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金岚想要退出联盟.

    “什么?为什么?金岚,你可是想清楚了,联盟的大事还没有成功,怎么可以轻易放弃?再者你清楚退出联盟的代价?”

    “我清楚,我什么都清楚,但是我做不了主,因为凤凰谷本来就是冰宫的势力,是宫主的势力,宫主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做不了主。”陆金岚苦笑一声,“脱离联盟的代价我也很清楚,但是很长时间以来我都没有参加联盟会议,更是不曾踏足总坛范围一步,其实我已经具备了不需要承担代价就可以脱离联盟的条件,我希望盟主放过金岚一马。”

    “这····”陈天成实在是不想放陆金岚走。

    “盟主,单单论起势力间的关系,我们合作亲密,我的离开定然会对联盟造成很大的影响,金岚只能说声抱歉了,但是论起个人感情而言,金岚虽然已是不洁之身,但是心中却是只有盟主一个男人,永远,永远···”

    陆金岚说完缓缓起身,向着众人拜了一拜,最后带着不舍与不甘背离众人而去。

    “陆金岚知道联盟的事情太多,了解其中太多的内幕,如果这样就放他走了,一旦她落在天道盟的人手中,会对我们联盟造成毁灭性的打击。”段惊羽出言道。

    一边的梦琉璃脸色阴沉,听段惊羽所言脸色略微缓和下来,向着段惊羽点了点头,顿时段惊羽受到了莫大的鼓舞,就像是春·药一般的兴奋,将身子挺直,目露凶光的看着陆金岚。

    “金岚的离开符合规矩,我们无权留难与她。”杨人九出言道。

    “但是为了联盟的秘密不被泄露,就不要再管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了,毕竟陆金岚在联盟之中曾经占据着重要的位置,知道的秘密很多,即使半年不参与联盟之事,也不行,因为她并不是普通的帮派成员。”段惊羽咬住不放。

    陆金岚和梦琉璃互相不和,这在联盟之中很多人都知道,现在趁着陆金岚落难,段惊羽自然要为梦琉璃出头,留难陆金岚。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联盟的规矩办事吧,我若是能从这总坛之中走出去,就算我陆金岚与联盟再无瓜葛,不知道谁要阻拦金岚离开?”陆金岚眼看众人,目光冷冽。

    众人说都没用说话,萧云三人自然是不愿管这件事,陆金岚离开是奉了血仙蝶的命令行事,萧懿航也是不会阻拦,其他势力都要看陈天成的脸色,陆金岚是陈天成的姘头,谁还愿意触这个霉头?

    段惊羽倒是想要阻拦陆金岚,但是自认为自己的本领敌不过陆金岚,自己站出来也只能是干丢人,梦琉璃倒是可以阻止陆金岚离开,但是梦琉璃会动手吗?

    当然不会,在她眼中什么联盟,什么雄图霸业,什么都不重要,而且此时为难陆金岚的话也没有什么理由。

    陆金岚看着众人冷冷一笑,起身而去,却是没有任何人阻拦,倒是段惊羽脸色颇为难堪,却是无可奈何。

    “要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陈天成说着看向萧云。

    萧云瞪着一双充满仇恨的大眼睛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对面的萧懿航。

    萧懿航冷笑以对,丝毫不将萧云放在眼中,两个人之间竟是无声无息的火药味道十分浓郁。

    “咳咳咳···”丰小冉咳嗽几声,“我替庄主说几句,此处梅剑山庄遭受冰宫不泪天的攻击,损失巨大,所以庄主决定从现在开始正式管理所在区域内的资源分配,主要是为了弥补这一战的损失。”

    “这本是梅剑山庄庄内之事,无需向联盟声明,只需要向所在区域内的各个势力通知即可。”陈成天道。

    众人将眼光都放在替天行道身上,因为替天行道帮会就在梅剑山庄管理的区域之内,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梅剑山庄向替天行道正是开战了,这是阳谋,梅剑山庄有所以资源的分配权,说不给你就不给你,说给你多少就给你多少,就看替天行道如何抵挡得住梅剑山庄的阳某算计了。

    萧懿航也笑,只是笑的阴险至极,笑的愤怒至极,他的笑中蕴含着无比的愤怒,却是最终无可奈何。

    自由联盟大会之后萧云三人却是没有急着回去,而到了孙剑书的府上,同时他们也见到了伤势还没有复原的古墓玉女孙剑画。

    孙剑画的伤势没有南宫心怡重,只是与展玉辉受的伤程度差不多,不过南宫心怡有萧云的交·合渡气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而且两人通过武学交流,更是内功大增,同时对武学还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同时参悟出了最适合自己的武学,而展玉辉有了萧懿影的救治,那痊愈速度就很快了,倒是孙剑画到现在伤势还没有好转。

    几人谈论一些闲话,丰小冉拿过一个玉瓶递给孙剑画,这玉瓶之中装着的居然是萧懿影配置的销·魂丹,可以支撑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剑画姑娘,不久之后我姐夫打算去南疆百花谷,希望你与他们同行。”丰小冉淡淡的道。

    “这个自然,到时候不见不散。”孙剑画甜甜一笑同时看向萧云。

    萧云微微一笑,眼中清亮无比,纯真如水,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对了,今天听我哥哥说你们要对资源区域划分重现改变?”孙剑画道。

    “正是如此,我姐夫的意思很明显了,本来我们早就想要对付他了,没想到反中了他的圈套,致使我们损失惨重,这个仇不能不报,所以我们打算把他们从联盟之中赶出去。”丰小冉摇着纸扇烧包无限。

    “萧懿航不简单,更是与冰宫势力相勾结,这点让人谁也想不到,所以你想动他先要考虑一下得罪冰宫不泪天,你们梅剑山庄有这个力量吗?”孙剑画道。

    “这个问题已经不是问题了,冰宫势力已经浮出水面,我相信会有人对付他们的。”丰小冉哈哈一笑道。

    萧云三人从孙剑书府上离开,自始至终萧云都没有说一句话。

    天道山掌门密室。

    “想不到冰宫不泪天居然有这如此势力?让人不由得想起十年前冰宫不泪天与我们天道山一战的情况,那时候冰宫还没有这股力量的支持,血仙蝶是如何在十年之间聚集起这么强大的力量?”元浪向着对面的元松竹不解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