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烦对火把张的恨意可不仅仅是掩藏在心中,嘴上那是毫无保留的宣泄了出来,再加上萧云的揶揄,那心中的委屈就更加的浓烈了。

    听到萧云的揶揄,小烦虽然生气,但是转而就又吹上了,说她能够看见黑暗中的东西家常便饭,还能窥透幽冥地狱,不过是谁都知道那真的是吹牛。

    这牛皮刚刚吹出去,小烦的身子一晃险些跌倒,很显然是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

    小烦一声惊呼,就是身后的天阴子和萧云都是大吃一惊。

    火光一闪,火折子又亮起,却是天阴子去了一个火把点燃,顿时眼前大亮,三人低头一看都是大吃一惊,因为在地面上躺着一个人。

    人死了没多久,身下一滩血还没有干涸,在地上还有一把闪着寒光的金色宝剑,宝剑森森,散发着阵阵冷意。

    “是那个一人斩杀二十四人的意境级别的高手。”萧云感到极度的震惊。

    这个人绝对是意境级别的高手,而且不是那种伪意境,是真真正正的意境高手,但是现在他却是死在了这里。

    天阴子小心翼翼的接近这人,剑出鞘小心翼翼的戒备着,因为他看这人十分的眼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

    小心翼翼的将这人翻了过来,却是看清了他的长相,竟然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老者已死,失去了血色,但却是看的出来这人活着的时候一定保养的很好。

    “是金陵剑圣公孙帆,也算得上是老一辈的高手了。”天阴子感到震惊无比,实在是想不到居然是金陵剑圣公孙帆。

    “什么人?说说看?”小烦一下子跳了过来,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天阴子。

    “这金陵剑圣公孙帆可谓是老一代的前辈高手了,一把金剑纵横江湖数十载没有敌手,直到三十几年前,遇到了新崛起的高手丰钰峰,两人大战上百回合,最后终因年纪大些,气力有些不足,不能持久战而败北。”

    “自此之后江湖上就没有金陵剑圣公孙帆的名号而有了剑圣丰钰峰的大名,此后剑圣之名名满江湖,不久很多人尤其是年轻的一辈却是将金陵剑圣公孙帆的名号忘记了,却是任谁也没有想到他会死在这里,这人算起来怕是也有一百岁了吧,但是现在看起来确是不像,最多有六十岁。”

    “他是被人一剑杀死了,曾经这里还曾有过交手,你看周围墙壁上的剑痕就知道,但是从剑痕上看,对方交手回合数并不多,这当年威震江湖的老前辈就此身陨。”天阴子说着脸上也是一阵的唏嘘不止。

    “这里只有一具尸体,但是现在他死了,这说明这里面还有比他武功更高的高手,我们小心一些。”

    萧云的话顿时让小烦和天阴子紧张起来,这公孙帆的战斗力三人都是见过的,一人对战二十四人,而且其中还有两位意境级别的高手,居然无损而胜,就这份战力,就让三人震惊不已。

    这么强大的金陵剑圣就这么死了,那么杀他的人恐怖到了什么地步?

    “老太婆,原来你还活着,我以为你早就做骨了,难道你敢违背少主的命令不成?”此时一声阴测测的声音传来,在不远处的墙壁上居然挂着一个人。

    人不是壁画,当然不会挂在上面,但是那人却是真的“挂”在了上面,那样子却是像极了一只蝙蝠。

    “你···你是什么人?”三人退后一步,看着墙壁上挂着的那个人。

    那人身穿黑衣,那衣服很特别,手臂上的衣服和腰间的衣服相连,整个人挂在那里,倒像是一只蝙蝠。

    没错,就是蝙蝠,那个人就是黑翅蝙蝠。

    “你···你是黑蝙蝠?”

    “不错,正是我,老太婆难道你想背叛少主不成?”黑蝙蝠阴测测的道。

    “什么背叛?元松竹视我为他饲养的猪犬,我天阴子岂会甘心为他卖命,我的命早就交给了萧盟主,心中也只认萧盟主为我的主人,而我要辅佐的自然就是萧盟主的后人,没有什么背叛不背叛的。”

    “嘿嘿,难道你忘记了吗,你的命还掌握在主人和少主人的手中,你以为你修炼了血气回春功还能逃脱的了主人和少主的掌握吗?”

    “老婆子现在已经超过百岁,即使现在死了也是可以闭眼了,被人当猪狗一样养了三十年,你当我是你甘心做人的走狗,我即使不能挣脱这血气回春功的枷锁,也定不会在助纣为孽。”

    “好,好,好,很好,老婆子,你背叛了少主,难道还想活着走出这里不成,难道你以为你还能在我手中逃脱不成?”

    “自然是不能,江湖上谁人不知道金蝙蝠杀人无形,黑蝙蝠利爪掏心,不过江湖传言归传言,谁也没有见过,传说见过的人都死了,但是我却是知道当年两只蝙蝠也败北在了萧盟主的手上,看来你也不是不可战胜的,尤其是现在就只有你一个人。”

    “嘿、嘿、嘿·····谁也不知金蝙蝠不离黑蝙蝠,黑蝙蝠不弃金蝙蝠,见到了我难道就没有想到金蝙蝠就在你们身边?杀人于无形,这可不是一句玩笑话。”

    黑蝙蝠说完在三人的头顶就是一阵的哈哈大笑,原来在三人的头顶上还挂着一位,只可惜三人谁也没有发觉。

    似是野兽的爪子般探出一只爪子,爪指上探出三支利刃,已经抵在了三人的头顶之上,这还真的是杀人于无形,什么时候这三支利刃抵在了头顶之上三人竟是都没有一点的察觉。

    “呀,原来是你啊,金伯伯,你不是说让我们一起来配合你杀了那最讨厌的老黑吗,谁是老黑啊,莫不是这个人?”

    小烦似乎没有感觉到头顶的威胁,而是笑着向金蝙蝠笑着道。

    “嗯?你是谁?我又何时见过你?你说什么胡话?”金蝙蝠皱了皱眉道。

    “就是三天前,你不是见过我姐姐的吗,你们商议了半天最后才做出的这个决定,你忘记了?”

    “你姐姐?”

    “对啊,血仙蝶就是我姐姐啊!”

    “胡说八道,我不认识什么血仙蝶,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金蝙蝠冷冷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