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想什么?我到身边你都没有发觉?”萧云打趣道。

    “没,没什么?”南宫心怡连忙转过头去,擦干泪水,但是她知道已经晚了,怎么能够瞒得过萧云的眼睛?

    “为什么哭了?因为我和小依姐?”萧云问道。

    “是吧,我不想为难你。”南宫心怡率直说着,“我想离开。”

    “离开?去哪里?”萧云的心仿佛被揪了一下,多么纯真率直的姑娘,为了别人而自愿牺牲自己。

    “峨眉山啊,那里有很多的猴子陪着我,很好玩的,我从小就和那群猴子们玩。”南宫心怡笑道。

    萧云一时失神,原来女孩都是好演员,看看看,刚才还眼泪婆裟的,一回头,刚刚抹去眼泪,再回首竟是笑容满脸,像是盛开的鲜花一般。

    “猴子?”

    “嗯嗯嗯,其实我还会一种猴拳,你知道的,那就是我和猴子玩耍的时候参悟到的,厉不厉害。”南宫心怡又笑道。

    “厉害,厉害!”

    “我怎么看你心事重重的?你怎么这么沉闷?”南宫心怡嘟着嘴不满起来,看起来像是少女撒娇一般。

    褪去了羞涩,露出了真性情,其实南宫心怡本就是少女心性,但也只是在他眼前而已。

    “我心爱的女人要离开我,你说我能不心事重重吗?”萧云郁闷的道。

    “我···,你也看出来了吧,有我在对你没有好处,我离开或许小依姑娘对你的帮助更大,不是吗?”南宫心怡低下头道。

    “方才小依姐神志不清,你也不要在意,我想这不是她的本意。”萧云解释道,其实他心中也很清楚丰小依就是故意的,当初在阴风谷的时候就是假装神志不清想要打杀白小蝶,这次只是故技重施而已。

    “你方才怎么回事?怎么知道是血仙蝶出事了?”南宫心怡问道。

    “我也不知道,当时我的心就像是被重重的刺了一剑一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种感觉很奇怪,但并不是第一次发生,同时似是一种心灵上的呼唤,就像是与对方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一般。”

    “这么奇怪?是在什么情况下发生的?”南宫心怡问道。

    “情况说不清楚,但是我与三个人之间有这种奇怪的感觉,一个是血仙蝶,一个是柔姑娘还有一个就是冰宫上的一个叫做岚儿的女子,不过那叫岚儿的女子给我的感觉却和血仙蝶给我的感觉极其相似,甚至是几乎相同,真是奇怪至极。”萧云皱眉道。

    “原来这样,我听我师尊说过百花道有一种连心蛊,下在血亲之人的身上,如此可以互相感应对方,更是作为血亲的证明,只是不知真假。”南宫心怡道。

    “连心蛊?那是什么?”萧云皱眉道。

    “那就是一种蛊虫,不过这种蛊虫却不能独活,一般都是寄存在某物之上,也就是说拥有连心蛊的人身上都有外物植入身体,就像是胳膊上镶上一块钻石什么的,而百花道更是医术高超,可以在心脏之外植入护心玉,保护心脏的,这种高超医术除了义母之外怕也没有外人了,不过这只是我师尊告诉我的,因为谁也没有见过。”南宫心怡道。

    “原来这样,等有机会到南疆百花谷自然可以询问一下,心怡,留下来吧。”萧云伸手拉住南宫心怡的手。

    “可是小依姑娘····”南宫心怡又沉默了。

    “没事的,我会和小依姐说明这件事,至于菲儿你就不必担心了,他不会介意的。”萧云心中也是叹了口气,男人三妻四妾没什么,但是这对于女方来说始终是不公平的,萧云心中也是愧疚。

    “对了,眼下局面混乱你打算怎么做?”南宫心怡突然间改变话题问道。

    “我设局骗杀萧懿航不成,反被他设局骗杀,这个仇恨我不能不报,更是他借助冰宫的力量欲要置我于死地,现在我回来了,自然要给对方好看,现在我需要心怡,帮我好不好?”萧云拉着南宫心怡的手紧紧不放,双眼看着她的眼睛,让南宫心怡脸上犹如火烧。

    “喂喂喂,你们在干吗?你干嘛拉着我师姐的手不放?”很不和谐的声音传来,顿时将南宫心怡羞的抽回手捂着脸飞也似的逃了。

    “怎么回事?”萧懿影很直觉的感到这里面有事情,难道单纯可爱的师姐得手了?萧懿影抓着五彩伞向南宫心怡追去。

    来到议事大厅,萧云在主位上坐定,各大堂主都已在等候,片刻后丰小依和丰小冉先后来至,分坐在萧云身边。

    萧云看了看丰小依,她已经换了衣服,重新装扮了一番,看起来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但是看她时不时的揉着左眼,知道她的眼伤比自己想象的要中。

    “小依姐,你的眼睛····”萧云脸上露出了关怀之色。

    “我没事,谈正事。”丰小依淡淡的回答道。

    萧云正色向众人道:“我萧云自任梅剑山庄以来从未有过今日大败,由于我的疏忽险些让梅剑山庄化为灰烬,我在此向众位承诺,今日之仇定当百倍讨回,接下来就由各大堂主报告各堂现状。”

    首先发言的是梅剑山庄总管事胡古月,报告了一下山庄的总体情况,尤其是云雾城新的山庄建立情况,接下来是各大堂主报告各自堂内现状。

    各大堂主报告完毕,静等萧云表态,半晌萧云才道:“小冉,接下来的安排你安排一下吧。”

    萧云刚从外面回来自然是没有和丰小冉商议的,但是她知道丰小冉一定是有了计划。

    丰小冉咳嗽了两声,“我和依庄主、依副庄主商议了一下,对于山庄的局势和我们探查的情况大致相同,依照庄主的意思先做以下安排····”

    丰小冉成竹在胸针对眼下局势做出了一一安排,随后向萧云道:“不知庄主还有任何建议?”

    萧云点了点头,“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就去办吧。”

    众人散去,丰小冉看了看萧云和丰小依向萧云道:“姐夫,我姐任性,她已经知道错了,姐夫大人大量有担当,不会再记恨我姐吧,你看我姐听说你出事了,整日的哭啊,哭啊,哭的,你看她的眼睛都快哭瞎了,对,对,对,左眼,左眼,左眼···看看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