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心怡想起就在刚刚丰小依走后不久她就完成了武功的融合,兴奋之余竟是抱住萧云欢喜的不得了,两人身上被燃起熊熊之火,这一次却是完全的放开身心的水乳交融、鱼水之乐,是喜欢而生产的爱所造就的激烈的火花迸射。

    这一次已是非分,南宫心怡已是心满意足,她也知道这会给萧云带来很大的麻烦,在丰小依这里这一关是过不去的,所以眼下最好就是悄悄的离开。

    流风迤转,似是怒力要翻开两人缠绵恩爱的一页,南宫心怡的背影显得孤凉和悲婉,似是风中的落叶,无根的浮萍,飘飘荡荡无所依恋。

    南宫心怡孤寂的身影远去,她想着将这月余的荒诞忘却,忘却不能就永远永远的留在自己的心间,就当做这是一场梦。

    但是如果闭起眼睛回想起月余的相处是那么的真实而不是梦,不是梦那又是什么?是最真实的自己的人心中真象吗?或者,是让自己耽溺不起的借口?因为已在沉沦,所以说,沉沦无药;因为已沉沦泥淖,所以说,泥淖无救;无药无救,所以沉沦泥淖,是唯一的前景?如何才能睁开眼,摆脱这场不该存在的梦…

    幸福是什么?是痛苦的变形,如同冰天雪地中的一丝火,在点燃瞬间便消失,无法取暖,却是更让人感到寒冷的痛苦,刹那的温暖,对比出苦难的永恒;行走,只是不想在原地等待,但寻求的本质,却让心在原地打转。(摘自网络)

    南宫心怡知道幸福是短暂的,她不能奢求什么,她所奢求的只是萧云的一瞥,温情缠绵早已是奢望中的奢望,那已是非分之想,就应该早早放下,不去想。

    南宫心怡含着泪,一步一沉重,一步一割舍,一步两行泪,怀着沉重的心情渐渐远去,两个人越走越远,两颗心是否会随着两人的远去而远离?

    丰小依的右眼一直的看着南宫心怡远去的身影,嘴角突然间划过一丝微笑,却是吓了萧云一跳。

    就在此时一个喷着热气的红唇贴了过来,在萧云的脸上轻轻的啄了一口。

    萧云一惊,两人已经分开,“我的眼睛没事,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丰小依很开心,开心的是自己略施小手段就赶走了南宫心怡,开心的是她已经向萧云表白心思,虽是无言,但却胜千言万语,更是开心萧云对他的关怀。

    “云,这些天你去了哪里?”丰小依问道。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我和心怡受伤,就在那山洞里面。”

    萧云说着回身看时却只见南宫心怡落寞的背影,缓缓而戚戚,让他的心莫名一揪,他似乎感觉到了南宫心怡的悲伤与落寞。

    萧云的眼睛一直的看着南宫心怡远去的背影,看着她背后的剑穗随风飘摆,似是在向他挥手告别,他的心中莫名酸楚。

    丰小依看着萧云的神情,不由得心声妒意,狠狠的握了握手。

    “小依姐,这些时日辛苦你了,你好好休息,接下来就交给我吧。”萧云说着却是向南宫心怡走去。

    “站住!”丰小依挡在萧云面前。

    “怎么了?”萧云问道。

    “没····没事····我···受伤了,你···陪陪我,好不好?”丰小依害羞的道。

    “小依姐,你多休息,心怡心情不太好,我担心她会出事,我去看看。”萧云说着又向前一步。

    丰小依又是一闪身挡在萧云面前,“你是不是喜欢上了她,我们是有婚约的,你对她如何我不管,但是怎么能够这样对我?在你的心中他比我重要?”

    “我怎么对你了?你和她在我心中同样重要,你的伤势不要紧,多休息一下就好了,心怡心情不好,恐出事情,你说我该怎么做?”萧云冷着脸问道。

    “你怎么突然间变成这样?”丰小依不解的问道。

    萧云没有言语,看着周围打扫战场的人,随后追南宫心怡而去。

    看着萧云的背影,丰小依恨恨的咬了咬牙。

    其实萧云要是说上一句“我变得怎样了?”丰小依也不会这么恨,毕竟两人还有的交谈,但是萧云现在什么话也没有说,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对自己的厌烦和放弃,连说话都懒得和自己说了?

    都是你们这群骚狐狸迷惑了云,抢了本该属于我的东西,他是我的男人,是我的夫婿,为什么到头来却是对自己冷眼以对?

    丰小依暗恨张馨菲,暗恨南宫心怡,更是恨着萧云绝情无义。

    “姐,你怎么样了?”不知何时骚包无比的丰小冉摇着纸扇来到丰小依的身边。

    “要你管?”丰小依冷冷的回答了一句。

    “和姐夫吵架了?姐,你要收敛一下你的脾气,姐夫可不是我,他容不得任何的威胁,你动不动就出走是在威胁姐夫吗?姐夫在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却是离开了,你还想他会给你好脸色?”

    “你来是挖苦我的,还是来让我给你熟熟皮子?”丰小依说着举了一下手中剑。

    “娘让我给你个信,下月十五剑灵山举行论剑大会,倒时候邀请天下武林剑者云集,让姐做个主持。”丰小冉道。

    “我没空。”丰小依冷冷的道。

    “这是你的机会,姐,难道你不想给姐夫一个解释吗?你的煞剑太引人注目了,而你一直的瞒着姐夫,这是你们之间跨不过的沟壑,会成为你们两人之间的阻碍。你也看出来了吧,这南宫姑娘一定和姐夫之间发生了什么,先有白菲姑娘,再有南宫姑娘,还有一个小烦,更别说梦琉璃了,哪个不是对姐夫千依百顺,唯有你。”

    “我丰小伊不是对人千依百顺的人,自从我出道江湖至今,在他面前忍着性子隐忍到了现在,难道我做的还不够好?他居然如此对我?”丰小依怒急。

    “姐,你不是已经改名了吗?你不是把‘伊’字改成了‘依’字了吗,不正是要表面你的心迹吗,小鸟依人,千依百顺,不就是这个意思吗?怎么装不下去了?”丰小冉撇了撇嘴。

    “姐,你的隐忍不够彻底,你曾经在姐夫面前露过煞剑,你杀了英肃杀,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其削成一具骷髅骨,这种手段让人不寒而栗,其实姐夫早就对你怀疑了。”

    丰小冉要和丰小依说什么,他是否能够说动丰小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