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你的眼睛真的瞎了不成,当时我就在姐姐的身后啊,还是姐姐告诉你的这处山洞,难道你忘记了?”

    “你的姐姐可是那位身穿红衣的美艳女子不成?”黑蝙蝠阴测测的道。(书屋 shu05.com)

    “可不就是吗?刚刚我姐姐就在这里啊,你也见到了吧。”小烦得意的道。

    “老黑,别听这小妮子话说八道,我根本就没见过这血仙蝶,她这是挑拨离间,你我这么多年的感情,难道还不信我,我现在就杀了这三人。”

    “且慢动手,金大哥,我是信你的,难道你我多年的感情,我还信不过你吗,只是我信不过这三人,尤其是这老婆子,居然敢背叛少主,最好抓活的,交给少主处置。”

    黑蝙蝠说着一伸手,那手竟似是一直野兽的爪子,五指处居然是五把钢刀,向着天阴子的面门抓来。

    天阴子向后一闪,躲过这一抓与此同时手中的剑已抓在手中,准备向两人发动攻击。

    无论是黑蝙蝠还是金蝙蝠都属于蝙蝠之类,在如此黑暗的山洞之中无疑是占了莫大的便宜了,因为两人修炼的都是蝙蝠功,白天视力受限,一到夜晚却是看物清清楚楚。

    在这样的山洞之中动手,无论是萧云还是小或是天阴子都毕竟吃亏,更可况眼前的两人都是武功极高之辈,比三人的武功都要高深。

    萧云的手已经按在了剑柄之上,手上蓄势,半步剑就要出手,只是就在此时那黑蝙蝠的手突然间的一转,竟是抓住了金蝙蝠的胳膊。

    “咔嚓”一声响,随着一声惨叫金蝙蝠的右手竟是被硬生生的抓断。

    “老金,你我相交至今已有五十载了,我一直都很相信你,但是自从出了阴风谷之后我却是不相信你了,因为你总有秘密隐瞒着我。”

    “老黑,你胡说什么,你我五十年的交情难道还抵不过这小妮子的三言两语?”金蝙蝠断了手臂,可谓是拔了牙的老虎再也没有发威的本钱。

    “老金,我问你,你是不是身上的血气回春功的枷锁解除了,你却是不告诉我,害我日日受制于人,不得自由?”

    “没有的事,我怎么会解了,这····”

    “是血仙蝶出的手,解了那你身上的禁止,是不是?你见过血仙蝶的是不是?前些日子你追杀的那女子就是血仙蝶是不是,你们之间已经谈妥了条件是不是?”

    “前不久你我又见血仙蝶的身影,你把我带到这里就是要杀我是不是,你已经投靠了血仙蝶是不是?”

    “哈哈哈哈······”金蝙蝠口中发出一阵凄惨的大笑,“没想到啊,你我几十年的交情,却依旧是不相信我。”

    “没错,我的武功大进正是因为血仙蝶,但是他不是解去了我的血气回春功而是废去了我的血气回春功,我也没有与她深谈,相反她是为了杀我才废去我的武功,却不料废去后我武功大进。”

    “三天前我只是与她一战,是生死大战,她废去我的武功,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你怎么就不相信我?”

    “而且方才你不也是瞧见那血仙蝶,然后追过来了吗?”

    “是吗?你在骗小孩子不成,今日我既已出手,自当送金大哥下黄泉。”

    “我明白了老黑,你是不是想着里面的宝物,萧百荣的宝藏啊,说不定比我的金银双爪也在里面,你是不是想独吞?”

    “你难道不是想着独吞?只有我得到萧百荣的宝藏,得到金银双爪再将这血气回春功修炼到大成,就可以摆脱桎梏,而且我还可以返老还童,说不定真如元松竹所说的那样长生不死亦是大有可能,别说你不想要得到这种机会?”

    “好、好、好····你居然为了一己私利,将几十年的交情尽数化为云烟,你会后悔的。”

    “后悔你也看不到了,不是吗,你的手已断,已成为废人,今日金大哥,你就认命吧!”黑蝙蝠说完一伸手就要动手。

    只是他却是最终没有下得去手,他低头看了看胸口处,那里钉着一只利刃,这是指尖上的利刃飞出刺中了胸口。

    “我金蝙蝠杀人于无形,凭借的就是这无声剑,其实我的左手才是最强的,我一直的使用右手就是要隐藏我的最强手段,老黑,你一抓穿心,你这一抓本该抓烂我的心脏,而不是抓断我的一只手!”

    “我···好后悔!”黑蝙蝠说出最后四字,身子一歪没了声息。

    “小娃娃,你很好,我正没有借口杀了他,这次是他先动手的,可不违背我当年与他的结拜时候的誓言,我还要谢谢你呢,不过,你的挑拨手段不够高明,其实他也是要寻个借口杀我而已,否则焉会上了你的当。”

    “啊?是这样吗?那你还不谢谢我?”小烦嬉笑着说道。

    “谢你?单凭你三言两语就让我们兄弟一死一伤,可见你这娃子的厉害,留着你空多生变故,还是留着一个死人比较的让人放心。”

    “哈哈,你想杀我了啊,不过人称金蝙蝠杀人无形,但是却并非真正的无形,只是在这黑暗之子施展无声之刃暗算人罢了,你知道真正的杀人无形是什么样的吗?”

    “嗯?你····”

    “哈哈,这才叫杀人于无形,敢打本姑娘的主意,让你知道死字怎么写,你以为本姑娘是想挑拨离间,哼哼,你错了,错的离谱,这只是阴差阳错的巧合罢了,本姑娘不过是想要这拖延时间,等你们毒发身亡而已。”

    “你就没感觉出来?其实黑蝙蝠那一招并非很快,否则天阴子前辈怎么能够轻易的躲闪的过去,而他中途变招,你本就防备着但却是躲闪不开,难道还没有预料到什么不成?”

    “两个大笨蛋,还自以为聪明,即使你们两人向我们动手,我们也定然会杀了你门,真是可笑至极,没想到你们居然自相残杀起来····”

    “阴差阳错吗?我好恨····”金蝙蝠说着也是身子一翻倒地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