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道身份证明,萧云却是忽略了。

    “诺,看看,就是这个,这东西就是证明身份的象征。”小烦手中正抓着一个铁牌,铁牌上刻画着图案和文字,萧云扭头看了一眼,却是没有看清。

    “峨眉派唐玲,看到了吧,这就是身份的象征,现在我叫唐玲,你可别给我弄露馅了,你叫什么名字啊,赶紧找一个铁牌,记住上面的名字,也就是你的化名,你可千万别说你叫云霄,被人知道姓名可是不妙了,至少你也要改了名字,别叫云霄了,名字倒过来,弄个假名,叫萧····”

    说道这里小烦身子一颤,张着嘴半天却是没有说出话来,别说是她就是萧云也是心中大震,看着小烦的样子,一颗心也是砰砰直跳,心道:“莫非她已经窥透我的身份不成?”

    “算了,这个名字你也叫不起!”她的声音已变,似是哽咽,转过身去,还抹了几把眼泪,看来却是心中难受,不由得落泪,也不知道她为何会落泪。

    “怎么了,突然就哭了,我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怕女人哭。”萧云揶揄道。

    “你叫什么名字不好,叫什么云霄,害我····哭了。”小烦是真的哭了,不是伪装。

    “一个名字而已,你至于吗?”

    “至于,你的名字让我想起了伤心的人,伤心的事了,你要赔偿我····”

    其实小烦的心中确实是在暗骂:“叫什么名字不好,却是偏偏和我那死鬼老公的名字一模一样,要不是你长得这么英俊、威猛和他那豆芽菜一般的身体有着天壤之别,我还真的以为你是他呢?”

    “怎么赔偿?”萧云真的是怕女人哭。

    “小耗子给我了,哎呀···”

    就在这时候紫电貂又咬了她一口,对她口中这个“小耗子”十分的不满,这还不如叫“小老鼠”呢,所以紫电貂狠狠的给她了一口表示给她一个提醒。

    当然此时的紫电貂已经认她有着好感,自然也不会真咬,咬是咬了,但却是轻尝则止,并没有咬破皮肤造成流血,但是毕竟咬的位置让她难以启齿,而且还真的是很疼,尤其是在男子面前让小烦感到极度的害羞。

    萧云也取了一块铁牌,拿着铁牌让他又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花清影来,他的身上有着一个铜牌,乃是冰宫不泪天的,乃是血仙蝶当时送给他的,只是当时的铁牌上只有门派的名字,却没有姓名,看来现在这铁牌却是经过改版了,毕竟已经过去了十年了。

    萧云看了看铁牌后面刻着“武当派陈山”,他牢牢的将这名字记住。

    小烦弯腰在两人脸上一撕,却是撕下两张薄薄的面皮来。

    “人皮面具,惊奇吧,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本姑娘的易容术,不是跟你吹,本姑娘的易容术天下无双,独步天下,管保没人可以看得出来,虽然我这易容术比不得那千幻琉璃的千幻神功,但也相差不多了。”小烦得意洋洋的向着萧云吹嘘。

    “你会易容术?千幻琉璃是谁?”萧云又一次感到震惊。

    “当然会,易容术是我从小就开始修习的一项本领了,没有这个本事我早就死了,我那小老公到死也不知道我的真面容,原因就是我带着这人皮面具。”小烦说着垂下头来,手中握着两种人皮面具,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萧云知道她一定是想起了她的夫君来,也知道她心中难过,也不知道如何劝说与她,他知道这种痛苦,因为他就经常的想起花清影,这种感觉时常的缠绕在他的心间,那是一种心似油烹的感觉,痛苦无比。

    只是片刻之后,小烦叹了口气,摸了一把眼泪,“死了(读liao),死了,人一死百了,他已死了十年了,也该安息了,我发过誓永远的是他妻子,一生不在嫁,这个誓言我终生谨守,即使遇到让我心动的人也不能改变我的誓言。”

    小烦说着看了一眼萧云,向萧云传达了她的心思。

    萧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千幻琉璃是谁?”

    其实萧云对千幻琉璃并不好奇,但是其中却有“琉璃”两字,让他心中一紧,不由自主的想起梦琉璃来,他心中不知怎的有了一种奇怪的念头,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了一处。

    “千幻琉璃据说没有人知道她的真面目,素有千幻之称,她是天道盟盟主元浪的妻子,琉璃两字乃是说明她人长得极为漂亮就像是琉璃一般,她有一门绝世得易容术叫做千幻神功,把易容术运用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我自小就修习这易容术可是远不如她。”

    “千幻琉璃的千幻神功易容术玄妙无比,我曾在阴风谷中见过她一面,但是我却是看不出丝毫的蛛丝马迹,或许是她千幻神功的易容术的高明,更有一种可能那时候她没有易容,但是千幻琉璃的易容术在江湖上公认的第一,没有与之相提并论的。”

    “你说的这个千幻琉璃我见过,也是在阴风谷中,她的武功很高,手中使得是一把铁尺,纵横捭阖,即使是小依姐的霸剑也难以抵挡。”

    “我也见识到了,她的铁尺可以轻易直接的摧毁我的千幻流影,但是她挡不住我的毒,挡不住我的暗器,我想我们之间比斗的话,胜负在五五之间,只是他号称千幻,我不知道她的真面目,所以被偷袭的话我就只有死路一条。”

    “你也易容啊,难道你对自己的易容术这么没有信心,会被她轻易的发现不成?”

    “那倒不是,我相信她即使可以看破我的易容术,但绝不是轻易就可以发觉的,但是我有一个特点怎么遮掩也遮掩不下去,只要见过我的人一眼就可以认出了,所以我的易容术可以说是已经废了。”

    小烦心下难受,叹了一口气,自己修习了很多年的本领就此废去实在是不甘。

    萧云也明白,全部是因为她的胸部太过傲人,无论怎么易容,这点也是遮掩不下去的,而且让人一看就会被这对硕大无朋的可爱深深的吸引,而且记忆深刻,一下就会被人识破,所以易容术对她来说真的是废了,但是要是面对着没见过自己的人呢,那就有着大作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