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查的人中居然有意境高手,意境,又是意境!什么时候意境高手这么不值钱了?萧云和小烦的眼中都露出了不可置信。

    “看来天道盟真的是掌握了秘法能够批量的让人踏入意境,如此一来天道盟真的要一统武林了。”萧云眉头紧锁。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难道就只有天道盟知道秘法不成,我知道我姐姐····哼,套我话,就不告诉你我姐姐已经掌握了秘法了,而且还更加完善不会产生不良影响的秘法。”

    萧云表示了然。

    不远处又过来一队巡逻人马,向着混战之处而来,而且很明显领头那人也是意境高手,人未到剑气已经扑来。

    “看来这里的防守很严,不但有明察的还有暗哨,你看那里····”小烦指着不远处的一棵树上。

    萧云看了半晌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同,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那里藏着一个人,这个人和树的影子重合在一起了,所以你没有发现,但是却瞒不过我,我对花草树木很熟悉,熟悉到他们就像我的家人、朋友一般,任何一点蛛丝马迹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小烦说着伸手从随身挎着的鹿皮囊中掏出一个白玉瓶来,瓶口打开从中爬出一只硕大的黑色蜈蚣,正是铁背蜈蚣,只是这只明显的比被紫电貂咬死的那只要大一些。

    铁背蜈蚣一出,小烦的胸前衣服一鼓从里面钻出一只紫色的小老鼠头颅来,紧紧盯着那铁背蜈蚣。

    小烦轻轻的抚摸了几下紫电貂的头,那紫电貂“叽叽”叫了声,又缩回到了“山沟”之中。

    蜈蚣爬到草丛之中神不知鬼不觉,向着那颗树爬去。

    二十四人围杀一人,其中还有两个意境级别的高手,这是一种怎样的奇观?但是二十四人却是留不下这一人,而且很快就被斩杀了数人。

    “那人是谁?”小烦问道。

    “应该是一位避世不出的老古董,也不知道是哪门哪派的,看来这宝藏可真是一记大香饵,钓到了不少的大鱼。”

    “你难道知道些什么?”小烦歪着脑袋看着萧云问道。

    “你不是应该比我清楚吗,这都是你那姐姐的大手笔,还来问我?”

    “云霄,你到底是谁,怎么知道这些?我不信,你又诈我是不是,我是不会说的。”

    “不会说什么?难道不会说出这藏宝图其实就是血仙蝶搞出来的?”萧云摇了摇头,不去理她,但是眼角的余光却是一直的盯着她,看着她的表情变化。

    小烦的脸上出现了震惊之色,大张着嘴巴半晌说不出话来,眼光怪异的看着萧云,就像是看一个怪物一般。

    “我姐姐告诉你的?”

    “难道是你姐姐没有跟你提过我?”萧云也是面露怪异之色。

    “提过啊,不过她不让我接近你,你也知道我是偷跑出来的,她是不让我来这里的,只是说这里是她布置的一个陷阱,我只是好奇所以来看看。”

    “不仅如此吧,你是不是也想着在这里找什么东西?”

    “你会读心术?不会就别瞎说,尤其是女孩的心思,记住女孩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小烦晃着一根手指摇着头道。

    又是几声惨叫传来,眼下围攻的人就只剩下不到十人了,一人斩杀十数人,这份战力也让萧云两人咋舌。

    “这样下去这群人会被那人斩杀的,我们还是离他远点,否则会被波及的。”小烦小声的说道。

    这点萧云也同意,两人又是闭住气息小心翼翼的向着远处移去,只是走了一段却是心中叫苦,在自己的身后出现了一个身影,两人没有看清这人是谁,只是见到一个模糊的身影站在那里就吓得不敢移动,连头都不敢移动一下。

    “我手上只有一只蜈蚣了,可以暗算一下,只是前面有虎拦路,后面又狼追赶这可怎么办?”这是小烦传音入密的声音。

    意境高手都会传音入密,小烦的意境本就比萧云的高深,当然她也会。

    “我有。”萧云说着却也是掏出一个瓷罐来,这瓷罐当然比瓷瓶要大,其中养着数只蜈蚣。

    蜈蚣属于剧毒之外,同类之间也是会互相残杀的,很少有人将他们养到一处,除非是有秘法让他们不自相残杀,但是萧云偏偏就把他们养在了一起,这说明他掌握着秘术。

    豢养毒物的秘术在百花心经的秘籍上当然有着详细的记载,萧云已经熟知,当初在云梦居山谷的那些年没少了看这些秘籍,而这些东西就是当年在云梦居山谷之中抓到豢养的,虽然比不上小烦的铁背蜈蚣,但也是剧毒无比之物。

    罐子盖子打来,传来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数只蜈蚣悉悉索索的从中爬出,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很快那远处的战斗已经结束,两队二十四个人,其中还有两位意境级别的高手,全被斩杀,而那人却是丝毫未损。

    那人冷哼了一声,收剑就要离开,却不料脚下树影一晃,一道杀气猛然扑来,让那人躲闪不及,竟被一道剑光斩中。

    剑光出,却不见人影,这一剑只是轻伤并未重创那人,那人大惊失色,不敢再战,飞身而去。

    萧云和小烦你看我我看你,都是没看出这一剑是如何施展出来的,而且两人都没有发现这出剑之人。

    “是谁这么厉害,居然可以发出无影的一剑?”小烦又忍不住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了,做好战斗准备!”

    原来就在此时一阵疾风吹动,草木弯折,就像是一条怪蟒从中穿行,将草木尽是压弯,向着萧云两人这边疾驰而来。

    “哎呀,被发现了····”

    “不要冲动,咱俩是藏着的,你看那位····”萧云连忙按住了小烦要拔剑的手。

    小烦顿时明白,那位可是堂而皇之的站着的,自己这边一动那人一定可以见到,同时对方要是冲过来的话,是不会看不到站着的那位,两人还是藏着的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