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笑间两只蝙蝠就变成了死蝙蝠,不得不说小烦的能耐。

    “哈哈,这两个跳梁小丑,在本姑娘手下那还不是犹如两只蚂蚁搬的弱小,真是可惜了白活了这么大的岁数,这学多年都活到了狗身上去了,哈哈···”

    小烦正说着身后传来脚步声响,而且脚步吵杂,看来进来的不是一人。

    三人顿时警觉起来,但是也不慌张,毕竟能到这里来的都是高手,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高手,几乎都是踏入意境级别的高手,因为没有意境级别,休想通过天道盟的巡逻,毕竟天道盟出动了不少的意境级别的高手在这边布防,虽然是伪意境。

    脚步声近,火光已经清晰可见,三人转身却见同样是三人前后而来,三人之中两男一女,那女的蒙着面看不出年龄,但是那两个男子却是年纪不小。

    哪里来的这么多的高手?

    三人一见这阵势顿时愣住,地上三具尸体,面前站着三个人,很显然这里发生了血战。

    “不知三位前辈是何方高人?”萧云淡淡的道。

    为首的男子拱手道:“我等乃是风云三剑,不知前辈是何方高人?”当然这风云三剑所指的前辈是天阴子而不是说话的萧云了。

    “风云三剑?”萧云唯一犹豫,他没有听说过风云三剑,当下微楞。

    天阴子阴鸷一笑,发出又如夜枭般的笑声,“我道是谁,原来是风云三剑,神风剑曹勇,逆风剑陈仓和雪云剑刘岚,三位如何到了此处?”

    “原来是全真教派的天阴子,不知你的师兄天苍子何在,不会是早已骨烂为泥了吧?我看你的面容却是不过古稀之年,莫非也是修炼了血气回春功?如此一来你我都是同道,也无需多废言语了?”说话的是神剑风曹勇。

    “风云三剑说的话我倒是不懂了,还请说明白些。”天阴子不懂装懂道。

    “难道你没有接到少主的命令前来将宝藏取回?”雪云剑刘岚差异的道。

    “什么少主?你以为我是元松竹的走狗不成,当年萧盟主对我有恩,天阴子未曾报答当年恩情,却是万万做不出恩将仇报之事。到是你们风云三剑,当初若非萧盟主舍命相救,焉有你三人的命在,你三人却是为何恩将仇报起来?”

    “哼,萧百荣早死二十余载,所有的恩情,一并随着那场大火烟消云散了,说实话我也算是报了当年的恩情了,当初我一剑就刺死了那萧懿岚,也算是让她少受了多少的痛苦,而且还赏了她一个全尸,你说这份恩情是不是早已经还清了?”说话的是逆风剑陈仓。

    “嘎嘎嘎嘎·····”天阴子一阵的桀桀怪笑哦啊,“你们的报恩手法还真是让老太婆刮目相看了。”

    “姑娘,时间可是够了?”天阴子却是扭头看向小烦。

    小烦却是一脸苦涩的摇了摇头,“外面的风好大,吹得我睁不开眼睛!”

    她这一说,顿时萧云和天阴子心中就是一苦,却是忘记了一件很重的条件,原来这山洞之中气流流动顺畅,而且这风还是从外吹来的,如此一来三人就处于下风头了,即使是放毒也会被风吹走,而刚才对方两只蝙蝠的时候三人是处于上风头的。

    萧云看了看一筹莫展的小烦,又看了看紧张的紧抓着剑的天阴子,突然间一笑,上前一步,“三位小辈,可认识某家?”

    这风云三剑闻言就是一愣,神风剑曹勇将火把向前探了探,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从头到尾看了三遍,不由得眉头紧皱,“阁下哪位胆敢叫我小辈,我看你的年纪轻轻,最多而立之年,我孙子的年龄虽比不上你,但是相差不大了,你胆敢在我面前装大辈?”

    萧云呵呵一笑,故意将嗓子憋得很粗,“是不是装大辈,你试试就知道了,难道你没看到地上躺着的三位吗,他们起初也不相信,只是现在信了。”

    “请问阁下大名!”看在三位先烈的面子上风神剑曹勇不得不客气起来,因为能杀得了三人而毫发无损的这人的本事一定不小。

    萧云冷笑一声道:“某家乃是千山飞雪一剑罩九州,人称玉面飞龙逍遥子的便是。”

    “玉面飞龙逍遥子?没有听过,怕是野鸡无名草鞋无号吧,也拿出来唬人?”逆风剑陈仓露出不屑神色,手指轻轻的敲击着剑柄。

    一个剑客什么时候都要保持能够最快的拔出手中的剑的姿势,丰小依的剑时刻抓在手中,即使是睡觉也不会放手,而且她的右手始终保持在能后最快速拔剑的位置,这是一个剑客必须具备的,但是这逆风剑陈仓却是用手指弹着剑柄,很显然这不是最快的拔剑姿势。

    面对着强大的对手还如此坦然除了他自大狂妄之外,本身的本领也是不小的因素,看来这个人对自己的出手速度很自信。

    “一群无知的鼠辈,本座大名又岂是你等鼠辈可以知晓的,还是回去问问你们的师傅的比较好。”

    萧云说着伸手涌现出了血红色的劲气,血色劲气迅速的覆盖全身,就连头发都是血红之色。

    “血气回春功,是血气回春功,这门武功练到大成真的能够返老还童····”三人的脸上露出了震惊和骇然。

    “你们还知道武功练到巅峰状态的时候还能够还老返童?怎么现在相信本座的话了,还要不要来试试?”

    萧云说着身上的杀气陡然间释放出来,这股杀气虽然比不上血仙蝶身上的煞气浓郁,但是这股杀气确实可以震惊眼前的风云三剑了。

    “你们三人看看脚下躺着的是什么人物可是识得?”

    三人震惊之余终于看清那死去的三人,这一看顿时脸色又变,“这位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金陵剑圣公孙帆,这两位是无形杀手金蝙蝠、利爪掏心黑蝙蝠?”

    萧云冷哼一声,“还算有眼力,本座已经杀人杀够了,不想再杀人了,还不滚?”

    “前辈,这宝藏就在眼前,我等来之不易,虽不能得之一二,但看一眼也总是好的,如此就退走我等也是心中不甘,更是得了少主之命····”

    “嗯?少主之命,什么命令?你所说的少主又是谁?”萧云冷冷的问道。

    “我们的少主就是元松竹的儿子元浪,他命令我们务必要杀光所有入侵到天道山的人,还有就是取得宝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