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在花清影的坟茔之前诉说着以往经历,接着萧云就将从山崖下摔落被梦琉璃所救一直到现在的事情都讲了一遍,当然他讲的也只是一个大概,很多隐秘的事情都没有讲,毕竟有很多是只属于他自己的秘密。

    比如那神秘的世界已经自己所学的武功什么的,他就没有讲,还有柳寒烟治好他的伤,他也仅仅是一句话带过,绝对不提金针的事情。

    “影,你是我最喜欢的女孩,但是之后我又喜欢上了别人,琉璃姐、菲儿姐姐,还有小依姐,你在笑我为什么只喜欢姐姐?呵呵,我也不知道啊······”

    “哎,造化弄人,可是我最后所娶的人却是倪裳,她是被我伤害的人,我不能抛弃她,这是我的责任,你不会怪我吧?”

    “我就知道你不会怪我,你怎么会怪我,你要是怪我的话就不是我最喜欢的女孩了,哎,我来这里第一是来看你,第二就是去看看传说中的宝藏,传说中的哦,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你要的,不过你托梦给我,你要什么,我找到一定送给你!”

    萧云看着孤坟,说着心里话,心中也不知是何滋味,直到感觉身边“叽叽”叫声,这才扭头看去,那处草丛一阵的晃动很显然不是紫电貂的动作引起来的,那里原本藏着一个人。

    “出来!”萧云大怒,他知道这是小烦在偷听。

    “凶什么啊,我就是好奇,好奇,没想到你这么离奇,只是我也没听全呢,没听到开口就听了一半,看你怪怪的,神秘兮兮的,对着空气说话,谁不好奇?”

    萧云不想理她,同时也是心惊,她到了自己的眼前了自己都没有发现,若不是紫电貂发出声音他还不知道有人在偷听。

    “你看得到她?那怎么你和她说话她好像在和你回答一般呢?不会是真的有鬼吧?”小烦眨巴着眼睛问道。

    萧云微怒,冷哼一声,没有回答,见纸钱已经烧尽,开始用土掩埋灰烬。

    “你口中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啊,叫莹吗?她死了也一定很开心呢,还有你的牵挂,我想啊,要是十年前我死了的话,估计现在没有一个人记得我了,当然他还活着话说不定会记得我,但是他死了····”

    “去寻宝藏,我不想和你说这些废话!”萧云连忙打断,他不想和小烦在墨迹下去,谁叫她叫小烦,还真真的烦人的很。

    “你对宝藏有兴趣?想从中得到什么?武功秘籍还是神兵利器抑或是万千财宝?”

    “我对什么都有兴趣,你怎么这么关心我?你又想得到什么?”萧云白了小烦一眼。

    “我什么也不想得到,我只是想将觊觎宝藏的人全部亲手处决,我希望你也不要打这宝藏的主意,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萧云杀意浓浓。

    “你的这个样子很可怕哦,在你的眼中我看出了贪婪,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贪婪,你早已将这宝藏视为己之物,即使你不需要也不允许别人动,你现在的眼神就告诉我这些东西。”

    “哼!你和菲儿一样可以读心?”

    “哈哈,没错,没错,我会读心呢,所以你不要在我面前玩弄什么小心思,特别是别想着打我的主意,你心里想想也就可以了,别妄想着行动,否则,嘿嘿,我会切掉你的小丁丁,让可怜的倪裳有男人却也只能守活寡,哎,可悲,可怜、可叹!”

    萧云恨不得堵上耳朵,这是什么啊,“小丁丁”,这人说话怎么这么直白。

    “小烦姑娘,我能问你一件事情吗?”

    小烦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萧云,笑道:“原来你还是有事要问我啊,说吧什么事,本姑娘至而无不答,定会让你满意。”

    “小烦姑娘看起来面容比我要长十余岁,但是看姑娘灵动异常,尤其是你那双眼睛,明明不过二十岁,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萧云其实早就想问了,但是他不敢,在一个并不是太熟悉女人面前问她的年龄就已经很不礼貌了,而且说女人老,那个女人不跟你拼命才怪,但是现在他太厌烦这女人了,想要激怒她,逼迫她离开。

    小烦歪着头微笑着,“你看起来虽然年轻,但是你的心性和气质看起来却看起来成熟的很就像是而立之年一般这其中又何关键,你且说来?”

    “我也不知,只知道有一阵子突然间感到身体不适,然后就突然间好像成熟了很多。”

    “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小烦看起来很郑重。

    “十年前,就在这天道山上····”萧云看着孤坟,又想到生活在天道山茅屋中的那些岁月,心中悲痛难言,直觉的一股煞气直撞心头。

    此时小烦的心神也是剧震,十年前,自己不就是那个时候来到这里的吗,自己年幼时不也是那段时光最快活吗?

    不仅仅是年幼即使是到现在为止,最快活的一段时光不也是那段时光吗?

    “其实我只有二十岁,论其年龄来与你也是不相上下,我中毒了,是一种罕见的毒,所以我的面容看起来很苍老,而且·····”小烦把手放在自己高高的隆起上,“你难道不觉得我和别的女人不同?”

    “面容苍老,女人的胸部奇大·····这种变化似乎在哪里听到过?”萧云正寻思间突然间想起不由的脱口而出道:“培婴丹?”

    “咦,你知道培婴丹?”

    “嗯,听说过而已,怎么你中的是培养丹之毒?”

    “不说了,我们去寻宝吧!”小烦笑嘻嘻的说着,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中的培婴丹之毒。

    风冷吹动荒草动,不远处一队巡查的人走过,两人连忙低下身子。

    “咦,这里真的有人巡查呢,不过好像并不是多么密集!”小烦吐了吐舌头笑道。

    “走!”两人潜在草丛之中,小心的向前,结果没走多远就听到了厮杀声,看来还是有人悄悄的闯了进来,而且还被发现了。

    两人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这一看却是大吃一惊,这巡查的十二人都不简单,各个武功高强,而且其中一个领头之人还是意境高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