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处却是躺着一具尸体,尸体虽寒,但却是并未僵硬,这说明这个人死去也不是太久。

    习惯性的萧云弯下腰搜寻了一遍,却是一无所获,不由得骂道:“被人捷足先登了。”小烦撇了撇嘴,却是看向山壁,伸手拉拽着那些荆条。

    “是在这里没错啊,应该有所发现才是。”小烦喃喃着。

    “叽叽”

    紫电貂一声尖叫,从小烦的脖领上爬了出来,嗖的一声窜出,钻入荆棘丛中。

    形如老鼠的紫电貂在荆棘丛中穿走,就像是走在自家的回廊一般,不多时却是又返回,向着三人“叽叽”叫着不停,那样子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人三人随他而行。

    三人跟着紫电貂,见它钻入荆棘丛,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如何是好,毕竟眼前就是一片荆棘从,而且是紧贴着山壁的荆棘丛。

    小烦上前想要看个究竟,却是不小心脚下一拌,身子一歪一头扎进了荆棘丛中。

    人就在眼前消失不见,消失在了荆棘丛中,难道····

    顿时两人都已经了然,这里面有个山洞,否则小烦也不会穿墙而入了。

    就在此时那荆棘丛一动,一个人影从中走出,“哈,原来入口在这里,进来吧。”

    天阴子看了一眼萧云,想要征求他的意见,毕竟方才小烦那一摔就很奇怪,地面上又没有什么磕绊之处,她摔得什么跤?

    萧云却是笑了笑,传音入密道:“放心,即使是有机关暗算也不会在这里,应该在里面,这小烦似乎知道有个山洞,但是具体位置不知道而已,紫电貂已经探寻出了这里,所以他才敢贸然而入。”

    其实萧云很想问天阴子关于小烦和血仙蝶的事情,但是对方不愿意说,也不好勉强再问了。

    三人一进山洞,顿时感觉到了什么才是真的的黑暗,明明的感知到周围有人,但是就是看不到人影。

    山洞之中漆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也不知道这山洞有多深,有多宽,至少这山风却是不小,看来里面有着通风之口,否则绝对不会有着如此的山风,三人感觉这里的山风居然比外面的还要强,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形成的。

    突然间火光亮起,顿时照亮了周围,眼前出现了一条长长的通道,只是这火把的光亮照不了多远,看不到山洞的尽头,而且这山洞还有许多的弯折。

    看着漆黑的洞口,就像是欲要吞噬生人的地狱,萧云和天阴子都感到阴气森森的,两人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哈,本姑娘聪明无比,天下之大除了我的姐姐之外谁人能敌,看看,本姑娘手中的这火把,这可不是一般的火把,乃是取自天山雪豹的油熬制而成,用这油制成的火把,即使能把人吹走的风也吹不灭,而且这支火把可以燃烧三天三夜不熄灭·····”

    “嗯,只是味道有点怪。”萧云实在是看不惯她的吹牛抓住点瑕疵打击道。

    小烦还在噼里啪啦的解说着,萧云突然插了一句但却是没有影响小烦的热情。

    “天山雪豹的油啊,当然有点味道了,你就是用松香蜡膏也是有点味道不是,我跟你说啊,我这支火把····”小烦又开始吹嘘她的火把了。

    “那你这支火把得需要多少钱,谁制作的啊?可靠吗?看你吹的这么厉害?”

    萧云打断小烦的话那是丝毫不觉得对人不礼貌,你要是让他说下去,她能说到天亮。

    “自然是可靠的,这支火把可是火把张发明的得意之作,当然火把张早已骨烂为泥,这是他孙子亲手制作的,而且还是看在本姑娘天生丽质的份上,特意制作的,就这个火把价值不下于一千两,不过他只要了三百两,哈哈,本姑娘厉害吧。”

    “火把张?”萧云不借的道。

    “火把张是制作火把的高手,在我还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名满江湖,不仅仅是火把,火扇子火折子什么的都很出众,尤其是制造的火箭,即使射到水中都能燃烧,被江湖人称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火把制作大师。”天阴子道。

    “不仅如此,我听说张家建立有一门势力叫做霹雳堂,专门制作一种霹雳雷火弹,那威力···啧啧啧啧···”小烦接着道。

    “那火把张的后人会这么轻易而且还很实惠的给你制作火把,出卖色相得到的?”萧云又打击小烦。

    “出卖色相?哈哈,本姑娘天生丽质,还用出卖色相,本姑娘只是挺了挺胸膛,笑了笑而已,不算出卖色相,还是本姑娘有本事吧,羡慕吧,只可惜这火把张的后人是男的,要是女的话,你倒可以去试试,哈哈···”

    正说着,一阵风吹过,呼啦啦的火苗子一阵摇摆,最后“呼”的一声熄灭。

    三人的脚步顿时止住,眼前又是一团漆黑,但是呼呼的风声不停,空中还弥漫着奇怪的味道。

    “火把张收你这三百两银子好像并不亏,这样的火把一个大钱一个,看来是小烦姑娘的天生丽质也就仅仅值这一个大钱了。”萧云的语气之中却是充满了惋惜之色。

    语气上好像是极度的惋惜,但是却是赤·裸·裸的嘲讽。

    天阴子不敢笑,但是强忍着,发出一种极其细微又难听的声音,这都让小烦感到极度的委屈。

    “我·····哼!”难得,这次小烦只说了两个字。

    小烦心情不爽,嘟着嘴一个人走在前,嘴上却在小声的骂着火把张,那言语却是极度的恶毒,简直把火把张全家全部凌迟处死也不为过。

    “哎,我本以为这火把是不会灭的,如此一来却是要小心了,不要中了其他人的埋伏。”

    萧云一半是嘲讽小烦,一半却也是提醒与她莫要这样冲动,万一中了埋伏就不好了,更有可能这山洞之中布有机关。

    “要你管,本姑娘的眼睛能够洞察一切黑暗,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山洞,即使是幽冥地狱,本姑娘的眼睛也能够看破。”

    其实看不到这里面的一切只是刚刚进入这山洞之时的事情,毕竟三人的眼睛都不适应黑暗,突临其中难以实物,但是随着对着黑暗的适应,在三位意境高手的眼前也并非是什么也看不到。

    眼前已经模模糊糊的看出了人影,并且山洞的情况也模模糊糊的看的出来,但是小心谨慎一些总归是没有错的。

    小烦心中那个委屈啊,一个火把张把自己害苦了,三百两银子,那可是三百两啊,银子是小,最可惜的就是自己还出卖了色相,要不是自己强颜欢笑,还露出半个“馒头”那火把张岂会答应自己?结果呢,却是换来了一把一个大子一个的普通火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