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冉对丰小依劝解,“姐,你不是已经改名了吗?你不是把‘伊’字改成了‘依’字了吗,不正是要表面你的心迹吗,小鸟依人,千依百顺,不就是这个意思吗?怎么装不下去了?”丰小冉撇了撇嘴。

    “姐,你的隐忍不够彻底,你曾经在姐夫面前露过煞剑,你杀了英肃杀,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其削成一具骷髅骨,这种手段让人不寒而栗,其实姐夫早就对你怀疑了。”

    “其实姐夫一直的等待着你的解释,可是你一直的没有说明,这就让姐夫不能接受你,更何况你还假装矜持,失去很多的机会,这能怪谁?还有一点就是你触动了姐夫的底线了。”丰小冉合上纸扇,脸上再无烧包欠揍的表情,郑重的道。

    “底线?什么底线?”丰小依不解的问道。

    “第一,姐夫不受任何的威胁,即使是死,你以出走威胁姐夫,这让姐夫很不爽,第二,梅剑山庄谁是庄主?既然你把山庄交给了姐夫,就应该尊他为庄主,可是你看你都做了什么?你的那些属下又有谁真的把姐夫当成庄主了?而且还一口一个庄主的叫着你,到底是你是庄主还是他是庄主?”

    “他对权势并不在意,我清楚得很。你多虑了。”丰小依道。

    “或许吧,但是有一点他却是最在意的,那就是她的女人都是他的挚爱,姐夫虽然花心,但却是对他们都是真心对待,就像是对姐你一样,你刚才做的太过分了。”

    “血仙蝶不是他的女人。”丰小依冷着脸道。

    “血仙蝶当然不是,南宫心怡却是,姐,你方才做的太过分了。”丰小冉叹了口气,“去和姐夫道个歉,别闹的不可调和。”

    “我去给他道歉?他怎么不给我道歉,你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了吗?还以为我看不到是不是,当着我的面还···羞也不羞。”丰小依怒气攻心。

    “姐,你看到什么了?你是不是看到姐夫和南宫姑娘····那个了?”丰小冉问道。

    “是,而且还缠绵许久,简直是不把我当人看,还记得我是他的未婚妻吗?”原来丰小依竟是看到了那神秘世界之中的一举一动。

    “男人三妻四妾的这不算什么,我只是真心希望你和姐夫能够美美满满的。”

    “我丰小伊的东西怎么能够与他人分享,我能够将他与梦倪裳分开,张馨菲也好、南宫心怡也罢谁也阻挡不了我?”

    “什么?姐,梦倪裳红杏出墙的事情是你促成的?这件事要是让姐夫知道的话···”丰小冉脸色已变,因为现在就连他也看不清自己的姐姐了,丰小伊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阴谋诡计、算计暗伤、阴狠毒辣,几乎可以形容女人不好的词都难以描述,你居然是如此的腹黑!

    “姐,你怎么变成这样?什么时候也会这些阴谋算计?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情狠毒?”丰小冉瞪着眼睛看着丰小依似乎不认识这个姐姐一样。

    “我变成什么样?我本来就不是傻子自然懂得算计,我无情狠毒?要是我不无情狠毒,我早死多时,那你以为这里是家里?这是江湖,这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你不杀他,他杀你,你说我狠毒无情?没有我的狠毒无情,焉有你的命在?”丰小依怒视着丰小冉。

    “姐,你太自以为是了,江湖是弱肉强食的世界,是你争我夺的世界,更是阴谋算计的世界,但是除了这些之外还有感情,还有正义,你太自私了,你为了自己就将姐夫和梦倪裳拆散我不怪你,因为梦倪裳本来就不是对姐夫真心实意,但是你刚才做了什么?你知道血仙蝶的真实身份不是吗?可是你为什么还要对她下杀手?”

    “对,我知道血仙蝶的真实身份,我也知道她对我有恩,更是知道她心中并不想伤害我,但是她要我嫁给我不喜欢的人,我不愿意,她逼迫我,对我出手,也休怪我无情了。”丰小依怒发飞扬,一时间煞气凛然。

    附近不少打扫战场的人看着姐弟争吵都不敢靠近,更是不敢偷听,因为丰小依的表现太过霸绝,太过恐怖,让山庄的人噤若寒蝉。

    “姐,你怎么这么无情?怪不得娘说你才是真正的剑道道主,她在你的面前也是自愧不如,原先我不懂,现在我却是知道了,那就是娘没有你那么无情,没有你那么狠毒,所以娘练不成煞剑,只能转修情剑,而你却是煞剑大成者。”丰小冉手指丰小依怒道。

    “情太苦,情太累,难道你看不到娘为了爹有多苦,有多累?娘为爹付出了这么多,结果呢?爹为了一个根本就不爱他又是水性杨花的女人抛妻弃子,这都是娘的遭遇,我从小就看在眼中,所以我无情。”丰小依冷冷的道。

    “你既然无情,你怎么要求姐夫对你专情?你又怎么挽回姐夫的心?他有情,他有意,他有爱,他甚至可以为了自己所爱的人以身挡剑,所以他招女人喜欢,而唯独不喜欢你,你该好好反省一下子了。做弟弟的只能如此劝告你,你若是再执迷不悟的话,真的会永远的失去姐夫,我知道我的姐姐并非无情,并非冷血,否则你就不会为了弟弟解开深锁的封印,不会这么在乎姐夫与别的女人之间的关系。”

    “你什么都懂?笑话,你怎么会懂我的心?”丰小依表面怒,心中却是已有动容。

    “无所谓,姐夫很快就去南疆了,你去不去?”丰小冉又摇着纸扇,烧包无限。

    “去!”丰小依说完转身就像梅剑山庄走去。

    丰小依的心情很复杂,自己到底对萧云的感情没有别人比自己清楚,自己是喜欢他的,也只有在他和母亲的面前自己才会露出少女纯真的一面,才会露出真实的自己,但是自己的情路怎么这么艰难?

    萧云一路追随者南宫心怡的背影,看着那背影如此的孤寂内心竟是无比的悲痛,是自己的无能,是自己的花心而让她受伤,明明已经占有了她,却是不能给她一个名分,萧云的心中难安,她决定将南宫心怡留在身边,即使是面对丰小依的质问和暴风骤雨。

    “怎么一个人就这么走了?”萧云跟上南宫心怡淡淡的道。

    “啊?”南宫心怡一怔,竟是不知萧云已到身边,“我·····”

    “在想什么?我到身边你都没有发觉?”萧云打趣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