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杀人这种活萧云是男人当仁不让,怎么能叫一个女人去杀人呢?这不是萧云的性格,但是现在他却是不能动手。

    萧云现在有难处,血仙蝶给他留下的剑意虽然没有完全的闯过,但是那剑意已经深入脑海,如同印在了脑海中一般,与自己的意境还十分的契合。

    萧云抛不下这剑意,所以他心中的煞气已经在胸中凝聚,杀人是能够释放煞气,但是却也促进煞气的成长,萧云想着的是要将这剑意抛弃,而不是修炼大成,所以他能不动手的时候就不动手。

    “你还是不是男人,这样的活还要我一个女孩子干,人家的斗笠都被你抛掉了,我这样子岂不是被所有人瞧见了,我不干.”

    “那就我来。”萧云也不废话,说着已将手按在了剑柄之上。

    “还是我来吧,你们男人啊,就喜欢暴力,也不知道温柔这点····万一弄破了他们的衣服,沾上了血,那就不能穿了。”小烦说着还来了个大喘气,随后嘻嘻的看着萧云笑。

    她的前半句话确实让萧云心中震撼,因为梦倪裳就一直的这样和他讲,每次完事之后梦倪裳都是一脸绯红疲惫至极的说弄得她疼得不行,要他温柔点,别这么粗暴。

    作为一个男人被自己的女人如此抱怨,他心中也是憋屈的很,但却是无法向人请教,方才听小烦如此一说顿时心中羞愧难当,但是仅仅一个大喘气之后她又将萧云拉回现实。

    “快跑,快跑,追上来啦被他们逮到咱们就没命了···”小烦似是焦急的很,拉着萧云“玩命”的跑,两人“跌跌撞撞”的一路“逃命”却是那追来的十二人越来越近。

    十二个人的巡逻队伍,其中九男三女,扇面形铺开,这是要将两人包围。

    “哎呀呀,被包围了,被包围了,人家还是女孩呢,还没有尝试过做女人的滋味,我还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听那声音任何人都以为这是一个被吓得已经失去了方寸的女子,声音不大但也是不小,所有的人都已经听到。

    萧云会心一笑,这演技真是绝了,难道女人骗人都是天生的,要不是自己一直的跟着她自己也要上当。

    “还是一个女孩,还没尝试过做女人的滋味,那是什么啊?”萧云假装不懂的问道。

    “要你管?”小烦白了他一眼,嘴角撇了撇。

    两人在“拼命”的跑,十二个人“拼命”的追,这一追一逃的很快就到了人迹罕至之处,在这里曾经就掩埋过数十具尸体,那些都是当年被花清影毒杀的人的尸体。

    十二个人围了上来,却是一惊,就将萧云一身的紫黑色长袍披身迎风飘摆,一把紫黑色的剑鞘握在手中,目光灼灼,显得杀气腾腾。

    而一旁却是站在一个美艳至极的女子,一身桃红色的衣裙也是随风飘摆。

    她的身材纤细婀娜,但是胸前的一对饱满却是硕大无朋,倒是显得与那婀娜的身子很不相称,尤其是她的面容,看起来似有三十岁左右的年龄,但是她的眼神灵动,却又像是十八九岁的少女,说不出来的诡异。

    此时这那看起来极为诡异的艳丽少女,面带着微笑,晃动着腰肢缓缓上前,连带着胸前那一对饱满上下的颤抖,顿时这些男人的心也随着上下的颤抖起来。

    “你们这群卑鄙无耻的天道盟门人真是太可恨了,连我们小青年的约会你们也要打扰,可知道打扰本姑娘约会是个什么下场,看你们是初犯,本姑娘有好生之德,暂且不杀你们,男的留条短裤光,女的全脱精光,本姑娘只要你们的衣服,不要你们的命。”

    “说什么混账话!”天道盟的一个女巡逻大怒,就要动手。

    “哎呀,就说你,我看中你的衣服了,你在你们三个之中也算是比较丰满的了,你的衣服也够宽敞,本姑娘要了,只是你太脏,衣服更脏,你为什么不洗澡,本姑娘穿上你的衣服会让我浑身的不舒服,所以本姑娘必须惩罚你,这个惩罚就是····死。”

    小烦说话间人似乎已经化成到虚影眨眼间就到了那女子面前,手一扬一道寒光射出,原来是一支细小的梅花针。

    梅花针细小犹如发丝,扬手发出就听得“哧”的一声轻响,就已经射入那女子的咽喉处。

    小烦收手,那女子的眼中尤带着不可置信,但是她自己却是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哎呀呀,太不抗打了,一下就死了,喂喂喂,她死了,你们呢,是脱还是等本姑娘动手?”

    所有的人都震惊了,此时那被针射穿了咽喉的女子依旧是瞪着大眼,至死也不敢相信,她死不瞑目,死而不倒。

    “本姑娘可没有好的耐心,你们再不说话本姑娘可就要动手了·····”

    小烦说着手中一晃却也不知道从哪里抓出一把宝剑来,正是她的那把千幻流刃。

    千幻流刃看起像是一把剑,弯弯曲曲的,但是一抖之剑,剑身四散,却像是千把宝剑一般,原来这一把剑却是数把剑身叠加在一起而成。

    千幻流刃配合着她参悟修改的百花幻刃而成的千幻流影穿柴在人群之中,剑剑点人咽喉,仅仅是一个呼吸,十二人之中九人咽喉中剑,两人中针,其中领头那人武功最高却是中毒而死。

    “哈哈,叫你们不听本姑娘的话,否则的话还可以保住一条性命呢,只是可惜,现在却是死翘翘了。”

    小烦说着还偷眼看了一眼萧云,当初萧云那一招摘走她的斗笠和斗篷让她十分震惊,同时心中也埋下了阴影,所以她也要给萧云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自己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所以小烦亲自出手杀人,而且以最直接、狠辣的手断眨眼间杀死十二人。

    “这就是你所说的温柔?还不是一剑杀死?”萧云不解的问道。

    “你懂什么,这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你难道没看到他们看我的眼神,难道就没看到我眼中的的温柔,他们死了也开心。”小烦说着伸手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胡说八道!”

    “哎呀,别说废话了,快把这些尸体处理掉,我们赶快换上他们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