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烦说完开始扒死者身上的衣服,那第一个被她用梅花针杀死的女人很快就被扒了一个精光,就连内衣也没保留,然后一脚把她踢开。

    “你也快点,扒光一个人的衣服换上,别耽误时间,还有,不要偷看我换衣服,你这色狼最喜欢干这样的事情,你要是敢偷看,哼哼哼·····”

    萧云没等她说完转身就走,拉着一个身材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去了,即使是这样他也清晰的听到小烦那絮絮叨叨的声音。

    “本姑娘冰清玉洁,如那冰山上的雪莲花,怎么生的这么好,看我这玉臂如藕,看我这玉指如葱,看我这峰峦叠嶂····”这边已经开始自夸上了。

    萧云走得远远的,闭上眼睛,将内力运到耳朵上极力的捕捉周围的动静,片刻之后睁开眼开始换衣服。

    很快萧云换上一身天道盟弟子的衣服,但是并没有像小烦说的那样换了全身,仅仅是换了一个外套,然后将自己的剑藏在了背后,把自己的衣物一股脑的塞进那神秘的世界之中去了。

    萧云伸手提着一把刚刚捡来的剑,扭头看去却是没有发现小烦,又等了片刻,心想着她一定早就换好了衣服,这才转身回来。

    萧云走到刚才厮杀之地,此处只有十二具尸体,其中还有两具被扒了衣服,尤其是那个女的被扒了一个精光,全身白花花的躺在那里,到让萧云有些不适,也就不去看她。

    寻了一圈倒却是不见小烦,也不知道她躲到哪里去了,难道是撇下自己跑了?

    萧云想了想却是苦笑,随即脸色一变,因为紫电貂还在她的手中,难道她的目标是紫电貂?

    萧云急切间四处寻找,终是不见,也不知去了哪里,正找寻间却见那处古井处冒出一个人头来。

    “哈,我就知道你个色狼会偷看人家,想要看就光明正大的看嘛,还偷看做什么,真是卑鄙、下流、无耻····”

    小烦说着从那古井中钻了出来,身上还在系着衣服。

    “这衣服看着挺肥大的,穿着还是这么的窄紧,难受死了,勒的我都喘不过气来。”

    小烦嘟囔着走到萧云身边,口中不削的吐出两个字:色狼!

    她去了井里换衣服?她发现了那石洞了吗?萧云心中一惊。

    “你去古井里面去了?”

    “我又不是鱼,我去井里干嘛,你这人怎么这么奇怪,刚才就说要躲在井里,现在又要去井里去,难道井里面有宝藏啊?还是说你是鲤鱼精转世?”

    萧云看了看那里似乎躲不住人,难道是借着井台躲避着我的偷窥不成,想到这里萧云顿时又是一阵的尴尬无比,自己真的被人当成色狼了。

    “喂,你说,穿瘦衣服这么难受,你那小情人怎么就喜欢束胸呢,难道她就不难受?”

    “小情人?束胸?”萧云有些迷糊。

    “对呀,就是一直跟着你的那个穿着粉色衣服的老女人啊,刘海遮住半张脸的那个,就像是半面书生一样,那一半脸一定是长满了癞痢疮,不敢见人,所以用刘海遮起来了。”

    “她叫丰小依,不是我的小情人,是我父母指腹为婚的妻子,只是我先有了倪裳,所以我也只能对父母不孝了,更是对不起小依姐了。”

    “小依姐生的很美的,至少比····呃呃,她很漂亮,是我见过的女人之中最漂亮的,只是她那半张脸上确实有些瑕疵,他受过伤,脸上有几处伤疤,而那伤疤处却是画上了梅花,做梅花妆,也是美煞人了,而那缕刘海只不过是她最得意的发型而已。”

    “真话?”小烦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萧云。

    “真话!”萧云点了点头。

    半晌小烦才道:“看你很真诚,相信你了。”

    萧云笑了笑,其实他一点也不真诚,他知道丰小依之所以垂下那缕刘海不只是她最得意发型,而是遮挡着她的那只神秘的左眼。

    萧云很开心,因为他也学会说谎了,至少可以瞒得过眼前的这个小烦,就是不知道他的说谎技术能不能瞒得过血仙蝶,能不能骗得过自由联盟的人而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能不能骗得过天道盟的人。

    “你不知道你那小情人束胸吗?哎呀,难受死了····这衣服真瘦。”小烦说着不断的扭动着腰肢,拉扯着自己的衣服,似乎是想让自己舒服一些。

    “什么是束胸?”熊阿姨不懂的问道。

    萧云这个真的不懂,也真的不知道丰小依束胸,不过他也发现过丰小依的不一样,开始的时候他开始见到丰小依的时候没觉得她有什么傲人的可爱,但是随后却发现她胸前的那对可爱确实是可爱极了,甚至让他忍不住偷着瞧,特别是在阴风谷内还险些被其引诱的失身。

    “束胸就是····”小烦说着双手在胸前挤了挤,顿时那顿可爱越加的可爱了,简直就像是突然“长大了”一样,顿时萧云又是鼻血长流。

    “哈···狼性毕露了。”小烦挺着胸得意洋洋,伸手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那个···我们走吧。”萧云尴尬的道。

    “不急啊,这样就走了岂不是让别人怀疑?”小烦说着弯下腰将那女子的身体翻了过来,萧云顿时扭过头去。

    “假正经,不看白不看哦,看了也白看,反正她也不介意了,而且你不是还想偷看吗,现在人家都摆在你的眼前了,还不看,错过这个机会就没有下次喽····”

    小烦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盒子,从中挖出一团黏糊糊的东西均匀的抹在了那个被他剥光衣服的人脸上,随后又挖出一团抹在了萧云扒去衣服的人脸上。

    “你有没有在他们身上找到什么东西?”小烦问道。

    萧云提了提手中的剑,示意了一下,表示找了这把剑。

    “没前途啊你,你就不搜搜身,难道就知道捡一把剑?让你全身都换了你就换一个外套,显的你很聪明不是,那我问你,别人问起你的名字的时候你怎么说,你有什么证明你的身份?”

    “身份还要证明?”萧云瞪大了眼睛。

    “废话,你想天道盟的人上上下下也有几十万了,整个武林之中被其囊括了三成有余,否则也不会成为武林第一大势力,整个天道盟的人互相不认识很正常啊,彼此之间怎么证明身份就很重要了。”

    的确他们是需要身份证明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