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照下,落在墙壁上,在那里露出了一个凸起。

    本来山壁凹凸不平,有一个凸起本没有什么,但是经过小烦这一指却是不同,发现这凸起竟是十分的光滑。

    其中一人上前对着那凸起一按,果然这里是个机关,那凸起“咔嚓”一声陷了下去随后“嘎吱”声不断传来,最后“嘎吱嘎吱”声响不断,那扇推不开的大石门缓缓的打开。

    石门一开,顿时一片火光从中飞出,竟是一片的火箭。

    在场的都是意境高手,这些机关根本就奈何不得这些人,而且在石门打开的时候里面发出几机括声响这些人就判断出这里面有机关。

    一篇火箭射罢,顿时石洞中明亮起来,原来这火箭射到了地上、岩壁上居然还在燃烧,难道这就是“火把张”的杰作不成?

    众人抬头看去,借着火箭和火把上的光这才看清石门后是一处台阶,台阶一路向下却是不知又是什么样的神秘所在。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的争相向前窜去,都想第一个抢夺宝物,却是到了那台阶之处不由得轻“咦”了一声,就是萧云也感到惊奇,连忙跟在众人身后往下一瞧,却是大惊。

    原来这里面竟然是摆得整整齐齐的一排棺材,漆黑的棺材闪着幽光,显得诡异恐怖。山洞中的风直灌这里,掀起了里面的幔帐,呼啦啦的作响,众人顿时感到浑身的发冷,尤其是脊背上冷气呼呼的直冒。

    每个棺材上前面都竖着灵牌,细数了一下居然有十六个,开始的几个已经比较破旧,第一个上书:陈毓琅之灵位,第二个却是吴洪之灵位。

    “这些是什么人?”众人疑惑着,开始缓缓的上前,生怕这里面有什么机关。

    越往后走这棺材越是越来越新,最后几个人的名字却是有些熟悉,尤其是最后两个:孟环宇之灵位、冯天雨之灵位。

    “孟环宇、冯天雨?”顿时众人惊愕不已,这两个人除了萧云和小烦之外肯定没有人会陌生。

    孟环宇和冯天雨就是天道正教的两位掌教,众人年轻的时候就是孟环宇的掌教,而孟环宇中年殒命,冯天雨出任掌教,直到三十年前萧百荣出任天道正教的掌教,而现在的天道掌教却是元松竹。

    “这里是·····”

    “看,那是什么?”在不远处立着一个石碑,火把近前,清晰的照亮了几个字:历代祖师之灵位。

    这里居然是天道正教的历代掌教的安息之地。

    “不好,这里是天道正教的禁地,我们快走!”其中一人还真是头脑清明。

    “对了,这里正是藏宝之地了!”

    众人尽皆转头,见说话的却是逆风剑吴仓。

    “这世上还有什么地方比藏在棺材里面更好的了,而且大家别忘了,上代的掌教可是萧百荣,这的棺材之中一定藏着巨大的宝藏。”

    顿时众人都是一喜,连忙上前,这最后一个棺材却并不是萧百荣的棺材,而是冯天雨的,在冯天雨的棺材后面却是一个巨大的石门,石门上清晰的刻着几个大字:萧百荣之灵位。

    这么大的棺材?这简直就是一间石室,里面一定是藏着无数的宝藏。

    众人一用力,这扇石门缓缓的打来,露出里面的真容来,石室刚刚打开一条缝隙,里面七彩的光华就已经透出,顿时众人心中更喜。

    只是当大门彻底的被推开的时候,众人却是惊呆了。

    墙壁上安装着无数的珍珠、玛瑙释放着五彩的光华,在石室的正中央摆着一口硕大的棺材,而棺材上却是端坐着一个身穿血红色衣裙的女子。

    阴风吹过,吹动那女子的血红色衣裙呼呼作响,就像是招魂的血幡。

    “什么人?”修罗刀秦玉手中的修罗刀一摆护住周身,大喝一声。

    “你鬼叫什么,这里面怎么会有人?”

    顿时众人都明白过来,这里不可能有人,这或许就是一间石雕或者塑像什么的吧。

    正当众人释然的时候,那人却是缓缓的将头抬起,露出了一张绝美的脸来。

    不仅如此,那女子身上罩起了一层血红色的气劲,就连头发都变得血红,她缓缓的站起,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看着众人。

    “血仙蝶!”萧云的心就是一颤,千算万算始终也是没有算得,血仙蝶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什么人装神弄鬼的?”修罗刀秦玉说着手中修罗刀亮起一片刀光已经向着血仙蝶斩来。

    血仙蝶没有起身,似乎就像是赶苍蝇一般,玉掌飘出,仅仅是一张就将这一片刀光震散,与此同时她的玉掌一收成爪状,一股劲气一收竟将秦玉吸到手中,她的手紧紧的扣在了秦玉的脖子上。

    随着血仙蝶的手一扭,秦玉的脖子处发出“咔嚓”一声,仅仅是一招就将修罗刀秦玉扭断了脖子。

    所有的人都震惊了,修罗刀秦玉的快斩十三刀这里的人也都是佩服得很,谁也没有敢说对上这修罗刀就会准胜,但是就是这样的秦玉居然没一招击败,在一些就扭断了脖子。

    这是人是鬼?

    萧云当然知道这是人不是鬼,也当然知道血仙蝶的武功,她之所以能够一招击溃修罗刀的刀势,一击扭断秦玉的脖子,其实都是小烦的功劳,这些人中了毒,别说是血仙蝶,就是一个非意境高手也能要了他们的命。

    就在大家震惊的时候,周围一阵的“咔咔”声响,竟是打开了数道暗门,火光从那暗门处射出,将这里照的雪亮,竟然是一群不知是何门何派的武林人士。

    “走!”萧云低呼一声,纵身后越,与此同时天阴子和小烦也已经退出。

    血仙蝶纵身飞出,竟是一下子到了萧云身前,回头看了他一眼,身上向着小烦抓去,“跟我回去!”

    “姐姐···”这一声姐姐却是不敢和拒绝,同时也有三分惧意。

    小烦想要躲闪,却是没能闪开,被一下子抓了去。

    萧云本能就像离血仙蝶远点,但是血仙蝶玉掌一翻,手掌中似乎有一轮明月一枚太阳在旋转向着萧云胸口印来,正是一招啸日落月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