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突现传信烟火,萧云道;“我没见过,但是小烦姑娘见过是不是?那是不是你姐姐搞出来的,这是专属于冰宫的传讯烟火,别以为我没见过就不知道,我就不信你没见过?”

    “我当然见过了,喏,就是这个····”

    小烦说着取出一个手指粗细之物,那物鲜红如血,顶端似乎是趴着一只蝴蝶,底下却有一条引线,估计一拉引线,那蝴蝶就会飞出,发出一片火光。(书屋 shu05.com)

    “你姐姐这是要搞那般?”萧云又不懂了。

    “别你姐姐你姐姐的叫,你要叫仙蝶姐姐,懂吗?对我姐姐尊重点,至少她对你也有指点之恩,你别想着我姐姐是在算计你,你要想到,即使是她要算计你也是你的福分,想要我姐姐算计至少也要得到她的认可才行。”

    “那我还应该值得庆幸一下喽,谢谢仙蝶姐姐算计我,想要利用我,要我的命····是不是这样?”

    “哈,终于开窍了,这叫什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死在我姐姐的石榴裙下那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呢?若是你胆大的话····说不定可以一亲芳泽哦。”小烦说着脸上露出了坏笑。

    “我不想和你说话····”萧云说着又坐了下来,闭目打坐。

    “我们不去看看嘛?”小烦问道。

    “看什么?这分明是仙蝶姐姐弄出来的,只不过是引导大家走向鬼门关的烟花而已····”

    “有宝藏耶!”小烦似是恶魔般的诱惑道。

    “即使是有,也要等段时间,现在这烟花刚刚放出一定会引来许多人,我们还是走到后面,这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我们要做黄雀?”萧懿影得意的道。

    萧云白了他一眼,“废话,难道做蝉或者螳螂不成?”

    小烦极度不满的嘟着嘴,“我还以为要做猎鹰呢,原来只是做只笑黄雀!”

    “你那里那么多废话?”萧云实在是烦的不行。

    “人家叫小烦吗,不烦人的话,怎么对得起这个名字呢?你是不是闲我烦了,这样好啊,等你习惯了也就好了,到时候你就可以娶我了,那时候就不嫌我烦了。”

    “你不是不嫁人吗,你对得起你死去的老公吗?”

    “啊?对哦?你···干嘛又戳人家的痛处?”小烦红着眼,还抹了抹,像是伤心的落泪了一样。

    “你心里有他吗?我看你这样子,不如我去求求柔姑娘,让你们做对好姐妹。”萧云也是学着小烦的样子撇了撇嘴。

    “柔姑娘?这是谁?”问话的是天阴子。

    她感到特别的没有存在感,本来她是老一辈的前辈了,现在却在一个后辈眼中俨然成为了女仆一般的存在,也是无奈啊,谁叫人家的背景深厚呢?

    杀了她?天阴子不敢,而且也不敢确保成功,毕竟人家也是意境高手,对于自己这种老牌的过气高手谁知道有没有什么底牌?

    岁月催人老,人不服老不行,现在她早已是进入了身体的衰老期,早已不是巅峰状态下了,对抗这些年轻人气力难以持久,真是后生可畏啊,什么时候意境级别这么年轻就可以踏入了?

    天阴子心中苦啊,想到她也是天纵奇才,被认为是武林之中难得的练武奇才,踏入意境的时候也已经七十有二了,何曾想道二十岁的人就已经意境大成了。

    “你少插嘴!”果然小烦无情的打击着天阴子。

    “对了,柔姑娘是不是姐姐的死敌,而且还抢了姐姐的东西,我怎么能跟她交朋友?”

    “小烦姑娘,你爹娘就没教你尊老爱幼吗,对老人家你要客气点啊。”萧云摇了摇头道。

    “我···我没见过我的父母。”小烦的神情顿时显出了凄苦之色。

    是啊,自己不也是没有见过父母吗,不过自己和义父生活了好几年,义父他待我就如亲生,这···确实是要比自己悲惨多了。

    感觉到自己又戳中了她的痛处,萧云觉得心中不安,正要安慰却见小烦那叽里咕噜乱转的眼神,又见她撇着嘴对着自己在笑,萧云知道自己又上了她的当了,这姑娘···你是影帝吗?

    “哼!”萧云不理她。

    “说说吗,刚才是不是觉得很惭愧,很后悔,不该惹得姑娘这么伤心?哈哈,我知道你的弱点了,你这人心虽狠,却对女孩有着天生的毫无抵抗力,将来你一定吃亏到女人身上。”

    萧云不说话,这很对,他也知道,但是他却是改变不了什么,这是自己的缺点,不容易克服。

    “你为什么要我和柔姑娘做朋友?”小烦又问道。

    “她是你姐姐的仇人,自然也是你的仇人,我想你也加入醉红楼吧,直接的抢了她的头牌,我相信你有这个实力的。”

    “哎呀,你当本姑娘是那种青楼女子吗?哼!不过说实话,我是没有那个实力的,不过我姐姐倒是可以呢,嗯,你这个主意不错,待有机会我跟姐姐提一下,打击一下那柔姑娘的嚣张气焰,幽冥魅力有什么了不起的,也不是她独会?”

    “咳咳····”萧云说不出话来了。

    无论小烦再怎么说,萧云决定不再开口,因为他被这姑娘彻底的打败了。

    星光点点,没有月亮,四周传来阵阵的虫鸣,萧云知道估计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这才睁开眼。

    见他睁眼一动,天阴子也随后睁开眼,小烦此时鼻中却是传来均匀的呼吸声音,却是睡着了。

    萧云想要站起,不过小烦枕在他的腿上,让他也不能不惊动她而走。

    萧云看了看身边,伸手摘下一片草叶,小心的探入到了小烦的鼻孔之中。

    小烦伸手揉了揉鼻子,小琼鼻还淘气的扇了扇,继续熟睡。

    萧云又是捅了捅,这次却是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鼻子,醒了。

    萧云连忙把那草叶扔掉,抬头看着天,似乎正在夜观天象。

    “你搞我?”小烦有些微怒。

    萧云听来却是这话有点异样,什么叫我搞你啊,“我想去看看宝藏,此时已近子时,差不多了!”

    三人出了藏身地,向着那烟火发出的方向走去,这里也没有什么特别,满墙壁的爬满了荆棘,只是···

    不远处却是躺着一具尸体,尸体虽寒,但却是并未僵硬,这说明这个人死去也不是太久。

    习惯性的萧云弯下腰搜寻了一遍,却是一无所获,不由得骂道:“被人捷足先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