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呦,你又趁机占人家的便宜了,呵呵呵····人家的手细腻不,闻闻,是不是你的手上还带着人家的体香····”不仅仅是语言,这姑娘的身子一下子贴了上来,尤其是那双峰犹如插云之势挺了过来。

    受不了了,萧云有一种被调戏了的感觉,不只是一种感觉,他是真的被人家调戏了。

    “认真点.”萧云道。

    就在此时那草丛的弯折突然间停止,好像一下子恢复了正常。

    “嘎嘎嘎····”站着的那人发出一声犹如夜枭般的声音,这声音萧云很熟悉,这是天阴子。

    一道飞剑凌空飞射,向着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刺去,飞剑临到大石,突然间一个弯折,竟是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射向地面。

    地面上是大石的影子,那影子突然动了,一条黑影从那影子处飞出,迅速的钻入草丛,瞬间又没有了生息。

    那飞剑插在地上,随后拔地而起,看样子像是要飞向天阴子的手中,但是就在此时那把剑突然间又是一个翻折,却是向着一片草丛斩去。

    “你也太小看我了,不过你这藏身之术果真高明,但是你死定了····嘎嘎嘎····”

    草丛之中又是一条人影翻起,这人手中一把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武器名叫浪刀,向着那飞来的剑撩去,想将那剑击飞。

    浪刀与飞剑相撞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刀剑一分,顿时那黑影就飘飞了出去,原来这人是借着这一击之力想要远遁。

    只是没想到那黑影半空之中一声惨叫,随后那黑影就直挺挺的摔落与地,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

    “天阴子前辈是我,不要动手。”萧云见那飞剑一转弯向着这边飞来,连忙出声。

    天阴子一愣,虽然面容已变,但是声音未改,她已经听出是萧云,连忙将一线牵收回。

    “小子,没想到你还活着,这让老太婆刮目相看····”随后又是一声夜枭般的声音,天阴子收剑飘身落在萧云两人的藏身之地。

    只是她刚一落脚,就是一声惊呼,身影急速拔高,同时身上掉下一个小东西,落地一看竟是一只手指粗的大蜈蚣。

    “前辈,且慢····”萧云说着取出罐子,也不知道向罐子中扔了什么,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出,数只大蜈蚣爬向那罐子。

    “小子,这些毒物是你养的?”此时天阴子阴笑着走到两人身边。

    “是,多谢前辈出手,否则,我就要一命呜呼了!这人的武功很是怪异,我看不破他的隐身。”

    随后萧云向天阴子介绍了一下小烦,而向小烦介绍了一下天阴子前辈,这一下子三人间的关系可就非常的微妙了,三人没有什么交情,说不上朋友,更说不上仇恨了,三人之间的关系还真是···

    “其实老婆子也是看不出他的隐身之术,不过他的身上趴着一只又大又黑的蜈蚣,这蜈蚣在黑暗之处头上却有一个亮斑,要不是这亮斑我也发现不了这人,更何况这只蜈蚣是悬浮在空中的,想让人不发现都难。”

    原来是蜈蚣爬到了人身上,人隐身了,蜈蚣不会隐身,自然就像是悬浮在空中一般。

    “那是我养的铁背蜈蚣,喏,就是这个·····”

    小烦得意洋洋的说着,同时弯腰在脚下抓起一只大蜈蚣来,大蜈蚣的头上一个小三角形的三个小红亮点,组成一个似是光斑形的大亮点。

    “这东西像是····”

    “像什么啊,不就是蜈蚣吗?”

    突然天阴子的身子就是一颤,随后向后一退,如见鬼魅般的看着小烦,声音极地的道:“你和百花宫什么关系?难道你就是那个女孩?你是萧····”

    “什么啊,我听不懂你说什么呢?”小烦依旧是脸上带着笑容,连忙打断了她的话。

    但是萧云却是眉头紧皱,因为他感觉到了小烦的杀意,同时他也听到了一个大秘密,这个小烦和百花宫的人,而是当年她还很有名,只是天阴子的最后三个字是什么意思,“你是小?”难道是说你是小烦,不对,这个名字已经告诉她了,他没有必要吃惊,那么天阴子前辈想说什么。

    “萧”的音同“小”,仅仅是凭借着一个声音萧云根本就没能辨别出来,最主要的是他没有向那方面想。

    “前辈可要随我们同行?”萧云道。

    “好,不过我对这宝藏没有兴趣,只是想要凑凑热闹而已,当年萧盟主对我有恩,老婆子发誓就是搭上我这条命也要护得他的后代周全,只是老婆子无能啊,不但没能报答萧盟主的恩情,反而被她人所制。”

    萧云奇怪,这点天阴子可是没有说过,不但没有反而还有不小的恨意、怨气,这怎么突然间就改变了态度了呢?

    想起之前天阴子认出那铁背蜈蚣见到小烦之时如见鬼魅般的样子,就知道这里面一定有着什么隐情。

    按照年龄算来,小烦和自己年龄相差无几,也就是二十岁上下,而天阴子失踪将近三十年了,他们两人之间一定没有交集,难道是小烦的长辈有着什么可怕之处,或者····其中有人说谎?

    萧云看着两人神色恢复到了淡然,就好像他的眼前不过是两块石头而已。

    “好了,我们去寻宝吧,不过这里明哨暗哨的不少,我们还是小心行事才好,最后是晚上行事。”萧云提议道。

    小烦面带着微笑不语,伸手轻轻的抚了抚那个不断蠕动的小家伙,那小家伙又安安静静的躺在山沟之中睡大觉了。

    紫电貂通灵,感觉到了小烦的杀意,这才蠢蠢欲动,萧云养了这家伙时日虽然不算久,但也是深知它的习性,不由得眼睛又眯了眯,他虽然已经感觉不到了小烦的杀意,但是紫电貂却是依旧感觉得到,这说明她依旧存在杀心。

    这里刚刚杀了人不能久留,萧云前去搜刮了一番,在这些尸体上也没有摸到什么好的东西,本来萧云还想着从那黑衣人身上摸出点关于他的功法的武功秘籍,但是依旧是一无所获,这让他很失望。

    就在此时远远的看到一队巡逻人员,三人小心翼翼的潜藏身影而去,小烦在前萧云居中天阴子在后。

    本来小烦想要殿后,萧云觉得他如果殿后的话会对自己或者天阴子是一种威胁,所以还是让他靠前点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