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身受煞气影响,攻击萧云,三把旋飞的子剑旋斩而下,同时手中剑狠狠的刺穴萧云,这一招与重创血仙蝶的一招如出一辙。

    南宫心怡迅速出剑,一剑封挡住左侧的子剑和身后旋杀的子剑,同时萧云手中软剑灵蛇舞动,搅住那把子剑,接连几次的侧向攻击,竟是削减了子剑的威势,最后一搅之下将子剑搅飞与此同时身形转动间躲开丰小依的七绝剑。

    “小依姐!”

    萧云皱眉,已经看出丰小依的不同,她的右眼已经血红,左眼看不到被刘海遮着,不过那刘海却是紫黑仿佛是血迹干涸,同时半张脸上也是鲜血斑斑,也不知道她是受了什么伤。

    丰小依似是未闻萧云的呼唤,手中剑势更急,剑动之间劲气激荡,轰然爆裂,狂霸如山剑势彰显无遗。

    与此同时丰小依出剑与以往大不相同,剑动之间似有万鬼嚎哭之音摄人心神,剑上更似是万千阴魂缠绕,剑未沾体那让人寒颤的剑意就让人皮肤生痛,似是割裂身体,同时那一剑之力似是要将自己的肌肤、血肉、骨骼分离。

    这是一种怎样的剑意,这是一种的煞气,这又是一种怎样的魔性之剑?

    南宫心怡剑出与丰小依一记对撞,竟是把南宫心怡震退,没想到功力大进的南宫心怡竟是不敌疯狂之状的丰小依。

    丰小依剑势狂霸、阴毒,挥剑之剑万鬼嚎哭相随,同时射出三道子剑,竟是以一对二,越战越是生猛。

    南宫心怡和萧云的武功竟是配合有度,两人通过交·合渡气互相交换、参悟对方武学,再通过融合最终凝练出最适合自己的武功,同时通过交·合渡气两人的内功都很多提高,尤其是萧云身体之内封印的强大力量被释放了出来,已经完全融于自身,内功更是强悍无比。

    两人武功相配合,一者刚一者柔,强柔并济刚柔并存,更是知晓对方武学特点,两者配合起来相得益彰,联手之下竟是挡不住丰小依的剑势。

    丰小依的剑是绝剑是霸剑更是魔剑,她的剑却有一个特性,子剑飞出她对一人和对数人没有区别,这绝剑剑法也是脱胎于百花剑诀,尤其是以变化多端著称。

    再者萧云和南宫心怡只是防御并不想要丰小依的性命,毕竟丰小依的神志不清,这点任是谁都看得出来,所以两人对上丰小依只守不攻,就是气势已弱三分。

    丰小依却是状如疯魔,剑剑夺命,子剑旋飞之际更是诡绝刁钻,三人看起来却是棋逢对手一般。

    丰小依越战越是疯魔,同时攻击的重心也是渐渐偏移,招招对南宫心怡下了死手。

    萧云皱眉不已,这让他心中十分不快,同时一声冷喝,身上血红色劲气涌动,竟是一招“嗜血斩”斩向丰小依,这也是交战以来,萧云第一次对丰小依出招。

    现在萧云的灵蛇剑已经不同,灵蛇剑是软剑已经不再适合施展“嗜血斩”这样的招式,更何况“嗜血斩”乃是斩招,更适合刀招,用剑本来就很勉强,更何况是软剑,这就更不适合了,但是萧云依旧是一剑斩出,这一剑已是宣告两人间的关系。

    从动手到现在数十个回合了,三人虽然看似是打生打死,但却是没有一人施展强招,毕竟一旦施展出强招就意味着要以命搏杀,强招不能留手,这点谁都明白,萧云骤然间施展出强招也就是说再打下去他将不再留手。

    不过眼下萧云的“嗜血斩”并不具备强大杀伤力的威力,萧云要是真想以此招伤敌的话,他一定不会使用软剑,即使不用剑施展出这一招的话,也比使用软剑来的有威势。

    丰小依骤然身退,收剑,同时身上的煞气渐渐收敛入体内,整个人似是脱胎换骨,由恶魔转化为绰绰仙子,只是左脸之上的血迹斑斑犹在。

    “啊···”丰小依一声痛呼,以手捂住眼睛显然眼睛的痛楚让她感觉异常难受。

    “小依姐,你没事吧。”萧云剑归鞘,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你们没事就好了。”丰小依皱着眉头道。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辛苦小依姐了。”萧云说着看向四周。

    冰宫不泪天的人早已撤退,血仙蝶被柔姑娘带走的时候蓝冰儿、红衣和绿衫就已经看到,见宫主受伤哪里还敢再此久留,再者萧云一露面施展的血阵让万余冰宫人马受创,眼下要是不趁机逃走,更待何时?

    萧懿影不会阻挡冰宫的人退走,展玉辉和梅疏影虽然想要“趁你病要你命”,但是看见萧懿影不动,两人也就没有动手。

    血仙蝶被柔姑娘带走了,但是她手中的那把五彩伞却是留在了地上,也不知是不是走的匆忙忘记了拾取。

    萧懿影早已将血仙蝶的五彩伞收起,把玩了起来,同时谁也没有注意到那猴脸面具的男人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我遭了暗算,我的眼睛···瞎了。”丰小依伤心悲痛的道。

    “怎么会这样?”萧云大急,端起丰小依的脸,掀开她的刘海,果然见她的左眼已经肿胀的睁不开,更是紫黑,就像是一个烂桃。

    “怎么伤的?是中毒还是被外力破去眼睛?”萧云急的满天大汗。

    “好疼···”丰小依抽泣道。

    眼睛都肿成这样能不疼吗,更何况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眼睛之中揉不得半点沙子,眼睛受伤没有不痛的。

    “我看看你的眼睛。”萧云说着轻轻的伸手,就想扒开她受伤的眼睛,同时也人贴了上去,毕竟眼睛可是人身重要之处,出不得半点状况,他必须小心谨慎的。

    这姿势从外看起来却是要多暧昧有多暧昧,就像是两人相拥亲吻。

    南宫心怡顿时脸上发烧,同时心中更是一股苦涩,两人之间虽然发生了超友谊的关系,但是却是基于自己身受重伤,而不得不行此下策,看起来在他心中自己始终也是抵不过丰小依的。

    人要知道满足,即使是意外的邂逅也是非分,本来南宫心怡只想悄悄的跟着萧云,远远的看着他就已经心满意足,更何况是肌肤之亲?

    南宫心怡看着萧云和丰小依的亲昵动作,她的心中是如何滋味,她又将如何打算下一步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