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九兄弟,你是想让梅剑山庄加入我们联盟不成?”段惊羽的语气很显然就是持反对的态度。

    “我也不赞成与梅剑山庄开战!”说话的是龙玉阳,同时一旁的闷葫芦孙剑书也是点头。

    “其实我也不愿与梅剑山庄开战,但是就眼前的局面来说即使邀请梅剑山庄加入联盟,我们又会给她什么位置?头痛啊····”陈天成捶着头道。

    众人都已经看出了陈天成的意思,他是要将梅剑山庄彻底的拔出,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

    “不如我们上一趟梅剑山庄,毕竟事关萧百荣的宝藏,不能疏忽,而且此时正好可以摆脱天道盟的纠缠,错过这个时机就没有下次了。”陆金岚冷笑道。

    “那我们还要不要将此事告之一下梦女侠?”杨人九叹了口气缓缓的道。

    “不必了,派人传盟主命令,派神女剑派众女安守总坛,没有盟主命令不得出丰荫城,尤其是梦倪裳,我们下去准备一下,集齐人马准备讨伐梅剑山庄。”

    就在这一刻,自由联盟终于对新势力梅剑山庄露出了狰狞的面容。

    梅剑山庄。

    丰小冉正陪着柔姑娘在山庄之中游玩,有佳人作陪他过得这日子过得即使是神仙也不过如此。

    一只信鸽从天而降,丰小冉一伸手那信鸽稳稳的落在手中,从鸽腿上取下一个小纸筒,展开一看,却是大惊,原来飞鸽传书之中只说了几个字:联盟出兵伐山庄。

    “什么事,让你这只会浪迹花丛的男人也如此惊慌?”柔姑娘缓缓的问道。

    丰小冉皱着眉头,将手中的纸条递给柔姑娘,柔姑娘看后咯咯一阵娇笑,“我当是什么大事,看把你惊得?”

    “难道这还不是大事,我姐夫不在,我姐姐又不懂治理山庄,这下子我该怎么办?”丰小冉将手中的折扇一合,在手中不断的敲击着,心中思考着将如何施为。

    “自由联盟既然想要攻伐梅剑山庄,我们为什么不加入到天道盟内呢?如此以来天道盟定然会出手遏制自由联盟。”柔姑娘细声道。

    丰小冉摇了摇头,“天道盟与我姐夫有杀亲之仇,姐夫怎会加入天道盟?”

    “啊?杀亲之仇,怎么回事?”柔姑娘的眼中充满了惊奇之色。

    “具体我也不知道,大概就是天道掌教元松竹伙同其夫人白小蝶毁去了姐夫自幼生活的山寨,全寨上下就只有姐夫一个人活了下来,可谓是仇深似海深。”

    “啊?有这件事?庄主的山寨叫什么名字?”

    “我不知道。”丰小冉摇了摇头,“我就不多陪姑娘了,姑娘还请自便。”

    看着丰小冉急匆匆而去,直到再也看不到他,柔姑娘不由得叹了口气,缓缓转身。

    丰荫城自由联盟总坛。

    “滚开,我要回梅剑山庄,你们拦我做什么?”梦倪裳正对着两人怒喝。

    “对不起,盟主有命,让你们神女剑派安守总坛,没有盟主的话不得擅离职守,万一总坛有变,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其中一人道。

    “混账,我是梅剑山庄的庄主夫人,难道我回山庄还不可以吗?”梦倪裳怒视那人道。

    “盟主有命,神女剑派任何一人都不得擅离职守,难道你听不明白吗,在我眼中这里只有神女剑派的弟子,而没有什么梅剑山庄的夫人,在这里夫人只有一位那就是盟主夫人陆雪云。”

    “你····”

    “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一个声音在外面突然想起,声音不大但却是极具威压。

    “姐姐····”梦倪裳一见来人顿时大喜,来人正是梦琉璃。

    凤凰谷。

    “啪”随着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陆金岚摔倒在地,脸上浮现出了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我警告过你不要打算对付梅剑山庄,你怎么就是不听,还要擅作主张?”

    “宫主,我···”

    “你什么你,你什么你,你什么你,你知不知道梅剑山庄庄主是谁吗,那是我姐姐看中的男人,岂是你可以随意算计的,哼,这一巴掌算是轻的,是让你长长记性,不是什么人都算计?”小烦在一旁添油加醋道。

    “宫主,金岚不懂,无杀师兄不是宫主的情人吗,怎么宫主会对萧云移情别恋,金岚不信宫主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宫主对无杀师兄的感情···”

    “啪”又是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我与无杀的感情也是你胡乱猜度的,我说过的话你只管记着就可以,只管照做就可以,别问为什么,金岚,记住,我能成全你,我就能废了你,不要在我面前耍什么小心思,都没有用。”

    “就是,就是,敢在我们姐妹面前耍什么小心思,一点用都没有的,我姐姐是谁,那可是天之娇娇女·····”

    “你给我闭嘴!”血仙蝶对小烦也是烦的不行。

    “哦,不让我说就说嘛,干嘛这么凶巴巴的,人家还小,吓坏人家怎么办呢?瞪什么瞪,你以为你瞪眼睛的样子很好看吗,瞪得跟个牛一样,小心男人都被你吓跑了,嫁不出去,哎,要是真的嫁不出去的话···”小烦并没有真的闭嘴在一旁小声的唠叨着。

    “宫主,金岚知错了,只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该如何收场,还请宫主指点。”陆金岚嘴角流着血,脸上两个血红的手印清晰可见。

    “陈天成是有意要将梅剑山庄铲除,你劝说也是无用,不过我自有办法。”血仙碟微笑着眼珠转了转,“对了,金岚,你现在在联盟之中可是当上了副盟主了?”

    陆金岚起身弯腰道:“是,宫主,这是宫主交代的事情,金岚不敢忘记,同时金岚也谨记宫主的吩咐,不敢将秘法广泛传播出去。”

    血仙蝶点了点头,“对了,自由联盟有没有意向引进新的势力?”

    陆金岚摇了摇头,道:“自由联盟的内部势力已经达到了平衡,暂时不会引进新的势力了,尤其是比较大的势力,否则梅剑山庄早就成为联盟中的一员了。宫主如此一问,可是有意将梅剑山庄引入到联盟之中来?”

    血仙蝶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喂喂喂,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吗,女人的心思你不要猜,尤其是那种脾气怪异的老女人的心思,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还落得个尴尬,你要学我,我就不猜,哈哈···”

    小烦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血仙碟微笑的脸上忽起波澜。