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萧云哪里是不明白,而是不想说明白,对于感情的事情他真是最感到无奈,只是他想不明白的是为何自己不想沾花惹草,却总有花草送上门?

    其实萧云真怕他自己受不住这女人的诱惑,而心中有了她的影子,毕竟这是他的软肋:好色!

    “哼!那你到底想不想去祭奠你最喜爱的女人啊,同时顺便寻些宝物,说不定你运气好,还能获得一件半件的神兵、神功秘籍什么的呢?”

    此时的小烦就像是一个小女人一般的歪着头看着萧云,同时伸手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小烦的这个动作让萧云一时失神,这个动作她太熟悉,熟悉到做梦都会梦到,梦到一个又黑又丑的女孩伸手捋着额前的秀发向着自己笑。

    “你这个提议还是可行,不过我不想你随着我走,必定你杀我之心不灭,在我身边我寝食难安,把紫电貂还我。”

    “哈,我知道了,你在害怕,你在怕什么?”小烦说着竟是一下子贴近萧云,那丰满的伟岸一下子压在了萧云的身上,令萧云都感到窒息,全身的血液都加倍的流淌,同时感到鼻子处有点热乎乎的东西流出来。

    萧云伸手抹抹了,同时淡淡的香味传到萧云的鼻孔之中,顿时让他的鼻翅不由得扇了扇。

    “香吗?这可不是一般的香味,这可是少女才特有的体香,而我的体香自是与别人的不同,我自幼被百花浸泡,身体之上更多了一缕花香,好不好闻,好不好闻,好不好闻吗?”

    小烦说着还特别**性的用芊芊玉指轻轻的划着萧云的额头,再加上胸前传来的压力和温暖,就是太监遇到这种情况怕是也要动情了。

    但是此时萧云的眼角滑下泪水,一滴滴的滴下,这香味太过熟悉,也离他太过久远。

    那是什么时候,他一个人蜷缩在茅屋中的一堆茅草上,本以为就死却不料一个又黑有仇的女孩踏着芳香而来,那味道是那样的好闻,那样的沁人心脾,那是一种混合着百草香的气味其中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属于花草之类的香气,这种味道让他为之着迷。

    这是属于花清影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这种味道在萧云的心中已经深入骨髓。

    响起花清影,又想起她就身死在这片大地,不由伤心难过,同时这久违的清香让她又不能自抑的响起他和花清影生活在这里的一幕一幕。

    小烦也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不同,她抬起头替他抚去眼角的泪光,“怎么了,开心的哭了?”

    萧云推开小烦,摇了摇头道:“没有,我只是想起了那个短命的女子了,她身上也有着和你极其相似的香味。”

    小烦眨巴着大眼睛却不说话,心中不知在做何想。

    “你吃花吗?”萧云看了看四周,见不远处生长着一朵野花,上前采了下来递给小烦。

    此时他很激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举动,他真的希望小烦喜欢吃花,在他的脑海中小烦已经和花清影渐渐的重合。

    “这是臭菊,很臭的,你看这花这么完好,知道为什么,连虫子都不吃的。”小烦一巴掌拍飞了那朵野花。“跟我走吧,我想办法带你去寻宝。”

    小烦说着伸出芊芊玉手,示意着萧云跟他走。

    不由自主的萧云伸手拉着,就像是十年前他拉着花清影的手,任由她拉着漫山遍野的跑。

    小烦一愣,心中一怒本将这手拍开,她的手又岂是哪个男子可以轻易牵握的,但是见萧云一脸神往的表情,不由得心中一动,似是想到了什么微微一笑拉着萧云向前跑去。

    不远处哪个小茅屋已经不再,那里只有光秃秃的什么也没留下,只是不远处的枯井还在,萧云还记得那枯井之中有个地洞,在那个地洞中似乎···

    萧云一惊,似乎想到了什么,那不可能是小影挖的,那地洞是本就存在的不过是被小影发现了,那似乎还有一面墙壁,墙壁上似乎画着什么图案。

    看了一眼那个枯井,萧云的脚步突然停住,不仅仅是他,小烦也是驻足,看着四周,半晌她才回过头来看着萧云,又将眼光落在两人紧紧相扣的手上。

    “你打算占我便宜到什么时候?我可是有丈夫的人,虽然我丈夫早已死了多年,但是也不允许我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你放不放手,不放手的话我就放蜈蚣咬你了。”

    萧云很尴尬的松开手,他的手中还留有她身上特有的香味。

    “叽叽”紫电貂窜到了小烦的肩头上看了看萧云,嘴上好像叼着什么东西,随后又从她的脖领中钻了进去,躲进了山沟里。

    “紫电貂为什么喜欢你,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他喜欢的东西?”萧云不解的问。

    “和你一样,好色!”

    “收声!”小烦说着蹲了下来,萧云也随后蹲下,不远处却是来了一行的巡逻队伍。

    两人看着这一行的巡逻队伍,越走越近,已经确定是向着这边来的,这边地势还是比较的开阔的,要是到了近前,两人定是难以隐藏。

    “躲到井里去?”萧云提议道,其实他是想着到井里面的山洞之中去看看,那副图说不定就与父亲的宝藏有关。

    现在萧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将这样的大秘密告诉眼前这个还是要杀自己的人,他只感觉眼前这个女人好熟悉,还亲切,好温暖,但是这种熟悉、亲切和温暖却和他在血仙蝶、柔姑娘身上的感觉不同。

    小烦给他的感觉就像是最亲密的人,无话不谈的朋友,最亲密的爱人的感觉,而血仙蝶和柔姑娘给他的感觉却仿佛是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

    “干嘛躲起来,这就是我想的办法啊,随我来。”小烦说着却是挺身站起,这一站起,立刻就被那一队巡逻人员看到。

    “什么人?”其中一人一声大喊顿时所有的人都被惊动。

    “快跑,快跑····”

    小烦向前奔跑,萧云在后紧紧相随,边跑边向后回头看,“快跑,快跑,被发现了,被发现了,快跑···”

    小烦的嘴里叫着快跑,其实跑的并不快,萧云无奈的摇了摇头,紧跟着她。

    “看吧,那几个笨蛋追来了,等会看我弄死他们,然后夺了他们的的衣服,这样我们装成天道盟的人不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混进去了吗,真笨!”

    “把他们引过来杀掉,这活是你干还是我干?人家是女孩子呢,双手不沾血腥的。”

    萧云想了想道:“我暂时不想杀人,还是你来吧!”

    本来杀人这种活萧云是男人当仁不让,怎么能叫一个女人去杀人呢?这不是萧云的性格,但是现在他却是不能动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