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容术并不是一点作用没有,小烦说着自己的易容术是废了,但是她依旧将人皮面具贴到脸上,就在萧云的面前大变活人一把,一个清丽脱俗的少女转眼间就成了另外一个人,随后萧云在他的手下也玩去的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好难受,喘不过气来,穿瘦衣服真难受,这样子看起来还真是难为了那小依姑娘了,为了吸引情郎的目光居然还束胸,敞开心扉,自由自在的多舒服,只是可惜了小依姑娘的一番苦心了,受了这么大的罪,却是得不到那人的心,哎呀,我都感动了,那个人怎么就不会感动呢,难道那人是木头,抑或是生理功能不全,或是太监····”

    “唧唧哇哇,咿咿呀呀,唧唧歪歪····”这小烦姑娘的嘴就是不停。

    这一路上小烦可真够烦的,这嘴就絮絮叨叨的不停,萧云开始的时候还认真的听,但是后来也就烦了,逐渐将心神沉浸在了武功的修炼之中,逍遥决的内功心法就有这个特点,即使是走路、休息的时候都在运转内功。

    “什么人?”一块山石之后突然间站起一人,手拿一把宝剑正对着两人大喝。

    萧云连眼皮都没有挑一下,一边的小烦已经嬉笑着上前,“这位同道怎么称呼,我二人乃是天道盟的成员,我乃是峨眉派的唐玲,他是武当派的陈山,我们两人情投意合,乃是情侣,这次乃是奉盟主之命前来巡查。”

    那人哈哈一笑,“既然是同道那就过去吧,前面就是葬仙山禁地了,盟主正在调遣人员守住葬仙山谷口,你们赶快去吧。”

    “哈,那就多谢师兄了,我还不知道师兄的名字呢,你看师兄连名字都不告诉我,要是师兄死了,我都不知道去祭奠谁去。”

    小烦说着已经一步步的走进,她的脸上带着笑容,这面容虽然是假的,但是却和真的一样,那笑容是那样的灿烂,让人那样的温暖,当然更加灿烂的却是一道剑光,更加温暖的是喷洒出来的鲜血。

    剑是唐玲的剑,血是这师兄的血,那师兄被小烦的可爱吸引住了,正在狂吞着口水,虽然听出了小烦的杀意,但是却来不及反应,被一剑割断咽喉。

    小烦嬉笑间将人斩杀,然后剑身上的血在这人身上蹭干净,但是那人还没有倒,眼中露出了不可置信。

    小烦的剑太快,快到他还没有感到痛,就见到了飞溅的鲜血,但是紧随着生命随之消逝。

    身体缓缓的软到,正好躺在了他刚才掩藏身体之处,即使走到近前不知道的话也难以发现这里躺着一具死尸。

    “为什么杀了他,本来我们就可以顺利的混进去?”

    “杀了他因为他的眼神让我讨厌,和你的眼神几乎一模一样,都是色狼的眼睛。”小烦狠狠的瞪了一眼萧云,但是萧云并没有感到她的杀意。

    “如果我杀了他的话,定会被人发现,你想天道盟会不会乱,趁乱我们才能更好的混进去,不是吗?”这才是小烦的目的。

    “还有·····”

    萧云已经不想听了,抬脚向前走去,小烦跟着依旧说着理由,但是现在的理由已经不是理由了,就好比说杀了他是为了他好,为了他的家人好,让他少受罪,让她的家人再也不用担心他的安危了,因为他已经死了,以后可以心无牵挂的活着。

    萧云真想反驳他几句,但是他忍住了,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开口,就会引来小烦更多的话题。

    人越来越多,盘查的也是越来越紧,小烦依旧是多言多语,嘴里依旧还是絮絮叨叨,也不知道是在念经,还是在干吗,但却是没有在杀人。

    葬仙山山势险峻,尤其是山谷深处,远远的看去峰峦叠嶂的,令人心神不由得为之飞跃,有一种天高任鸟飞的感觉。

    到了葬仙山山脚下,却是比较的荒凉了,抬头望去,单间云雾在闪耀升腾,好似神仙仙境一般。

    “会不会在这山上?”小烦嘀咕着示意萧云拿出藏宝图来看。

    藏宝图上清晰的标识着花清影的孤坟所在,萧云道:“在葬仙山的脚至山腰之下,属于禁地外围了,这里面埋葬的都是天道正教的门人弟子,她的坟就在里面。”

    “咦,看不出来,你的小女友还是天道盟的人?”

    萧云摇了摇头,“不是,当初我和她是被天道盟盯住的人,迫于无奈加入天道盟其实乃是做为了人质一般的存在,最后天道盟下手想要杀死我们,最后我逃得一劫,她却是惨遭毒手,葬身与此。恰巧我有一位好友,将她的尸身收了,然后以天道正教的门人弟子身份埋葬与此。”

    萧云说着心中悲痛,说的也是情到深处,伤感之情寓意言表。

    半晌没有小烦的搭腔,这很不正常,平时她说话可是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的,现在却是怎么了?

    萧云摇了摇头,虽然不能将这分伤心之痛抛出,但是已经深深的隐藏到了心底,他抬起头来,却是一惊,发现小烦正在抹着眼睛,似乎也正在哭泣。

    “你怎么了,小烦?”萧云发自内心的关切道。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什么都好,就会惹人家伤心,弄得人家想起往事来了,你所说的一切就像是发生在我身上一般,我能不哭嘛,你这人怎么这么会煽情,怎么这么会讨女人的欢喜,我明明已经发誓不在嫁人,我这颗寂寞的心又被你挑拨的春·心萌动了,你说该怎么办,你要负责到底····”

    萧云什么也没说,扭头就走。

    葬仙山就在眼前,而且巡守的人明显多了起来,很显然此处已经属于严守的范围之内了,但是葬仙山也是一座山脉,怎么可能只有一条路,只不过眼前的这条路比较的直接和宽敞罢了。

    天道盟的人随处可见,两人夹杂在其中倒也并不太显眼,倒是小烦的那一对可爱真的是可爱的不行,是男子见到都忍不住多看几眼,甚至还有一位仁兄一直的盯着小烦的那处“高山”看,一不小心摔倒滚落到山沟之中,摔死了。

    萧云也在叹息“害人不浅”,同时对于“色”也有了一个更深的认识,“色是刮骨钢刀”这句话一点也没错,但是偏偏这里却是自己的软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