,哎呀呀,赶快把他弄出来,哎呀呀····”

    小烦不敢抓也不敢挠感受着一个小东西爬到了她的身上,在她身体里面乱钻,她清楚的看到了那状如松鼠的小兽眨眼间就咬碎了铁背蜈蚣,而且钻到了自己的衣服里,躺到了山沟间。

    “弄出来,弄出来····”小烦跳着脚大叫着。

    “我问你,你回答,否则我就你当知道后果····”萧云也本就是吓唬吓唬小烦,他知道则紫电貂剧毒,但是这紫电貂却也不会轻易要咬人,但是咬人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