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正说着那紫电貂却是非常配合的伸出小爪在那高高的突起上的一个小凸起上挠了挠,还以为那是一颗榛子,是它最爱的食物。

    “咯咯咯咯·····”顿时小烦笑的一阵的花枝乱颤,“你干嘛,你人好色,你养的宠物也是这样,弄得人家痒死了,快把他弄出来,弄出来,弄出来,你怎么能够这样,你想摸就说啊,我又是不让!”小烦的一张俏脸已经完全的变得通红。

    顿时萧云被打败了,他并没有指挥紫电貂,当然他也不惧那铁背蜈蚣,本来这紫电貂就藏在萧云的衣服中,也不知道怎么突然间就跑了出来,而且还钻到了小烦的衣服上之中,而且还是那种地方,或许是它也觉得山沟之中比较温暖也说不定。

    “拿出来,拿了出来,把它拿出来···”小烦挺着高耸的令人窒息的胸部向着萧云急切的大叫着。

    “厄···”萧云伸了伸手,还真是不好说怎样把紫电貂拿出来,这要是伸手来抓出来,明显的不合适,这是明目张胆的袭胸,这不仅是对女性的侮辱,就是他自己也会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出来?怎么出来?”萧云可是指挥不了这紫电貂,但是转眼间他的脸上露出了奸笑。

    “我问你,你为什么到天道山来?”萧云趁机威胁道。

    “你别让他乱动·····”小烦都要哭了,她感觉到了那小家伙已经用两只小爪保住了那颗榛子,真怕它一口咬下去。

    “说!不然,我就让它咬你,哼哼!”此时萧云居然想借着紫电貂威胁与她。

    “哎呀····”她发出一声尖叫,随后她笑了,但是笑比哭还难看,而且还有着哭音,因为紫电貂真的咬了,但是并不怎么痛,反而是有一种极其特别的麻痒感觉,像是电流般迅速窜满全身,让她笑出声来,原来那颗榛子被紫电貂含在了嘴里,不断的舔咬着····。

    “哎呀,还咬起来没玩了,你当我是你娘亲了不成,还在这里吃奶奶,我捏死你!”小烦的脸涨得通红,浑身绵软无力,但是心中更多的却是害羞和羞辱他认为这是萧云的所作所为,所以感到这是极度的羞辱。

    小烦愤怒了,那地方被咬了可不是好玩的事情,她一伸手抓住紫电貂,一下子抓了出来,但是她却是没有下手,她的眼中显出了震惊之色,似乎都已经忘记了疼,更是忘记了那处受到的侵入而感到的耻辱。

    “紫电貂?”小烦涨红的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随后变得一喜。

    “别废话,我问你你话呢?”

    “哼,看在紫电貂的份上,我就放过你对我的····,不过这小老鼠我要了!”小烦抚摸着紫电貂光滑的紫毛,脸上的红潮逐渐的退去,似乎身上的力量进一步的归来。

    “叽叽”顿时紫电貂对小老鼠这称呼并不满意。

    “紫电貂有毒,要不我看看你的伤?”

    “你这色狼,打的什么主意,让你的小兽咬了人家的那里,然后就想伺机占我便宜是不是,哼,紫电貂的毒根本就毒不死我,不过你要死了”小烦的双眼之中露出了凶戾之色。

    “我可以告诉你,凡是见过我真面目的男人都要死,即使是我的夫君也没有见过我的真面目,我已经发过誓了,他没有见到的也绝对不允许任何男人看到,所以你也不例外。”

    “但是我现在不能杀你,因为我姐姐不让我杀你,否则你早就死了,但是姐姐说过现在时机未到,待到了时机你必死无疑。”

    萧云眯了眯眼,感受到小烦的浓浓的毫不掩饰的杀意,当然才他的话中也可以想象的到血仙蝶的确是在利用自己。

    “害怕了,被我姐姐盯上的人就是阎王不收你,她也会收了你,不过,你现在还不能死,怎么样,要不要搏上一搏?”

    “怎么搏?”

    “我姐姐留给你了一套意境指点之法?其实那是真的,而且还是很高深的意境,即使是我也比不上,你为什么不修炼下去呢?”

    “那根本就是她的一种阴谋,我不会受她算计?”萧云冷言道。

    “那不是阴谋,那只是一种利用,不过即使你想不被利用也是不可能,因为你已经深处旋涡中心,你该怎样摆脱,你只有被利用下去,而且被利用不是正说明你的存在的意义吗?”

    萧云点了点头,“你说的很对,如果连利用的价值都能没有了,那实际上是我的失败。”

    “对吗,就是这样了,直到你完全没有了利用价值姐姐才会对你出手不是吗,所以你要变强,变得一直的都被姐姐利用下去,同时那你有能力的话也会摆脱这种利用,把利用变成反利用这样不好吗?”

    “你的杀气在减少,而且隐藏在了身体深处,现在不想杀我了,还对我说这些鼓励的话,你有什么目的?”

    “因为我不想让你死在我姐姐的手上,你见了我的真面目,所以我也亲手杀了你,才能对得起我那死去的夫君,我知道这个很难,所以我也要进步才能办到这一点。”

    “其实我对你还是很有好感的,所以杀了你我并不忍,但是我已经发过誓了,所以我希望你的武功很强,只有你很强我杀不了你,才会留的你的性命更不会让我毁掉誓言,而且你也是我武功进步的一个动力,不是吗?”

    “我看得出来你对你的夫君并不是真心,否则也不会如此的自欺欺人了。”萧云冷冷的道。

    “本来我是真心的,但是你对我的感觉很熟悉,看到你就像是看到我的夫君一般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怪,让我对你下不了手,所以我的心开始背叛了我的夫君了,更何况那时候我们还都小,不过十岁,根本不懂得男女之事,现在我大了····”

    少有的,这小烦的脸上又挂上了一层红晕。

    “你明白我的意思?”小烦问道。

    “不明白!”萧云淡淡的道。

    其实他哪里是不明白,而是不想说明白,对于感情的事情他真是最感到无奈,只是他想不明白的是为何自己不想沾花惹草,却总有花草送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