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一直的盯着小烦的可爱看得入神,一不小心掉山沟之中摔死了。

    萧云也在叹息“害人不浅”,同时对于“色”也有了一个更深的认识,“色是刮骨钢刀”这句话一点也没错,但是偏偏这里却是自己的软肋。

    倒是小烦咯咯直笑,“好色也要付出代价的,即使是看一眼也要丧命,这就是本姑娘的本事,天生丽质,我爹娘给的····”噼里啪啦叽叽歪歪·····又来了,这滔滔不绝的话语就像是黄河决堤一发而不可收拾。

    两人一路上经过的盘查也是不少次,不久之后两人明白,这里的人都是互相的盘查的,所以在遇到人的时候,萧云就上前主动的盘查起来,如此一来更是不让人怀疑,两人一路坎坷倒也混到了山脚之下。

    再往前走就是进入葬仙山的范围了,这里属于天道正教的禁区,所有的外人都不允许进入。

    两人不断的在边缘上游走,似乎是在巡查,左右看了看无人,当下一矮身两人钻入禁区之中。

    所谓禁区自然是少有人来,杂草丛生,而且两人所到之处也是人迹罕至的所在,并非是那埋葬区。

    两人小心的移动着身形,这里面已经不见人迹,但是也绝对不是绝对的安全,天道盟的其他门派的人是不允许进入,但是天道正教的人可以被直接的派入其中,这里虽然是禁地,那是对一般的天道正教的人而言,对非正教的人而言。

    绕来绕去,两人远远的就看到一片坟茔,这处极度荒凉,杂草已经爬满了整个坟茔,看来只要掩埋在这里就不会再有人来祭奠,否则也不会如此的荒凉。

    只是远远的看着着片坟茔,看着其中的荒凉,想到花清影就躺着里面,心中的悲痛难以言表,眼泪又是止不住的流下。

    小烦很乖的没有说话,这种心情她很懂,在山脚下那座孤坟处她不也是这般的悲痛?

    “就在前面吗?”

    “嗯,就在前面!”萧云看了看夏玉琦给他绘制的地图,确信的点了点头。

    “那是你缅怀故人之处,我这人很容易受到环境感染,受不住这种悲凉,怕会引起我心中悲痛,难免的伤心难受,不如你自己去吧,我在这里给你把把风。”

    “也好,我正有许多心里话要与她说说,在她坟前烧上一把纸,上上几炷香。”

    “嗯嗯,你去吧,我在这里给你防守着,一旦有人闯入我会给你发讯息,免得被人发觉。”

    萧云点头向着那片荒凉的坟茔走去,身后的小烦一拧身钻入草丛也不知道藏身到哪里去了。

    荒草掩盖之下时一个个的坟包,掩埋在这里的人都是普通的门人,而且也都是由其他门人弟子掩埋的,也就是说掩埋在这里的人都是一些没人收尸的门人,死了也就死了的那种,要是家里有人的,都会运回家族埋葬,有家人的谁也不会将家人的尸骨扔在这里。

    这是一片属于孤魂野鬼的家园!

    按照图中所画萧云来到一处土包之前,这处土包十分的矮小,倒是上面的杂草却是奇高,几乎看不出这就是一座坟茔,但是那块石碑歪歪斜斜的躺在那里,代表着这里是做坟茔。

    这里的坟茔没有什么石碑,都是孤魂野鬼,埋下也就算完事,谁也不会花钱给他立个碑,毕竟这些人都是被家人抛弃的,同门之谊在事实面前显得太过脆弱。

    但是这里却有一块石碑,而且上面还雕绘着花纹,这是一块价格不菲的石碑,一个无牵无挂的人死了有人还能够立下如此价格不菲的石碑,可见这立碑之人与已死之人的友情。

    当然萧云知道这立碑之人对已死之人并没有多深的友情,因为这已死之人是他们的朋友的朋友,这石碑当然是夏玉琦和孙焰红所立,躺在这坟冢之内的就是花清影。

    萧云扒开杂草,拔出云梦柳将杂草悉数割断,露出那不高的土包来。

    萧云轻抚着石碑,其上的文字依旧清晰,只是上面的朱红漆料早已脱落,露出了石碑的本色还有上面的字:花清影之墓。

    岁月的沧桑可以遮掩一切,伤心悲痛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淡,但萧云却完全的没有这种感觉,时间就像是陈年的米酒,越久也就发酵的更加的浓郁。

    忍不住,萧云的眼泪再次滑落,也不知怎么的,本就坚强无比的他却是接二连三的落泪,当初身受三阴绝脉所苦,他都没有落过哪怕是一滴眼泪,反而是一个早死十余年的奇丑无比的女子倒是让他连连失态。

    轻拍着石碑发出“哒哒哒”的响声,似是丧音一般。

    萧云看了看周围无人,也不知道小烦躲到哪里去了,当下悄然打开那神秘的世界,从中取出准备好的包袱。

    将包袱打开,里面裹满了纸钱、香烛等物,萧云将纸钱抖开取出火折子将纸钱点燃,又借着这火将香烛点燃,插在了花清影的坟前。

    看着火光跳跃、香烛冉冉,那火焰似乎就变成了花清影的模样,那一颦一笑就浮现在他的眼前,还眨着眼向他微笑。

    萧云的嘴角之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但是那笑意的背后隐藏着的却是巨大的悲痛,心中再痛,脸上却在笑,只有心痛到了极致的人才能够做得到。

    一幕幕两人生活在茅屋之中的情景再次出现在萧云的脑海之中,他和花清影两人的点点滴滴正在不断的浮现····

    “影,你知道吗?我还活着,你却已经不在了,哎,世事无常,谁又能够想得到?”

    “当初我为了掩护你成功的逃脱,怀抱着金盒跳下山崖本想着必死,却不料我被琉璃姐所救,而你却不在了。”

    “你知道吗?当初柳师尊告诉我你那金针本是杀我的,但是我不相信,一直以来我都认为那是救我的,你怎么会杀我,你要是杀我又怎么会使用这种手段,你要杀我只需要动一动小手指!”

    “影,你这么聪明怎么会死,我真的想不到,我这么笨的人都还活着,你怎么会死,你到底是怎么死的?你要是在天有灵就托梦给我,我一定给你报仇···”

    “影,你知道吗自从我才悬崖上掉下去之后发生了很多的事情,真的?你不信,那你撇嘴干嘛,你还取笑我?真的,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