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夫人看到丰小依偷看春·宫·图,不由得说起了往事,“哎,说起来我还是这次大劫的推手,当初阴阳道的道主参悟出这本功法之后还是由我向圣尊推荐,然后推广扩大的,而这阴阳逆乱混天道的名字还是我取的,也是我为这武功秘籍提写名称。”

    金花夫人说着取过了笔墨,在那本古朴的春·宫图封面上写下了“阴阳逆乱混天道”几个字。

    金花夫人写完这几个字,却是停住笔,半晌苦笑一声,“为了伪造的真一些,我还是给这春·宫图上画上些脉络图吧,如此一来却是可以瞒天过海了,至少不会被少主怀疑你。”

    丰小依脸上犹如火烧,心道:“被你发现已经是大大的意外了,还能被云发现,若是他发现后认为我是一个YIN荡的女人可怎么的好?”

    “拿去好好的研究吧,这对你真的很有用,我倒也是希望姑娘早早成为真正的女人呢?”金花夫人在每页之上都添加了数笔之后,却是丢下那本春·宫图微笑而去。

    丰小依的心很乱,心乱如麻都不能形容,她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从嘴里面蹦了出来,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最近却是沉浸在这见不得人的东西上?

    丰小依长出了一口气,起身站起,顿觉浑身的难受,顺手将那本春·宫图丢到了桌上,唤了一声侍女准备好贴身衣物和清水准备洗一个冷水澡清醒清醒。

    能到这后殿之中来的人并不多,当然梦倪裳就是这不多的人之一。

    她见萧云依旧没有回来,不由得有些失望,同时她也好奇丰小依、金花夫人到底是在做什么。

    梦倪裳心道:“前些日子时姐姐还问来着,正好自己也好奇,不如去看看也罢。”

    梦倪裳哼着歌丝毫不避讳,此时丰小依刚刚去洗冷水澡,而金花夫人却是正在自己的屋中翻阅着《南宫札记》,大殿之中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梦倪裳顿觉无趣,其实她本来也是想要揶揄丰小依几句的,毕竟整个梅剑山庄谁都知道丰小依对萧云的情意,难免的梦倪裳会对丰小依会有敌意。

    梦倪裳踱着步子在后殿看了一圈却也是没有什么发现,正要离去却是一眼瞟见桌子上放着的一本秘籍。

    秘籍很古老,看起来就是经历了无数岁月的沧桑,字迹已经模糊不清,清楚的只有几个字:阴阳逆乱混天元道。

    “神神秘秘的都是练什么武功?平日间云在的时候也不让我来。”梦倪裳口中嘟囔着将那本春·宫图打开,一看之下却是忍不住的脸红心跳,身体迅速的有了一种渴望的感觉。

    “外表看起来端庄贤淑,冰山一般难以接近,其实骨子里下贱YIN荡,我一定要告诉云!”梦倪裳恨恨的道。

    梦倪裳随手将那春·宫图拿在手中,转身走了几步又一想要是自己把这春·宫图拿走了的话,那丰小依会不会恶人先告状,或者说这东西在自己身上,云就会以为真正YIN荡下贱的是自己?

    梦倪裳一想,随后又将这春·宫图抛在桌上。

    “夫人早,夫人早···”一路上山庄之人见了梦倪裳无不尊重的喊一声“夫人”,梦倪裳嘴角之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很是受用。

    “去哪里玩呢?怎么突然间好想云,哎,云不在,姐姐现在很忙没时间陪我呀啊,还是丰荫城去和姐妹们做一些江湖任务吧,反正都是无聊得很。”梦倪裳想着。

    梦倪裳打定主意,稳了稳荡漾的心情,哼着歌一路小跑着出了梅剑山庄。

    天道城议事大殿之中。

    此时大殿的铁门紧紧的关闭着,一身青衣的元浪坐在椅子上,眉头紧锁,他的身旁正是头戴着粉红色斗笠身披着粉红色斗篷的千幻琉璃。

    “夫君,你可是担心后山之事?这里面大有蹊跷啊,怎么这么多人武林人士突然间闯入到了我派禁区之中去了?”千幻琉璃道。

    “我想一定是有人故意促成的,天道正教教众数万,谁都知道葬仙山是本派禁地,根本就没人敢在其中乱闯,而且通往历代祖师安陵之处的石室就是我和父亲都不知道,我相信这个世上知道的人本就不多,这些人是怎么找到的?”

    “莫非萧百荣的宝藏真的就在其中不成?”千幻琉璃疑惑道。

    “可能性不大,萧百荣死在萧家寨,这件事我父亲亲眼所见,那时候谁还敢给他入殓,最终还是父亲把他的尸骨埋在了葬仙山上,即使是我父也不知道居然还有一个这样的山洞,这样的石室,居然还有一个历代掌门人的墓室。”元浪说着一拍坐下的椅子,顿时将那椅子拍碎。

    “夫君,不必发这么大的火气,现在的问题不是这个了,天道山大乱,这件事如何善了?”千幻琉璃一下子看到了事情的本质。

    “擅闯我派禁地者死,把他们全杀光!”元浪阴狠的道。

    “夫君,我怕就是这个,如此一来我们真的是把全武林都得罪了,而且这里面也不免我们的联盟门派。”

    “这背后之人果然阴险,我们明明知道是个陷阱还有踩进去,璃儿,我们训练的人手如何了?”

    “现在还不成熟,要不是你不听我的,把所有能有的全部都拉到阴风谷去的话,至少我们可用之人也有数十人了,不仅如此还得罪了我那小气的小姑子。”

    “你怕她作甚,她若不是我妹妹,早将她试炼我的阴阳合欢印了,眼下只能这么办了,全杀了吧,不杀的话,我们天道盟用不得安宁。”

    “我想背后的人一定很乐意我们这么做,但是我们还必须这么做,接下来就是要迎接反联盟的反击了,现在反联盟的人也已经有了修成意境的秘法,相信很快就要对我们发动攻击了。”

    “他们怎么会有修成意境的秘法?”元浪感到不可思议。

    “是冰宫不泪天,血仙蝶得到了秘法已经传授给了陆金岚,只是陆金岚想要与此作为筹码还没有交付给反联盟,但是我想很快他们就会谈好条件,这个日子不远了。”

    元浪沉思了一会道:“梅剑山庄有什么动作?”

    “梅剑山庄暂时没有大动作,但是商业活动却很频发,看来是在积攒实力。不过夫君放心,按照现在梅剑山庄和反联盟商业上的矛盾来看暂时没有合作的可能。”

    “先将眼前这关应付过去,随后我着手对付血仙蝶,我需要她。”

    “夫君····”千幻琉璃醋意浓浓。

    “璃儿放心,这武林再大,也只有你一个是我的妻子,我需要血仙蝶不过是需要她的力量罢了,让她成为我修炼阴阳逆乱天元道的鼎炉,只要利用完她,就让她永远的消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