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寻了一个隐秘且毕竟干净的所在隐藏起来,然后各自打坐练功。

    半晌之后小烦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摸了摸肚子,此时小肚子里面发出咕噜噜的一阵声响。

    “我饿了,你们饿不饿?”小烦问道。

    萧云睁开眼摇了摇头,“你打算去哪里找吃的,来的时候你没有备一些干粮?”

    “咦?听你这么一说你是备了,哈哈,赶快拿出来,快拿出来····”小烦挣着手向萧云索要。

    萧云无奈,伸手从鹿皮囊中取出一个包袱,打开里面有着一些牛肉还有大饼之类的,甚至还有一壶酒。

    小烦一点也不客气,拿过来就吃,此时“叽叽”声叫,那紫电貂也爬了出来,甩着毛茸茸的大尾巴,来啃食牛肉。

    “紫电貂有毒,被它啃食过的东西一定不能碰!”萧云连忙阻止小烦,预防他身中剧毒。

    “不怕,我喜欢这小老鼠!”

    “叽叽···”

    天阴子也在一旁拿出了自己备下的干粮吃了起来。

    满天的星斗,没有月光,正是月黑风高杀人夜,今夜注定不平凡。

    三人沿着山脚而行,溅行溅深已是到了半山腰上,却仍就是没有端倪。

    按照藏宝图所示,那宝藏标注的地点就在这山腰附近,但是藏在哪里却是没有说明。

    “难道会埋在这里的某处地方,难道要挖地三尺不成?”萧云看着四周无奈的道。

    “我想宝藏啊,应该是在一处山洞或者密室之内,绝对不会直接的埋在土中,但是这藏宝处怕也是很难寻找,如果好找的话,我想早就被人找到了是不是?”小烦道。

    这个道理大家都能明白,要是知道这藏宝地所在恐怕天道正教早就占位己有了,还用等到现在?

    “注意!”天阴子声音很阴沉,但是大家都知道他一定发现了什么,都小心的隐藏了起来,就在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个人影,这人虽然看不清模样,但是萧云却是知道这就是那个一人斩杀二十四人的武林高手。

    一人斩杀二十四人,而且其中还有两位意境高手,这人也是意境高手无疑,萧云将精神全部沉入到意境之中,小心的戒备着不敢发出半点声响,同样小烦和天阴子也是如此。

    那人搜寻了片刻之后也没有发现什么,最后远去,三人长出了一口气突然一道红影闪过,三人连忙一惊又将头埋下。

    或许是三人长出气的这么点点动静就已经让那人感觉到了,她回头看了看三人的藏身之地,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随后扭头飞身而去。

    “这是什么人,身上的煞气如此浓烈,简直就像是地狱归来的修罗,她手上的人命至少也有数千,江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杀人恶魔?”天阴子吃惊非小。

    “嘘····小声点,是我姐姐,说不定就是来抓我的·····”小烦顿时缩成一团,连大气都不敢出。

    “是谁?”

    萧云一看天阴子的神色就知道她吃惊非小,尤其是看到她身子颤了一颤,明显感到了恐惧。

    “血仙蝶,冰宫宫主,据说一怒血屠百里,天下无人不可杀,无人不能杀,我们还是离她远点。”

    “你怕什么,我姐姐那么疼你,难道她还会杀你不成?”小烦白了萧云一眼。

    “血仙蝶?她的真实姓名叫什么?她····难道会是·····”

    杀气骤然浓烈,顿时天阴子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知道的不知道的别乱说,有些事情带入棺材更好一点,尤其是一些本就该死的人!”

    “姑娘说的是,老婆子记住了····”天阴子显得有些局促不安起来。

    “小烦,你有事瞒着我,是不是?”萧云瞪着大眼睛问道。

    “每个人都有秘密,难道你就没有?”小烦已经毫无掩饰的说出自己有秘密但就是不告诉你。

    萧云点了点头,暗自传音入密天阴子道:“前辈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天阴子叹息一声,传音入密道:“不可说,不可说啊,这就是劫数,躲也躲不过去。”说话间还偷眼看了看一旁的小烦,她心中的不安已经跃然纸上。

    “仙蝶姐姐的身份好像不简单呢,你说她有着这么神秘的背景,武功又这么高,为什么就不放过我呢?”萧云看着小烦微笑着说道。

    “因为····你招女孩子喜欢吧,即使是我姐姐也守不住的诱惑,所以你就不要对我姐姐施展美男计了,这对你没好处啊,知道为什么吗,哈哈,因为我姐姐已经有心上人了,哈哈,是不是感到特别的失落?”

    “我们不谈这个·····”萧云抠了抠脸。

    这本是她尴尬是的一个习惯性动作,但是这一下却是坏了,因为这一抠不要紧,把人皮面具给抠了下来。

    “哈哈,这东西戴在脸上···很不舒服啊!”萧云尴尬的笑了笑。

    “我就知道····不过这东西的作用以及失去,戴不戴也没关系,只是这身衣服让我很不舒服啊,咦?你的衣服没扔?”小烦说着也将那人皮面具取下。

    小烦瞪大着眼睛看着萧云已经换上了紫黑色的披风,不由得吃惊,他可是没见萧云随身携带什么包袱之类的,这披风是藏在哪里的?

    “每个人都有秘密不是····我一直的放在身上,不像你,我这衣服是倪裳从丰荫城买来的,怎么能够丢弃?纪念意义,懂不懂?”

    小烦的眉头挑了挑,嘴角撇了撇却是没有说话。

    三人又在这里藏了片刻,再没见什么人踪,正要出去,却见不远处一片火光,这火光仅是一闪而逝,但是确如一盏明灯在黑夜之中极为耀眼。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萧云道:“那是什么东西,我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你怎么会眼熟,难道你见过?”小烦又是撇了撇嘴。

    “我没见过,但是小烦姑娘见过是不是?那是不是你姐姐搞出来的,这是专属于冰宫的传讯烟火,别以为我没见过就不知道,我就不信你没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