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萧百荣留下了什么手段,不过不用急,这些力量暂时还受我们掌控,眼下你对冰宫势力要全面掌握,一旦有变,就将这股势力全面扑杀。”元浪对面的元松竹恶狠狠的道。

    “爹,你是说航会失手,还是····”元浪不解的问道。

    “他失手的可能性很小,毕竟这么多年了,他做得都是小心谨慎的,血仙蝶没有察觉出什么,现在更是不能,我怕的就是他会对我们变心,想要反客为主,这件事不得不防备着,一旦他敢反水,你就将冰宫势力触底摧毁,让他功亏一篑。”元松竹道。

    “是,爹,不过浪儿不明白,他也是爹的儿子,为何爹对他如此防范?”元浪问道。

    “他是我的儿子不假,但是他更是白小蝶的儿子,这些年来我以摄心术控制着这个女人,唯恐她醒来,不过我却发现每次我施术的时间持续越来越短,而这次她去百花谷,我怕是她早已解了我的术法,以她的性子要是控制了萧懿航,母子联手然后反客为主,后果不堪设想。”元松竹郑重的道。

    “爹,我会注意的。”元浪点了点头,“不过她这一走却是脱离了我们的掌控,如果事情有变···”

    元松竹冷冷的笑了笑,“我早已在她身边安排好了我的人,她的一举一动都掌握在我的手中,现在她已经彻底的掌握了百花谷,也找到了圣女总坛所在,只是在总坛之中寻找不到禁宫秘钥。”

    “不急的,只要禁宫秘钥在百花谷之中,早晚都会找到的,百花道的机关陷阱也是出了名的,或许东西就在眼前却是看不到,这都有可能。”元浪道。

    “嗯,这件事却是急不来,只要百花谷还在我们掌握,一切都不是问题。对了,剑灵山最近怕是有些动作了,武林之中许多剑者都赶往剑灵山参加论剑大会,这么多的剑者聚集在一起,这是多么可怕的一股力量?”元松竹皱眉问道。

    “父亲的意思是?”元浪不解的问道。

    “你的剑术也是不错,你可以去参加一下论剑会,我听说论剑名人堂第一的人会可以拜会剑灵山主人,或许这是你的机会。能掌握剑灵山这种力量的人绝不是凡夫俗子,要是拉拢了这样的人物,掌握剑灵山,就等于拉拢了天下剑者,这对我们将来的霸业十分有利。”元松竹道。

    “孩儿明白了。父亲放心就是。”元浪满口答应下来。

    元浪出了掌门密室来到一处空旷之地,拿出玉笛来轻轻吹奏,片刻后两道人影联袂而来。

    “不知盟主有何事情召唤我等?”来人正是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

    “我给你们一个任务,利用昆仑力量迅速查出冰宫不泪天的所有势力分布。”元浪道。

    “要查冰宫不泪天的势力分布不难,只是为何要动用昆仑力量?盟主知道那叶可卿对我们夫妻恨之入骨,焉能让我们动用昆仑派的力量?更何况仅仅是调查冰宫不泪天的势力,无需这么大费周章,我们只要抓住冰宫的数人,就会逼问出所有想知道的一切。”刀狂聂心道。

    “打草要惊蛇,昆仑乃是一大派,现在武林正乱,焉能让它在旁窥视整个武林局势变动?我就是要将昆仑派拉下水,冰宫势力不小,但是面对昆仑这等底蕴深厚的大派也不会轻易被灭掉,我就是要让她们狗咬狗,两败俱伤。”元浪冷冷的笑道。

    “盟主是要灭掉昆仑?”剑痴田竹盈惊讶的道,“昆仑绝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它的底蕴深厚绝不是想象中这么简单,我曾听明极岛上的几位长老讲过昆仑还有十余位意境高手隐藏在昆仑后山,同时他们也培养了一批新秀,相信这许多年过去了,那批新秀都差不多已经是意境高手了,这些人不到门派生死存亡关头是不会露面的,但是一旦危及到门派生死存在的时候,他们就会出现,这股力量绝不是可以轻视的。”

    “有这种事?当初萧百荣不是将昆仑所有的意境高手都困封在明极岛上了吗?怎么会还有这么多的意境高手?”元浪皱眉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三十年前的事情只有那些老辈之人清楚,但是大长老所说绝非虚言,比如我们两人还有叶可卿短时间之内都已经是意境高手,单单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昆仑的底蕴是多么深厚了。”剑痴田竹盈道。

    “昆仑之中叶可卿不过是一个代名掌门而已,自她出世到现在根本上没有怎么管理过昆仑事物,更是神兵任务之后直接消失,从未回过昆仑,现在真正的掌舵者正是除魔大仙邓傲,这个人也是意境高手,更是整个昆仑有着上古迷阵固守,想要灭掉昆仑根本就不现实。”刀狂聂心道。

    “这么说来,你们是没有办法动用昆仑的任何力量了?”元浪皱眉道。

    “我们对叶可卿偷袭,乃至叶可卿从此在江湖上失踪,这件事恐怕早已传遍昆仑,我们要是回到昆仑,定然有死无生。”刀狂聂心道。

    “如此也罢,聂心,你去绿竹谷将叶可卿带来,这是四粒销·魂丹,她现在毒瘾正在发作,你以此要挟她,使她乖乖就范。”元浪说完将一个玉瓶丢给聂心,并暗中传音给聂心道:“这是你提高武学的一个大好机会,你不是早就觊觎她很久了吗?”

    看着刀狂聂心远去的背影,剑痴田竹盈突然间有一种伤痛,似是这一去就是天人永隔,夫妻怕是再难见面,也不知道为何有这种感觉,反正她的心中就是感觉极其不舒服。

    刀狂聂心走后,元浪对剑痴田竹盈道:“云雾山深处剑灵山招募天下剑者,开武林论剑大会,我希望你与我同行,你我双剑合璧足以横扫一切对手。”

    “双剑合璧?”剑痴田竹盈稳了稳心神,然后不解的问道。

    “你们夫妻刀剑合璧武功独步武林,我与剑法演化刀剑合璧之术,相信威力不会弱于你们夫妻的刀剑合璧之术,更何况我的刀法你也清楚,聂心如何与我相提并论?良禽应当择木而栖,你是良禽,怎会甘心与腐木为伍?”元浪不肖的道,同时一股无形脑波冲击而出。

    “你是要我投靠你,我不是已经投靠你了吗,而且这刀剑合璧之术那是昆仑秘学···”剑痴田竹盈根本就不想将刀剑合璧之术传给元浪,若是以前谁敢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她的剑会毫不犹豫的刺出,这也就是元浪,给了他很大的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